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放在喜歡的甜點裡:專訪Rubato甜點工作室

【勤美學——台灣在地故事專欄】

「Rubato.是一個音樂術語,表示該段章節的節奏自由,速度與樂句取決於演奏者的情緒與想法。同樣地,我所嚮往的工作與生活,是能自由自在的做自己,安心踏實地活在當下。」這是向晴成立Rubato甜點工作室的想法,也是她對生活狀態的理想詮釋。

 
Rubato甜點工作室今年成立剛滿三年,這段時間也是向晴回來苗栗重新出發的日子。

問她回到苗栗做甜點是什麼樣的感覺?

「苗栗是我熟悉的地方,我在這裡長大,有時候家裡的客人看到我在做蛋糕會稍微問一下,就會覺得好像壓力沒有這麼大。」

然而甜點原先只是她的興趣,沒有相關的背景,決定創業後,選擇了一邊學習一邊工作的模式,從零開始的困難多不勝數,但這是她證明自己的方式。

張宜

 
「我想要做一件可以突顯我個人特質,讓我發揮所長的那種工作。」

英文系畢業的背景曾讓她當了一陣子的英文老師,社會對老師的身分期待是一道無形的框架,有很多的不可以與不應該,而她說「我不想被制約」。下定決心轉職,但在轉職的過程裡也是屢屢碰壁,就這樣嘗試了兩年,後來以創業為目標回到苗栗,她想,也許創業這件事可以讓自己不是那麼的一般。

滿滿櫻桃生巧塔
張宜

 
因為家裡經營客家餐廳的緣故,在創業之初就有面對現實的心理準備,不過提到情況最差的時候,她的聲音裡還是明顯有了情緒。

做好的蛋糕沒有人下單,家人要她別再繼續,那時候正值桐花祭的觀光潮。

「我男朋友就說,乾脆去景點那邊擺攤好了,我就真的跑去一個吊橋的路口,那天非常的熱,我旁邊是賣香腸的,對面是賣椰子水的,我就在那邊賣、那邊喊,真的非常的辛苦。」

「可是我其實有一點不甘心的感覺吧,不想要就這樣放棄,既然都做了,為什麼不把它做好?」

張宜

 
向晴對甜點食材的堅持,使得她必須要經過多方的購買與嘗試才能定案,前幾年的食安風暴對她來說是一個警醒,民眾因為對食材的不瞭解而被欺騙,甚至是對食物本身產生誤會。

「我覺得苗栗對甜點食材這方面比較不了解,所以容易買到不好的東西,她們會覺得自己買的蛋糕很甜膩,有油耗味,其實是因為原料不對,可是甜點吃起來應該是要讓人覺得開心的,我希望可以改變苗栗對甜點的刻板印象。」

喜歡在甜點加入各種在地水果,有時也因此迸發有趣的靈感,健康、美味的甜點需要好的原料,與此並增的成本與價位,是大眾還未嚐過她的甜點時最難突破的關卡,但向晴守著這個堅持挺過很困難的時候,後來慢慢被看見,她平靜的解釋。

「被一個部落客發現,介紹了我一下,從那時候開始才比較多人認識我,後來就一傳十,才會到現在稍微有一點成果。」

看到她為了提供我們拍攝,很熟練的在佈置自己的甜點,我問,這些東西你原先也不會吧?

「就是一步一步摸索出來的。」

抹茶甘納許塔、花好月圓檸檬塔、濃黑生巧塔
張宜

 
花了三年的時間,逐漸成熟的也不單單只有甜點。

個人工作室,看似隨性自在的頭銜,與之相對的是自律而嚴謹的自我要求。

「我現在的工作就是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但工作就是不能隨時隨地的做自己。你要非常理性的去面對每一件事情,這個工作讓我學到這些。」

那麼現在把那份隨興放到哪了?

「放在甜點裡了。」

張宜

 
向晴想把甜點作為食物的真實樣貌傳達給大家,為此而付出的代價,一如她所追求生活上的純粹一般,沒有化學糖衣,只能加倍努力。

看來隨興舒服的甜點外觀,其實是她的精心設計。
張宜

 

Rubato Handmade Lab.
https://www.facebook.com/rubato.handmade2014/

 

採訪協力=勤美學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5
Apr / 2019

順其自然生活之道

在快速的世界裡,找到最自在的生活步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