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耀宗X柯家洋】兩代風格相對論

擁有濃厚日系質感、實則100%台灣製造的品牌whiple,在服飾圈始終有個特別的位置,多年來對布料、版型與設計的講究有著一貫堅持。2009年正式跨足家居領域,成立「whiple house」傳達主人對生活美學的喜好與解讀。我們邀請到whiple老闆柯耀宗及負責產品行銷的柯家洋,父子兩人進行一場關於風格美學、品牌經營、趨勢觀察的對話⋯⋯

柯耀宗(以下簡稱宗):雖然很多人光臨whiple house是為了用餐,但我一開始的初衷並非想開一家餐廳,而是想在以服飾為主的櫃點之外,能有個地方推廣我所喜愛的家居概念。我收藏家飾的歷史超過20年,當然中間喜好的風格會有變化,譬如三十歲前我會關注帶點中國風的老件,三十歲後轉向欣賞一些新潮的器物,但對老東西的熱愛卻不曾停歇,這些物件情感價值和功能性兼備,而且越用越有味道,一旦陷進去就很難踏出來。

柯家洋(以下簡稱洋):從前我比較容易被前衛的設計抓住眼球,但我始終認為設計存在的本質,應該是要改善人們生活上的不便,雜誌上的大師作品雖然很酷,終究與大眾市場有段距離。慢慢地,我開始欣賞老物件之美,隨著年歲漸長、透過實際的接觸與使用,也願意開始深入了解。但我們兩個喜愛的風格還是有點出入,他鍾情比較溫暖的產品,但冷硬的東西反倒更吸引我。

宗:不管是做衣物或是賣家飾,我覺得具備溫度是很重要的關鍵。以椅子為例,一張好的木頭椅或鐵製椅經過多年使用,即使已經損壞,還是可以藉由維修卡榫或重焊本體延長其壽命,我們鼓勵客人這樣的使用模式,既不會造成資源上的浪費也深具情感意義。有些人覺得我們的店面好像沒什麼裝潢,但我覺得這些老家具就是最好的風格象徵。

柯耀宗

柯耀宗,現任whiple負責人,從事服飾業長達二十多年,並跨足眾多產業。喜愛購物,對老東西的熱愛有增無減。也身兼品牌的男裝設計師,認為作工精細的衣服能從裡到外改變一個人的自信與心情。

堅持品牌初衷,創新聚焦於表現形式

洋:我退伍後並沒有直接回家報到,反倒在外頭做了不少喜歡的嘗試與挑戰。正式在whiple工作大概一年多的時間,主要擔任產品行銷企劃的職務,我和他事前並沒有太多的討論,但我很清楚的是,創新並非改變品牌原有的樣貌及骨幹,whiple是老闆個性與意志的展現,也是品牌之所以存在最重要的價值。在堅持「不變」的基礎下進行「改變」,是我對自己的期許也是工作原則。

宗:說白一點,我當然期望他未來是能接手家業的,但年輕人有自己的想法也是好事。其實我不是那麼商人性格的老闆,公司一年開不到兩次會,當然業績報表還是得看。我們是屬於產品導向而非市場導向的公司,花在設計開發與業務推廣的時間不成比例,但畢竟時代在變,經營模式勢必得隨之調整,我對他的要求不多,只希望他在行政與管理這塊能多加著墨。

洋:即便從小接觸這樣的環境,但從前一直沒認真看待,畢業於服裝設計系的我,大概只有打版啊、設計啊敢說自己不算素人,但我現在不碰這一塊,因為品牌裡已經有很棒的設計師了。雖然我曾半開玩笑的說過,這個牌子是由極其低調的設計師和極其任性的老闆所組成,但我現在做的許多事情其實都算第一次,依舊不敢掉以輕心,習慣做很多功課加強信心,也會設法找到相近的參考樣本,佐證自己的執行方向是否正確。

柯家洋

柯家洋,現任whiple產品行銷企劃、南瓜妮歌迷俱樂部樂團主唱。大學學的是服裝設計,在意整體造型搭配上的細節與變化,看到厲害的圖就會冒出很多想法。最近著迷於繪本,會去逛誠品的兒童書店區。

宗:我覺得現在的年輕人容易猶豫,不太敢貿然的下決定,這雖然不是壞事,但卻常常在等待中浪費時間,第一個成果不夠好就再做第二個嘛,凡事總要有個開始。我25歲就開始創業,你可以說我有很多經驗法則支撐著,但我想表達的是,美感這件事情並沒有對或不對,永遠都會有一群人跟你有著相同或相近的看法,相信直覺、勇敢嘗試,終究會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工作模式。

培養自我美學觀點

洋:我記得國中的時候跟著家人去日本,發現路邊一個草綠色的公共電話非常好看,見獵心喜的我拿著相機一直亂拍,印象中那是我第一次對美感這件事情有了自覺。從小到大父母給了我們很多自由選擇的過程,有些東西他們喜歡、但我卻一點都提不起勁,他們也不會強迫我接受。但遇到有興趣的事情不必別人提醒,自己就會趕緊跟上去了。

宗:美感不是天生而是慢慢吸收的,沒有什麼事物是絕對的美或醜,重點在於願不願意將心態放開,一旦養成了它便會一直存在。我並不會刻意灌輸孩子美學教育這件事,但會盡量拓展其眼界,譬如出國會帶著他們到處看,希望他們從生活中培養出一套自己的美學觀點。

洋:在這個行業工作,對一些用品或配件的挑選自然比較要求,但坦白說我不是太追求時尚的人,甚至不常買新衣服,有的話也是針對機能性的添購,老闆倒是很愛買。我更重視整體的平衡感,因此很能理解那種覺得今天服裝搭配得不錯的時候,通勤路上都會偷笑的好心情。

宗:雖然whiple的衣服都是舒服自然的五五比例,但有時也會想要搭配七三比例的look。亞洲人受限於身材比例,穿起歐洲牌子就是不太對,日系的穿衣風格自然成為首選,但我不能忍受一成不變的穿衣風格。台灣男生的穿衣習慣能改進的空間很大,同樣是上班族,日本人就相當講究,同樣要買一套西裝、一個公事包,即使是預算有限的情況下,也應該盡力挑選質感較佳的款式。要怎麼判斷一個男人會不會打扮?髮型和鞋子是全身的關鍵,而且這方法屢試不爽。

whiple松菸店

whiple松菸店

未來加強雜貨領域發展

洋:其實台灣許多傳統的工具類用品都很棒,只是沒有得到妥善包裝與行銷,像是無印良品的「Found MUJI TAIWAN」計畫,品牌在全台各地找尋日常好物時,就發現許多物件幾乎只要等比例縮小、並換上素雅的白色,就足以讓全球的消費者買單。我覺得眼前的機會點是大眾越來越重視生活品質這件事,因此我們試著在今年新開幕的誠品松菸店面中,推廣更為複合式的生活型態,除了品牌既有的男女裝與餐廳,也引進本地少見的厲害雜誌,還能找到許多我們鍾愛的雜貨,目前還有許多物件的引進尚待洽談。

宗:台灣受到大量的外來文化刺激,應該是很容易出現漂亮東西的地方,但我們的公共建設千篇一律、美學教育普遍不足,這點政府要負起很大的責任,官員求快也怕被罵,只得因循苟且。回到whiple本身,我們強調天然質材與手作感的大原則不變,家洋引進的許多雜貨都很棒,也對應台灣目前逐漸改變的開店思維。我們從來不是一個跟著潮流走的牌子,做的也算是小眾型的商品,但經營上卻是更有空間發展的,因此我期待能和消費者溝通得更深入一些。

whiple松菸店

攝影=Ayen Lin、場地提供=whiple誠品松菸店

本文出自《Shopping Design》61期「美好生活的條件」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1
Oct / 2019

我們心中的愛歌:獻給華語音樂的情書

勢必有那麼一首歌,讓你哭,讓你笑,撩撥你內在的纖細心思。這期透過形塑華語音樂的不同專業與面向,進一步理解每首作品背後的設計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