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境電影系列】樂評人陳德政談《阿拉斯加之死》

孤獨者的極境漫遊

遠離家園,感受孤獨,在未有人煙的極境探索。雖然旅行的細節、工具和方法,兩百年來改變了甚多,某種浪漫主義的傳統卻一直延續到今日的旅行者身上。電影《阿拉斯加之死》(Into the Wild)的主角克里斯多夫,便是一個試圖卸下文明包袱,獨自進入荒野的旅人,導演西恩潘極有巧思地引用了文頭那五句拜倫的詩,做為電影的開場。

克里斯多夫是一個真實的人物,出生在典型的白人中產家庭,成長過程接受良好的教育;表面看似順從,按部就班走著父母替他規劃好的人生道路,嚴厲且有暴力傾向的父親卻讓家庭關係極不美滿。雙親失和、親子間缺乏溝通,叛逆的火苗在他心裡越燃越旺。

大學畢業後,他將全部的積蓄捐贈給慈善機構,剪掉信用卡、提款卡和身分證明文件,毅然離家出走,給自己取了新的名字,重新做人。他一路搭便車、跳火車,在美國大地流浪,途中撞見了各色各樣的人物。克里斯多夫眼中閃爍著光芒,向那群人描述自己最終的目的地──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

似乎唯有蕩遊到北美大陸的邊境,他才能擺脫自己的過去,逃離世俗的社會,品嚐到一心嚮往的終極自由(Ultimate Freedom)。

陳德政談阿拉斯加之死

「有任何人在這兒嗎?」克里斯多夫在曠野上發現了一輛廢棄巴士,他對蒼茫的四周呼喊著。沒有任何回應,於是,他將那輛巴士當成生活的基地,展開一段在蠻荒地帶獨居的日子。憑著一點一滴累積的野外求生技能,以及日復一日的自我鼓舞,他刻苦地活著,學習獨處,忍受寂寞,也學習在這片文明的邊疆,面對死亡陰影徘徊不去的恐懼。

而他最無法迴避的,是那個糾結的內心世界,在重回人世之前,他必須弄清楚自我存在的真實意義,給自己一個回家的理由……

全文請參閱《Shopping Design》86期「極境旅行」

樂評人,部落格「音速青春」站長。所有花過心血、下過工夫的事情,都和搖滾樂有關,著有《給所有明日的聚會》、《在遠方相遇》。

樂評人,部落格「音速青春」站長。所有花過心血、下過工夫的事情,都和搖滾樂有關,著有《給所有明日的聚會》、《在遠方相遇》。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8
Jul / 2019

涼好夏日關鍵字

這個季節,讓人總想念海邊的蔚藍,貪嘴一下多吃碗冰,奢侈地大口喝清涼草茶,以及將生活物件換季。本期《Shopping Design》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