【Marco專欄】Poor but Sexy:柏林

本文出自《Shopping Design》59期「風格髮廊」

截稿的最後一天我人還在柏林,正準備往下一站阿姆斯特丹。一邊整理行李一邊整理思緒:Why Berlin?我們一行四人是為了幾個新計劃而來到歐洲,但為何第一站是柏林?四人想來想去,似乎是因為身邊有許多朋友都大力推薦柏林,僅僅是被其口碑吸引而來。

對於柏林的第一印象是計程車。一踏出機場,就看到一整排米色的賓士計程車等候著載客。共有四件大行李箱和好幾個手提袋子的我們,選了一台能把人和行李全都裝載進去的箱型車,這若是在台灣肯定要分開搭乘兩台的。然後忽然注意到,米色真是選得好啊!這顏色柔和低調,與城市環境搭配得宜,因為很少私家車會用米色,所以也容易與街上其它車種區別出來。而里程計費的價錢直接顯示在駕駛座上方的室內後照鏡上,乘客與司機皆一目瞭然,完全不影響車子的原廠設計與美感。

我們的住處是在Airbnb網站上找到的,德國女屋主曾經在台北天母住過三年。房子裡有大廚房與大餐桌,洗衣機、烘衣機與洗碗機一應俱全。我們在這裡幾乎天天逛超市自己做早餐與晚餐,麵包是每天必備的主食。這裡的麵包一點都不譁眾取寵,簡單的雜糧或是白麵包,買回家烤過後,塗上奶油或是果醬,風味美妙無比。我在台灣很少覺得這種麵包好吃,在這裡卻三餐都吃不膩。我心想台灣流行的麵包經營方式在這裡一定行不通,那些添加人工香料、取巧的美味,別說在柏林生根了,連發芽都不可能。

柏林並不是個適合血拼的城市,即使是潮流品牌店,也低調樸實無比,並沒有在東京或台北經常可見的coolshop。然而自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之後,政府扶植創意產業讓都市再生,20年的快速發展,柏林的文創產值已突破8700億台幣,且得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創意之都的美名。共有200多座博物館、420多家藝廊、3個大型歌劇院的柏林,幾乎處處都有藝文活動。我們來的當時正巧遇到Berlin Art Week,整個藝廊街區都充滿藝術氣息。

MARCO berlin

在柏林,每天都可以見到帶著小孩騎腳踏車、或是前胸揹著嬰兒的父母,還看過爸媽與三、四歲左右的小朋友一起慢跑的景象,咖啡廳裡也到處都是小學生。但父母對小孩的態度並非呵護備至,孩子們看起來個個都很獨立很有個性。我在一間文具店前遇見一個小學三年級左右的女生走出來,她自己從車上拿起安全帽,穿上外套揹上背包,然後自己一人騎車離開,整套動作穩重成熟到讓我誤以為她是三十幾歲的大人。

再說柏林的公民道德素養很高,從大眾交通工具的搭乘上就可以看得出來。在這裡搭公車和地鐵都不需要經過閘門感應車票,每個人直接走進去即可,也沒有人員查票,要不要買票,全憑自己的良知。居住在柏林已經兩年的朋友說,她也曾懷疑過會不會有人偷跑,但她這兩年只遇過一次在車上查票,結果是每個人都出示了票卡,沒有人為了區區幾歐元的票而做出不法的事。

柏林的歐洲移民與觀光客很多,亞洲人算是極少數,但是即使如此,並不會感受到異樣的眼光, 我們所接受到的對待方式跟其他人並無不同,商店店員或是在電梯遇見的陌生人都會主動say hello。在柏林用英文幾乎都能溝通,從計程車司機到土耳其小吃店老闆都會說上一口流利的英文,一點都沒感覺自己是身處在德國。

柏林市長曾經這樣形容柏林──“Poor but Sexy”,一語道盡柏林給人的感受,它雖不富有, 但是有自己獨特的個性。漸漸地我們發現,柏林是個慢熟的城市,不能以亞洲人習慣的角度看柏林,它的低調光芒需要不疾不徐地用心體會。來到柏林第七天,我才剛開始跳起柏林的舞步…Why Berlin?原來如此!

圖片提供=MARCO

曾任卡通動畫師、雜誌社美術編輯、4A廣告公司Art Director。現任「ADC STUDIO品牌設計顧問公司」、「禮拜文房具」Creative Director。平時閱讀大量雜誌與網站資訊,是網路社群的重度使用者。喜歡收集vintage style的手錶與眼鏡,對於鞋子的狂熱有增無減。

曾任卡通動畫師、雜誌社美術編輯、4A廣告公司Art Director。現任「ADC STUDIO品牌設計顧問公司」、「禮拜文房具」Creative Director。平時閱讀大量雜誌與網站資訊,是網路社群的重度使用者。喜歡收集vintage style的手錶與眼鏡,對於鞋子的狂熱有增無減。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2
Nov / 2019

好生活整理習題

本期透過採集不同的生活軌跡,帶你找到屬於自己面對整理的角度,理出更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