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偉雄專欄】KITTE的見識

走逛一個城市的門戶車站,往往可體察到當地的人心脈搏,自然地,也能感受到他們對將來的期望。而如果你有幸在一個稍長的時間帶裡,以不同年紀的外地眼神,凝視一座車站自身的送往迎來,這就構成了另一種複雜的、生命相互撞擊的體驗。

譬如說我眼前的──水平往左右延伸,安靜地像位19世紀坐姿淑女的東京火車站。

1992年,為了趕赴某家「三菱村」(東京車站西側與皇居間的大手町,地產多屬三菱財閥所有,故名)企業的採訪,曾經倉惶地奔跑在這兒的斑馬線上,身邊與你一同從車站口湧出的,是面孔模糊、但行路有風的西裝部隊,而眼前的建築,是如同堡壘蹲踞、一棟棟灰黑制服的寫字樓。

KITTE

而今,東京車站的地形地貌丕變,修長的玻璃帷幕辦公樓與五星酒店,一洗昔日的軍事氣息,日本設計師善於運用褐色的長條金屬格柵,勾勒也軟化建築的肢體曲線,斑馬線仍在,但橫越的人少了(地下街更四通八達),舉目所見,樓宇們宛若參加夜間舞會的女郎,就等搖搖曳曳的Jazz音符響起;而東京車站,則剛經歷完一場大整修,內部改裝成一家古典新酒店,紅瓦磚牆、方格窗孔與明治年代布雜風格的尖樓都仍保留著,但經過細緻的清洗,因而舊得發亮、老得精精神神。

但這一凝視的眼神,稍早,是經歷過先前另一場撞擊的。

KITTE

我的立足地,是車站旁新開幕的商場KITTE的六樓觀景平台;腳下的建築同樣歷史悠久,由1931年的建築師吉田鐵郎所建,是昔日的郵政總局,曾受評「日本二十大建築」之一,2007年日本郵局民營化(當年龐克首相小泉純一郎為此政策解散國會,率領年輕人與女性「刺客」重 大選,完成改革百年機制的不可能任務),為活化土地的經濟效用,這兒改規劃成商場與一座摩天樓。

照理,「商場」應該庸俗化、急功近利,這是我們的尋常見解;但日文發音具有「郵票」與「造訪」之意的「KITTE」卻有新解。

建築師隈研吾與東京大學綜合研究所博物館學教授西野嘉章,是這一專案的規劃者,他們保留建築外觀也保持一部分郵局機能,於內則運用日本傳統的和紙、木器、絲線、布綢、磚瓦,重新架構一座巨大穿透之三角購物迴廊,屋頂大面天窗日光灑下,將他們刻意選來的材料映照得既溫潤又驕傲,許多店家原本就是民藝的現代化經營者(中川政七商店、北麓草水、Tokyo),因而相得易彰,創造了一種奇特的、經過時間與空間薰陶出的認同,這是犀利現代和溫暖傳統的交會,因而,傳統犀利了,而現代也溫暖了。

KITTE

但巨大的驚奇更在於,他們在商場裡置放了一座博物館,這博物館並無特定主題,展品則是東京大學百年科研教育使用過的標本、器械與圖模,從碩大的恐龍骨骼、內燃機結構到栩栩如生的飛鳥雞禽、時裝布匹裁縫模矩……,每一件都引人沈思當初日本與西方現代科學遭遇時的誠惶誠恐,而每一個承載這些展品的構件與螺栓,又流露深思熟慮的果決判斷。

走出這時光迥廊,眼前商品意義全都不同了,難怪東京車站那麼精精神神。

圖片提供=詹偉雄

本文出自《Shopping Design》58期「迷人的咖啡館」

1961年生於台中縣豐原鎮,台大圖書館學系、台大新聞研究所畢業。曾參與博客來網路書店與《數位時代》、《Soul》、《Gigs》、《短篇小說》等多本雜誌之創辦;著有《美學的經濟》、《球手之美學》、《風格的技術》等書,目前專職於文化社會學之研究。

1961年生於台中縣豐原鎮,台大圖書館學系、台大新聞研究所畢業。曾參與博客來網路書店與《數位時代》、《Soul》、《Gigs》、《短篇小說》等多本雜誌之創辦;著有《美學的經濟》、《球手之美學》、《風格的技術》等書,目前專職於文化社會學之研究。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2
Nov / 2019

好生活整理習題

本期透過採集不同的生活軌跡,帶你找到屬於自己面對整理的角度,理出更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