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們眼裡,沒有一種草叫做雜草!── 訪雜草稍慢weed day

2017/11/23 | | 張宜

艸w艸e艸e艸- 雜 草 稍 慢 -艸d艸a艸y艸

平常外出採訪,會去咖啡廳或是受訪者的個人工作室。今天,陰雨綿綿,天氣微冷,我們去了永和的四號公園,在水池旁的涼亭採訪雜草稍慢 weed day。

圖片提供/張宜

 
"day" 是英文的日常,台語諧音是「茶」的意思,weed day 代表草茶、雜草日常,是創辦人芝宇及其愛人與自然共存的方式。他們期待在「稍微慢一點」的步調裡,與土地一起生活。

圖片提供/張宜

 
「之前從員林騎車到恆春,認識了我第一個青草茶師傅教我製作青草茶,之後現學現賣,在恆春的光市集開始賣我的青草茶。」芝宇,是雜草稍慢的創辦人,熱愛青草茶,大學畢業之後進入設計公司,工作了一段時間後,發覺自己應該起身追求屬於自己的生活方式,於是她以務農換宿的方式走踏台灣三個月。在農地彎身拔雜草的日子裡,因為採集到一株大花咸豐草,發現其筆直縱走的根脈,啟發她用草的根製成毛筆創作,芝宇說這是「草根筆」。

草根筆的成份會選擇莖桿適合拿握、有縱向長型的根的草來製作,像是禾本科或菊科,例如大花咸豐草。將草根當作筆頭,沾墨書寫,芝宇用綑綁的方式製筆,素材皆取之自然,呈現出來的是平時沒見過的特殊、精美。

圖片提供/張宜
圖片提供/張宜

 
「我很喜歡植物,但要種的話,都種不活。」芝宇說了一個讓人心服口服的原因,那是她最後一次嘗試種植。「我抱著一定要成功的心態,在家找到一包土,澆了水放下種子,用心照料後也發了芽,但外出幾天後回家一看,原來我在家找到的土,是水泥。」植物最後以動彈不得的姿態,宣稱種植失敗。

第一次與芝宇見面,是在台大集粹樓後方庭院「花舍」,她赤著雙腳,在泥土間行走,正準備下午的雜草工作坊。此時她是與大自然最親近的人類,靜靜地觀察周遭綠景,環視所有植物,跟我們介紹許多平時沒多加注意的植物及其功能。當時宇芝說了一段有趣的話,「我們生活在都市裡,自然看輕了土地存在的意義,但很多生命都藉由土地而生,土地是具有靈性的,雖然植物看似靜態,但他們其實都默默的在觀察我們。大自然是有意識的,我們互相共存。」

芝宇對大自然的靈敏度,可能高於一般人,而「感受力」這件事情,讓個體擁有不同天份,有人對文字特別有敏銳、有人對色彩特別靈敏,也有人能嗅出不同咖啡豆的香氣,而擁有對大自然的感受力,也造就了芝宇現在的視野,一樣米養百種人,真的太有趣了。芝宇說雜草稍慢還有一種意思,是跟草說「長慢一點啊,不然又要被理平頭了!」人類過度修剪雜草樹木,對土讓造成慢性破壞,必須花上更多時間修復,草啊,長慢點吧。

雜草稍慢平時在各地創作,每去一個地方,就在當地採草煮茶、做料理,與草生活。爾後用當地遇到的草創作曼陀羅圖,畫出草的宇宙,並用草根筆註記這些草的名字。

圖片提供/張宜
圖片提供/張宜
圖片提供/張宜

 
「曼陀羅圖是宇宙、圓的意思,」上圖是雜草稍慢的十一號茶,「這是去年夏天在花蓮的海或市集畫的,左上角的草是草海桐,在海邊常見,但超級苦。」芝宇說十一號是所有創作裡最特別的,當時與愛人分開,這幅曼陀羅圖的中心被留白,象徵當時的自己面臨心境轉變,「不過後來我們又再一起了,哈哈。」草海桐也呈孔雀開屏貌,由苦昇華為快樂的意象。

在雜草稍慢新版的創作裡,特別放入Formosa的註記,是芝宇在遇見草之後,體會到台灣是具有豐富生態的土地,人們能藉由採集得到不同的資源,獲得滿足。台灣確實如16世紀時,航海的荷蘭人所說,是一座美麗的島嶼。

筆談見字:

年輕人啊,你覺得年輕的感覺是什麼?
/
欸!欸!欸!
(芝宇表示當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圖片提供/張宜

 
可以請你寫下一句話或詞語,這些字是送給這些年與草相處的你。
/
我就是雜草!

圖片提供/張宜

 
芝宇如同雜草,充滿韌性、活力,從原先的生活夾縫中,綿延開來。草聽起來總像是配角,但草實為藥草,具有不同的功效及風味,芝宇愛草,神農氏知道了也會很開心吧。

雜草稍慢 weed day
人們跑到深山野地親近大自然
大自然透過身邊的雜草親近人們

【 採草煮茶,蒐集土地的味道 】
長在身邊茂盛的雜草們,充滿生命力,慢慢認識發現很多是青草茶原料,大自然就在身邊,每塊土地的人文地貌、草相各有風味,採集各地自由生長的雜草們,以傳統青草茶製法日曬柴燒,味道深不可測的甘美香醇,這就是土地給的配方—雜草茶,找回善待土地就是善待自己的身土不二

林芝宇/《雜草稍慢》煮茶人、藝術家、視覺設計師、青草藥製造職業工會會員

喜歡給雜草寫一幅字、畫一幅畫,還有喝茶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