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電子報

廖小子談拍謝少年《歹勢好勢》專輯設計:以「手」的近觀體現人生,手寫字、選紙摺法有巧思

2021/07/27 | | 文字整理 林亞璇

《兄弟沒夢不應該》拿下金曲獎最佳專輯裝幀設計後,小子坦言「有好一陣子都覺得應該沒辦法再超越」,但《歹勢好勢》仍細緻精準呈現了專輯的內心風景。

聽拍謝少年新專輯《歹勢好勢》,總會浮現機車疾速奔馳在濱海公路的畫面,隨音樂裡或快或悠的節奏、或濃或輕的情感起伏,像把生命歷經都疾速翻過、拋在身後,再一次次重播複習。

如果要把這趟公路旅行的記憶與感受打包收藏,那大概就是實體專輯設計的角色。身為隱藏團員的設計師廖小子(a.k.a. 魚頭人),繼《海口味》、《兄弟沒夢不應該》後第三度為拍謝少年打造專輯視覺與裝禎,以其擅長的手寫字、強勁的視覺力道、呼應概念的手感等,精準呈現這張專輯的內心風景。

《歹勢好勢》除了 CD 專輯更推出黑膠版本,這也是小子的黑膠專輯設計初體驗。以下有請小子,一一解謎專輯背後的設計故事。

圖片提供/拍謝少年 攝影/簡子鑫

這次視覺呈現的概念是什麼?發想過程為何?

小子: 在下手前我們經過大量的創作討論,我希望能將時間化為語言,來傳達人生福禍相倚的狀態 ——如專輯名稱「歹勢好勢」。本來拿不定該用什麼元素來呈現,直到有次跟維尼聊到這幾年的生活,說到真正以音樂謀生後,自己搬器材,租車開車去表演現場,好像音樂手工業一樣。對啊, 這個年紀的手一定有他的特殊模樣吧,正有力氣,卻也正刻蝕出皺紋,很符合我們想傳達的時間感,而且手心手背也有一體兩面的感覺。

所以就決定用手試試看了!

封面與封底連成手心,以這個當下手的模樣傳遞時間感。
圖片提供/拍謝少年 攝影/簡子鑫
封套內裡則連成手背,呼應專輯「歹勢好勢」的一體兩面。
圖片提供/拍謝少年 攝影/簡子鑫

從專輯封套到歌詞海報,都是同一雙手嗎?海報上的手勢及排法有什麼用意?

小子: 歌詞海報上面是拍謝少年三人的手,其他都是我的手哈哈哈。海報上的手勢都是他們演奏自己樂器時會有的模樣,不過看不出來也沒關係。假如用手紋比喻人生的道路,那這些手勢組合看起來就像在黑夜中的山脈, 假如封面與封面裡是告訴大家手裡有海有山,見微知著的點題,歌詞海報就是史詩的大場面地景,那已經不是幾隻手或誰的手,那是天地人生。

歌詞海報呈現拍謝少年三人演奏樂器的模樣,有如史詩般組成一種大場面的地景。
圖片提供/拍謝少年 攝影/簡子鑫
圖片提供/拍謝少年 攝影/簡子鑫

在拍攝與影像處理上,希望達成怎麼樣的效果?

小子: 我們這次決定希望走一個有哲學氣息的視覺表現,但老實說一切都是嘗試出來的,跟攝影師子鑫拍了好幾次才決定色調走向與拍攝角度, 希望讓一切元素單純,單純到具有手與地形的曖昧度。

為什麼依然選擇全手寫表現?使用手法、想傳遞的情緒有何不同?

小子: 手寫是一定要的啊。

因為希望文字也能有點手紋的質感,所以用了硬筆字來呈現歌詞。另一方面碳粉毛筆寫出來的文字很有塗抹的手感,於是用來書寫歌名與專輯名。

歌名與專輯名使用碳粉毛筆表現塗抹感,看似隨性但依然是寫了無數遍挑一。
圖片提供/拍謝少年 攝影/簡子鑫
用硬筆字來寫歌詞,並隱約照著手紋編排。
圖片提供/拍謝少年 攝影/簡子鑫

紙張觸感也讓人聯想到粗糙的雙手,這次在選紙、印刷等環節有哪些眉角?

小子: 這次沒有挑戰太刁鑽的印刷工法,純粹用視覺決勝負,所以希望不管是封套刀模還是歌詞海報到CD套,都能加強視覺的力道。封套我們用瑞典一級卡, 研究了很多不同的摺法,希望可以讓封面與封面裡的手都不被切到,以最完整的模樣呈現,像是一張壯麗的風景照。 歌詞海報用山彥奉書,也是自己覺得最適合中年手掌的的粗糙度;至於 CD 套是取出實體音樂的最後一層包裝,有如握著手般的極近距離,所以選了很有皮膚質感的荔采紙。

封套研究許多摺法,希望完整呈現手的風景;專輯名稱特意打凹打凸,也是一體兩面的低調呼應。
圖片提供/拍謝少年 攝影/簡子鑫
歌詞海報選紙,貼近中年手掌的的粗糙感。
圖片提供/拍謝少年 攝影/簡子鑫
CD 套選用很有皮膚質感的荔采紙。
圖片提供/拍謝少年 攝影/簡子鑫
圖片提供/拍謝少年 攝影/簡子鑫

黑膠看起來大抵延續了專輯的視覺呈現,細究有哪些不同之處?

小子: 這個要說也不知道能不能讓大家明白,但大概像是做小機器人跟大機器人的差別,體積小的時候很多支撐或細節不用這麼擔心,但 體積變大,結構的抗力與支撐力的維持都需要更仔細考慮 。而我們希望這次黑膠能有精品般的質感(畢竟下一次出黑膠不知道什麼時候了哈哈哈哈哈),所以更 著重細節的加強 ,像黑膠外封套,我們做了厚度,整體比較呈現塊體而不是片體,拿到手上很有紮實感,然後封面封面裡的手也另外加了局部立體光。

黑膠著重細節的加強,封套厚度更有份量,封面封面裡的手也加了局部立體光。
圖片提供/拍謝少年 攝影/簡子鑫
圖片提供/拍謝少年 攝影/簡子鑫
圖片提供/拍謝少年 攝影/簡子鑫

小子是第一次設計黑膠,對你來說有哪些挑戰、比較印象深刻的部分?

小子: 其實光是手心手背的地形圖放大到黑膠尺寸,看到機上樣就清楚感覺力道完全跟 CD 是兩回事了,我會說 這張專輯,至少視覺的完全體絕對是體現在黑膠版本上。

圖片提供/拍謝少年 攝影/簡子鑫
圖片提供/拍謝少年 攝影/簡子鑫

《歹勢好勢》和《兄弟沒夢不應該》都選擇不露出團員人像,而是偏比較概念性與設計實現的手法,這樣的考量是什麼?會成為一種長期做法嗎?

小子: 其實沒有特別考量耶,但我們的確不會特別重視有沒有露臉這件事,或者應該說, 就算露臉也會是因為某些概念或想法表達上的需要。 像第一張有團員入鏡,那是為了要描述當時的生活,是把它當作表現手法之一,而不是露不露臉二分法的考量。

小子身為拍謝少年的隱藏團員,對樂團有著深刻的理解和情感,對於你在進行設計時會有更多觸發抑或是困難?

小子: 困難是不至於,我們一起這麼多年,其實彼此都成為有點超越家人的存在,大家湊在一起,就算吵架或安靜,都還是安心與愉快的。但因為每次創作都很用力,所以做完都會想休息一下,像上一張《兄弟沒夢不應該》做完後有好一陣子都覺得應該沒辦法再超越了吧好想放大假嗚嗚。

拍謝少年 Facebook:facebook.com/sorryyouthtw
廖小子 Behance:behance.net/godkidlla

相關標籤: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 追蹤我們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
>>管理我的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