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提供/台北國際藝術村

台北國際藝術村遷址前序幕!《是名詞是動詞也是形容詞》回顧藝術進駐的「多詞性」演變史

2021/10/28 | | Shopping Design

台北國際藝術村將在10月30日至11月28日開展TAV 藝術採集計畫《是名詞是動詞也是形容詞》,透過系列展覽、漫談等活動,梳理這20年間的收穫與展望。

台灣疫情逐漸趨緩,藝文產業盼到重振曙光之時,台北國際藝術村也迎來了作為「台北藝術進駐」執行角色滿 20 年的里程碑。

成立於 2001 年的台北國際藝術村,是藝術家創作與居住場域的秘密基地,多年來接待超過 500 位國內外藝術家進駐,也選送近百位台灣藝術家出訪異地,不遺餘力地將在地藝術文化推向國際化。

成立於 2001 年的台北國際藝術村,多年來接待超過 500 位國內外藝術家進駐,是藝術家創作與居住場域的秘密基地。 圖片提供/台北國際藝術村

為回顧、探討這些年來藝術進駐的發展及未來,台北國際藝術村將在 2021 年 10 月 30 日至 11 月 28 日開展 2021 TAV 藝術採集計畫《是名詞是動詞也是形容詞》,透過系列展覽、漫談等活動,梳理這 20 年間的收穫與展望。

突破空間限制,駐村持續散發「多詞性」的生命力

面對值得盛大慶祝的喜事,李曉雯總監卻難掩複雜心情,「去年面對疫情不知所措,感覺時空突然停滯,藝術家出不去也進不來,現在疫情好轉,好似可以重新出發,結果 6 月收到藝術村因為都更計畫要遷址的通知,瞬時又覺得好快就看到終點。」

不過,她很快收起情緒,正面解讀眼前挑戰,「今年看著藝術家們各個掌握新技術適應環境變動,反而又有了新的體悟——改變,或許是件好事。」

本應是歡樂式回娘家的 20 週年慶典,自此有了新的定位和任務,要把握 2023 年搬遷至城南前的最後時光,重新回顧這空間之於台北市、藝術家、社會和民眾的存在意義和帶動的改變。

李曉雯表示,這次展覽之所以取名「是名詞是動詞也是形容詞」,其實是呼應過去 10 年間「藝術進駐」的型態轉變,「藝術『村』原先扮演的是地域性、機構性很強的角色,但現在藝術進駐範圍已經可以擴大到一個城市,甚至是不具有形疆域的議題,不再被框住在一個空間內。」

「駐村」的概念從名詞走向動詞,顯現藝術家主動出擊、四處為自己感興趣議題採集靈感的「積極行動」;形容詞則是順應藝文發展趨勢的另一種變形,主導權從藝術家轉為藝術節主辦單位,集體圍繞在特定主題上進行延伸創作,同時又能展現各自對空間、基地、城市的不同解讀。

台北國際藝術村總監李曉雯表示,展覽之所以取名「是名詞是動詞也是形容詞」,其實是呼應過去 10 年間「藝術進駐」的型態轉變。 攝影/林家賢 © Shopping Design

2021 TAV 藝術採集計畫可視為台北國際藝術村棲息此處最後三年的首部曲,邀請陳以軒、周書毅、陳曉朋、吳芊頤及倪灝 5 位藝術家,將過往駐村經驗或因此地汲取到的靈感化為作品表達,與即將告別的藝術場域以及來訪的觀者進行深度交流。

陳曉朋 〈可折疊的時間(二十年的距離)〉

20 年前曾在此駐村的藝術家陳曉朋,以當年駐村時,與藝術家林一中共同創作的雙人展〈線裡線外〉展場空間配置作為此次壁畫作品的畫面結構,特別選用簡單的方格、線條與淺色風格,是她想在這藝術村必經的斜坡通道塑造的親切、舒適開放氛圍,「既是平面圖,也是幾何元素的設計,讓作品變得可以雅俗共賞,無論是有趣的點綴,還是難忘的印記,一般民眾都能用自己的方式解讀和想像。」

望向牆面最上方,是作品色彩最繽紛之處,她進一步解釋,長條格狀象徵著過去 20 年間經歷不同執政單位的時間刻度,而藝術村的遷徙,或許是文化與政治交互影響的結果。

陳曉朋作品 〈可折疊的時間(二十年的距離)〉。 攝影/林家賢 © Shopping Design

看著這道對切為兩個直角三角形的梯形牆面,不只像在指引駐足者思考前進方向,也呈現陳曉朋將時間折回去後,再打開來綜觀全局的企圖。「這 20 年的距離,濃縮成一道牆面,不只回顧作為藝術家的成長、紀錄藝術村的變化,更希望能帶出對未來的期待與想像。」

陳以軒〈靜物研究II:島民〉

多年觀察台北市市民大道橋下「生態」的藝術家陳以軒,像是社會觀察家般,談吐間充滿對環境百態的思辨。「樹葉在樹叢中很正常,在人行道上卻會被掃掉,遊民也有類似的質地,好像沒辦法當一般市民,只好在橋下找生存方法,但隨著公權力介入或閒置地重新規劃,又得被迫離開。」

陳以軒與作品〈靜物研究II:島民〉局部合影。 攝影/林家賢 © Shopping Design

不過,有別於「人」,陳以軒喜歡拍攝周遭「物件」以記錄環境變化,像是被洗掉的牆上塗鴉、橋下突兀的假石植栽、曾是遊民居所的扁平紙箱等。有趣的是,搭配靜物畫面的「情境文字」,他特別找了去除案名、地點的「房產文案」來代勞,如沐藝文風情、有山有水等詩情文字,成了莫名貼切又諷刺的矛盾集合體。

實際上,這一系列「靜物」作品,正是源自陳以軒 2015 年在藝術村駐村期間發展出來的創作構想,「這些作品是從這開始的,卻沒在這展過。」首次在此開展,讓他直呼很有「回娘家」的感覺。但他也不禁感慨,「藝術村的拆遷,跟遊民居住空間的消失有點像,換了場景、角色,一樣有在公私領域上居處的灰色地帶,而究竟誰才真正有權定義什麼東西能留、期限又是多少?」

陳以軒創作時,拍攝周遭的「物件」以記錄環境的變化,並加入「房產文案」作為搭配靜物畫面的「情境文字」,成了莫名貼切又諷刺的矛盾集合體。 攝影/林家賢 © Shopping Design

周書毅「無用的行動I:此刻與過去的消逝《無用之地》影像紀錄檔案」

擅於用身體參與、感受空間現場的藝術家周書毅,不只帶來他的影像記錄檔案與當地取材作品,重現他如何在各地與新舊交替環境共舞互動,更延續《無用之地》探討的有用與無用議題,將藝術村倉庫閒置多時的椅子、過期報紙等物品搬到展間進行重組創作。

周書毅與作品「無用的行動I:此刻與過去的消逝《無用之地》影像紀錄檔案」局部合影。 攝影/林家賢 © Shopping Design

「這些原先只能坐等報廢的東西,在消逝前獲得展示,如此的重生雖然短暫,但賦予了無用之物真實存在的『意義』。」回溯駐村旅程,周書毅感觸很深,是對消逝之地的體察,給了他靈感,而他人眼中無用之物,給了他無盡的現地創作媒材,「『無用』的想法,讓我有前進的動力。」

周書毅創作時,擅於用身體參與、感受空間。 左圖:圖片提供/台北國際藝術村,攝影:陳長志。右圖:攝影/林家賢 © Shopping Design

吳芊頤〈時光之窗〉、〈窗中之窗〉

喜歡關注日式文化景觀的藝術家吳芊頤,2017 年曾在此駐村,她這次特別重新走訪附近店家,觀察此地的建築和窗邊風景,最終選定藝術村的玻璃與窗戶,以拼貼形式進行多媒材創作。

〈時光之窗〉參考二條通的木構式建築與周遭酒吧吧台的擺設,「4 個玻璃就像窗框,背景符號則想呈現『開窗』的意象,而不同酒杯看出去的窗外風景也都不盡相同。」此外,利用透光的媒材,讓艷陽、陰天等不同時間、天氣變化的光線,都自然成為吳芊頤作品的一部分。

吳芊頤作品〈時光之窗〉局部。 左圖:圖片提供/台北國際藝術村。右圖:攝影/林家賢 © Shopping Design

〈窗中之窗〉則是將大樓的 6 扇窗戶鋪上能透光的帆布,引導觀者既看向一扇「大窗」,也能細看拆解後的小窗景觀,如此多變的媒材和呈現手法轉換,層層強化吳芊頤想傳達的理念——「以更開闊的視野,聯結眼前的圖像、窗外的世界與過去的記憶。」不只用作品為藝術村「開窗」,拆遷或許也是帶著過去的累積,開啟另一扇窗去創造更多可能的起點。

左圖:吳芊頤作品〈窗中之窗〉,右圖:吳芊頤與作品〈時光之窗〉局部合影。 左圖:圖片提供/台北國際藝術村。右圖:攝影/林家賢 © Shopping Design

倪灝〈旋轉〉、〈格〉

曾赴新加坡駐村的藝術家倪灝,特別關注人類身體的運作系統,受義大利未來主義派影響的他,在作品〈旋轉〉中,讓破屏的電視播放各種高速滾動的光影畫面,反應現今社會、科技高速發展,帶來了方便,但過度追求速度、進步,也讓人像陷入萬花筒世界般,出現各種混亂、意外,以及因高壓而生的不適感。

倪灝作品〈旋轉〉。 圖片提供/台北國際藝術村

裝置作品「格」則是利用自製肥皂,以翻模方式和 IKEA 網籃傢俱結合製作成雕塑品,再透過調整微波加熱時間,讓肥皂出現白色、紅色、棕色等燒焦程度不一的顏色變化。不只巧妙用肥皂象徵膚色,暗喻社會階級、種族議題,也用「網格化」反應人們的日常生活,其實潛藏隱形的壓迫及暴力。

無論面對的是不合時宜也得遵守的法律條文,還是讓自己從出生就無形被制約的傳統價值觀,倪灝仍期待觀者能從作品中思考「破框」的可能,「比起安於自己身處的『單格』去探索世界,你不好奇嘗試破壞或做出改變,能翻轉人生、創造新世界的未來可能性嗎?」

倪灝作品〈格〉。 圖片提供/台北國際藝術村

採訪・撰文 / 葉冠玟

2021 TAV 藝術採集計畫《是名詞是動詞也是形容詞》展覽資訊
主辦單位:台北國際藝術村
參展藝術家:陳以軒、周書毅、陳曉朋、吳芊頤、倪灝
藝術總監:李曉雯
展出時間:2021 年 10 月 30 日 – 2021 年 11 月 28 日
地點:台北市北平東路 7 號

圖片提供/台北國際藝術村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追蹤我們 加LINE好友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