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提供/見本生物

【專訪】《瀑布》原聲帶裝幀設計:見本生物盧翊軒、黃嘉宏操刀,將帆布、疫情意象轉化為藍色符碼

2021/11/26 | | 洪雅筠

「見本生物」盧翊軒攜手現年24歲的新生代設計師黃嘉宏,共同提煉出《瀑布》原聲帶裝幀設計,將劇中意象轉化為藍色符碼,一層層揭開帆布底下的故事與心境。

淺藍色的丹迪紙印上帆布的紋理,質地相得益彰;像背光的鷹架,以口罩壓紋排列。打開專輯,在透明黑的壓克力之下,隱約看到紙張與壓克力之間使用鷹架的圖形膠合。文字排列地像是沿著建築傾瀉的瀑布。這是由「見本生物」的盧翊軒,攜手現年24歲的新生代設計師黃嘉宏共同提煉出的《瀑布》原聲帶裝幀設計,雙方將電影中最重要的兩個符號:口罩與藍色帆布,巧妙地傳化為專輯上的符碼,讓觀者在翻閱專輯的過程中,宛如走進劇裡一層層揭開帆布底下的故事與心境。

圖片來源/見本生物

《瀑布》: 失控的藍色憂鬱

談及專輯裝幀設計的脈絡,得從電影劇情開始說起。電影《瀑布》是台灣導演鍾孟宏執導的第6部劇情長片,在今年10月29日已於影院正式上映。《瀑布》描述在2020年受疫情衝擊的台灣,一對住在正在防水拉皮整修公寓裡的母女,在母親經歷婚姻失敗換上思覺失調症後,關係逐漸緊繃的家庭故事。

圖片來源/華映娛樂

電影中,鍾孟宏再度展現了他的影像美學,如陽光照進藍色帆布大樓內幽幽暗暗的光線、藍色的口罩、失控的藍色憂鬱,整部片不僅可以用一種墜下的概念理解,也以「藍色」與瀑布相連結,傳遞出人與人之間無法跨過的障礙。

電影是結合視覺影像和聲效音樂的藝術,引領觀者浸淫在視與聽的饗宴當中,而電影配樂是相當重要的角色。電影配樂能夠幫助劇情展開、情緒渲染,也能增加記憶點,更是作為畫面影像的輔助工具,卻也能夠獨立成為作品;原聲帶專輯裝幀設計可以說是將電影與配樂變得更加有律動感的元素之一。

《瀑布》裡的配樂特別邀來金獎配樂家盧律銘操刀,電影音樂風格回到他相當擅長的懸疑暗黑走向,且此次更加突破進化。為讓原聲帶樣貌更加全面完整,盧律銘請來過去一直都有合作的見本生物設計師盧翊軒設計,由黃嘉宏作為《瀑布》原聲帶裝幀主要執行發想者,盧為引領者,兩人互相協同下完成了這件作品。

設計師黃嘉宏(左)、盧翊軒(右)。 攝影/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談《瀑布》原聲帶裝幀設計

遠觀此張專輯時,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帶著黑調的藍,電影中出現的鷹架結構轉化為幾何圖形,再拿近品味後,便會看見專輯有著打凹質地的口罩壓紋,搭配帆布的紋理。專輯正面除了印製上電影的中英文名,也呼應口罩的巧思印上了Made in Taiwan;背面則為音樂製作人盧律銘的英文名Lu Luming。

圖片來源/見本生物

盧翊軒介紹,「口罩與藍色帆布是《瀑布》中最重要的兩個元素」,因此兩人共同將這兩個元素扣回專輯主體。起初在材質選擇上做了一番掙扎,原是選定相似於帆布質地的雪烙紙,但因紙張太軟,製作成本上有些困難,最後選定了丹迪紙,並印上帆布紋理。而值得一提的是,該紙的原色為淺藍色,過程中黃嘉宏特地用藍色版壓上去,再使用黑色上刷,也就呈現出了我們眼前所見的漸層感,複雜的工序需細細探究才可見。

圖片來源/見本生物

打開專輯後,在透明黑的壓克力之下,隱約可見紙張與壓克力之間使用鷹架的圖形膠合,這也是一個巧思。「乍看之下你會覺得是黑色的油墨,但其實是膠的厚度去讓他的顏色變成看起來更像是深黑色,而這些鷹架的圖形是直接以膠的方式做成,也就是說紙張跟壓克力的結合是看不到任何一點結構,但這個做法同時兼顧了視覺面又有一個功能性。」盧翊軒與黃嘉宏說道。

圖片來源/見本生物
圖片來源/見本生物

半透明的黑色壓克力之下,劇中女主角王淨凝望窗外的場景劇照出現,再翻開下一層拿起CD光碟片時,便會發現視線周遭有著幕後音樂製作團隊文字名單組成傾瀉而下的瀑布,但同時它其實也是一建築體,即電影中走在路上抬頭仰望正在拉皮的那棟建築,是抬頭一望看到角邊的樣子。

圖片來源/見本生物

「打開這張專輯就像是一探帆布大樓下人們壓抑的情緒交織。」黃嘉宏解釋,從一開始看到蓋著藍色帆布的鷹架大樓封面、掀開後的黑色玻璃窗(壓克力)、看見女主角王淨如同在窗內凝望著外頭的眼神,最後是傾瀉而下的瀑布與音樂本體。這不僅呼應了電影中的劇情,更直白地描繪出多數人在疫情期間的口罩面具下顯現的問題、是許多人在這段期間習焉不察的狀態,但兩人的設計安排將其一層層掀開,直觀眾人內心深處。

圖片來源/見本生物
圖片來源/見本生物

做音樂與做專輯裝幀一樣,它並非線性的

做音樂與做專輯裝幀一樣,它並非線性的,是來回碰撞、是激盪的。黃嘉宏分享,在做這張電影原聲帶裝幀的過程中,其實還經歷過A版的設計,但盧翊軒覺得張力、份量感還不夠,給予了幾個方向,重新定焦後,才完成了這張作品,黃嘉宏坦言,「盧翊軒對我來說,是個不可或缺的角色。」但有趣的是這張專輯裝幀也正因為有了黃嘉宏而完整。

過去兩人曾經攜手合作過一次專輯裝幀設計 ( 康士坦的變化球《更迭》),談及再次合作的契機,盧翊軒說是音樂,「對於合作,我很怕語言上的溝通成本侵蝕掉把作品做好的能量,對於製作一張專輯,當設計師透過視覺來詮釋時,這些感受轉化成語言其實相當抽象。」而黃嘉宏除了在設計上展露潛力與光芒外,也懂得欣賞各類型音樂,「那至少有一個基本盤,不需要語言,溝通時多少能心領神會。」

圖片來源/見本生物

實體專輯存在的意義?

採訪的最後,我們拋出了一道問題:「數位化的時代,實體專輯在你們心中的存在是什麼?」雖然這道問題顯得陳腔濫調,但盧翊軒真誠地說,「實體專輯的存在,在這個議題之下是一個浪漫的解答。」他坦言,「科技會影響人類的使用載體與習慣,我不排斥任何狀態。」盧翊軒認為,要傳遞一個故事,透過媒體是最快速有利的方式,而實體專輯像是詩、是一個浪漫的解法,也許還更能傳遞出想表達的情緒。

攝影/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數位化的進程不可否認地會持續下去,但黃嘉宏用一段獨白總結,「你從架上拿下一張實體專輯的翻閱、觸摸,到你細看這些細節,拿在手上的感覺,以及印刷的表現,這些是數位永遠法替代的,它就像一本故事書,它的迷人與有趣,值得存在、值得感受其中,細細玩味。」

見本生物
https://www.facebook.com/sampleanimal

電影《瀑布》原聲帶
實體購買連結:
博客來五大唱片佳佳唱片誠品滾石購物網

洪雅筠 / 採訪編輯
與我聯絡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追蹤我們 加LINE好友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