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今夕何夕,始終嚮往的那種過年記憶

2017/01/24 | | 真心人

賀歲片大致可以這麼被程式化:號召當年度大熱的明星,堆頭演出不複雜也無需合理的劇情,男女主角儘管還是戀愛,但重點回歸親情無價,一言以蔽之,故事往往就在家庭風波後歡喜收場。除此之外,本地自製賀歲片多半還帶有些反映過去一年裡的社會氛圍、流行語、熱門事件、妝容衣著的功能,把這365天裡的喜怒哀樂停格在幾十分鐘光影內的況味。


賀歲片大致可以這麼被程式化:號召當年度大熱的明星,堆頭演出不複雜也無需合理的劇情,男女主角儘管還是戀愛,但重點回歸親情無價,一言以蔽之,故事往往就在家庭風波後歡喜收場。除此之外,本地自製賀歲片多半還帶有些反映過去一年裡的社會氛圍、流行語、熱門事件、妝容衣著的功能,把這365天裡的喜怒哀樂停格在幾十分鐘光影內的況味。

講到這裡,不能免俗一定就要提起《家有囍事》,幾乎已經和「賀歲片」劃上等號的它,經得住檢核,符合以上所述的種種條件,但是在經歷了二十幾年依然歷久不衰地成功逗樂代代人,就使它又推翻了賀歲片的期間限定,自成經典。


圖說明


個性迥異的三兄弟與從人生退休的父母同住,各有各的事業與愛情,彼此看似互相不喜歡,卻也還是默默地把家裡大小事都看在眼裡。如同你家我家般尋常的設定,如果換作是周星馳和吳君如的家,那麼,自然對話是無厘頭了,而且是不賣弄的無厘頭,快人快語過去之後,偶然回想,那種噴笑的趣味開始有了些人生的道理。再有黃百鳴,幾乎確立了劇情裡的twist將會來自人性裡的小奸小惡,不知不覺中一點點的走偏、迷失,卻終究來得及被尋回。

顛鸞倒鳳的張國榮與毛舜筠,在1992那一年,也許是很純粹為了搞笑而設定,在如今這個對性別議題談得更白熱卻益發不再有定論的時代看來,忽然又像是有了點啟示:真愛無關性別,在於找到和自己妥貼的那一個,一凹一凸對齊之後,彼此不但幸福快樂,也許,你才終於可以做回自己。


圖說明

圖說明


我想,賀歲片已經成為這個年味漸失的年代裡,屬於年節的少數共同記憶,而《家有囍事》則代表了一個永遠令人嚮往、期待的闔家大團圓,有你有我才有家的堅信與篤定。


圖片提供=華映娛樂
相關標籤: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