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獨立精神就沒有好雜誌!2017最佳獨立雜誌榜單出爐

 
11月20日,2017 Stack Awards最佳獨立雜誌獎項公布。

Stack Awards由專門提供獨立雜誌訂閱服務的Stack Magazines網站創立,也是全球唯一一個特別為獨立雜誌而設的獎。創始人Steven Watson是個瘋狂的雜誌愛好者,他認為,獨立雜誌就像是《怪獸電力公司》裡的怪獸,每一本都形態各異,性格不同。

你可以把Stack看作一個線上雜誌專賣店,每月支付5.5英鎊,就可以定期獲取優質雜誌,用戶永遠不知道這個月會收到什麽,但能了解Stack的品味。此外,在收到雜誌的時候,也會被告知為何要閱讀這一本,因此,說Stack是個獨立雜誌推薦機構,比稱它為銷售者更合理。

 

Stack Magazines

 

紙媒衰退趨勢已經持續多年,而且仍在繼續。與此同時,每天都有無數資訊、狀態被發送到各種社交媒體平台上。理論上,你可以在Twitter利用Twitterstorms功能持續追蹤某件事的長期進展,可以在Instagram上窺見另外一個人的生活,在 Tumblr上尋找各種感興趣標籤下的內容,還可以在YouTube上大家每天發表的視頻日誌中探索各種有趣的內容和視角。

訊息爆炸。普遍的看法是,這並不是一個辦雜誌的好時代。

然事實上,近年有越來越多獨立雜誌誕生,它們撇開傳統雜誌那套圍繞發行量、管道、訂閱戶的陳腔濫調,不再拘泥於過往雜誌的資訊功能,轉而探索那些被主流文化規範所忽略的內容。

如Devin N. Morris所說,「獨立的自創雜誌有一種能夠鼓勵人們深入體察現實的力量。這不是簡單的按讚,也不是輕易發出的文字訊息,而是一種親自與現實產生交互的渴望。」他為有色人種創立了獨立雜誌《3 Dot Zine》。

關於獨立雜誌的定義,照Steven Watson的說法,如果創始人參與了整本雜誌的製作過程,且負責雜誌財務決策的人同時也負責雜誌的內容設計,便可以稱為獨立雜誌。

Steven Watson曾與另一個雜誌推薦平台及書店magCulture的創始人Jeremy Leslie合創Printout——東倫敦最專業的獨立出版沙龍,每2個月舉辦一次線下交流活動。在一次對談中,Steven Watson描述了他挑選雜誌的標準:

「最重要的標準是它們表達了什麽。很多雜誌放在書架上很好看,但你仔細翻閱會發現其中空無一物。並不是說每本都得像The Outpost那樣,但是你必須能夠感受到和雜誌創造者的某些聯繫,理解到是什麽讓他們全身心的去做這本雜誌。我覺得這是獨立雜誌最令人興奮的地方,每當我看見一本有觀點的新刊號,都會一陣震顫。」

「同時,Stack挑選的雜誌必須包羅萬象,因為訂閱服務是向所有人開放。它們當然可以專注於某個獨特的領域,但是不能閉塞排外、不能讓這個領域之外的人感到遙遠和被冷落。Stack在挑選的時候也會讓各個領域和主題保持平衡。」

正如它的口號:Magazines that matter。

  

2017年度最佳雜誌——Buffalo Zine

「嚴肅的時尚雜誌時代已經結束了。Buffalo Zine是現在世界上最有趣的藝術和時尚雜誌之一。」時尚潮流媒體 Dazed 這樣形容它。

Vice的評價則是:「聰明而不會讓讀者覺得自負;有趣,但不只是關注有趣的人,它以不斷革新的審美和口味,定義自己作為雜誌界先鋒的身份。」

 

Buffalo Zin

 

但Buffalo Zine的「時尚」可不是我們慣常理解的時裝雜誌,它不關注秀場、時裝、美妝、明星,而是一本探索非主流青年文化的雜誌,就像它的名字一樣,指的是那些言行粗鄙的男孩或反叛者。

 

Buffalo Zin

 

Buffalo Zine在倫敦和馬德里設有兩個編輯部,以獨立和龐克的態度詮釋主創團隊對於社會、文化的看法,不設限的報導和挖掘時尚、藝術與青年文化,無所謂潮流,也並不試圖製造潮流。

從雜誌的編排和美術設計來看,風格具有爆炸性的雜糅味道:綜合了攝影、繪畫,看似淩亂的穿插式頁碼和專題呈現,給人應接不暇和快速變化的視覺印象。剛接觸這本雜誌,你可能會被這種年輕的、暴怒的龐克精神所誤導,以為是一本洩憤的文青雜誌,但細細讀下去才會看見,編輯們在詩一般的語言和值得玩味的攝影圖片中,暗藏著他們對整個社會的體認。

 

Buffalo Zin
Buffalo Zin

 

他們不願意把自己限制在獨立小眾的清高境地。這個小小的轉變始於第四期,那一期用浮誇的復古風格解構大眾消費文化。

「從第四期開始,我們思考做雜誌的真正目的。這不完全是愛好,而是基於廣告和商業關係的一門生意,」主編Adrián González在雜誌開頭的編輯信中寫道,「所以我們決定這期的主題和金錢、廣告、促銷、購買、銷售以及愛和欲望有關。」

 

Buffalo Zin
Buffalo Zin
Buffalo Zin

 

不管是1980年代的商業目錄、低廉的八卦小雜誌、1990年代的義大利Vogue,還是宜家廣告、炸雞品牌、超市手冊和垃圾郵件,都被編輯拿來當作素材。

你不僅能看見各種突出的折扣和價格數字充斥頁面,令人心跳加速的俊男美女搔首弄姿地推銷商品,還有著名電影女星Juliette Binoche、Emmanuelle Seigner和 Isabelle Huppert化身普通消費者的時裝大片,演繹無聊生活中的你我他。

這次專題的文字同樣有料,主編請來Thurn und Taxis皇室公主Gloria當客座編輯,後者邀請知名藝術家Jeff Koons一起去購物,同時做了個有關「零售治療法」的採訪。

 
 

2017 年度新刊——Anxy Magazine

也就是在這兩年,我們越來越常發現,焦慮、抑鬱、壓力、恐懼、憤怒這些情緒,壓得每個人都喘不過氣來。它們就像是時代病,不知道為什麽會陷入這種狀態,卻一定能感受到這些負面情緒。心理疾病開始被正視,有人提出,它的嚴重性甚至可與癌症相提並論。

但是和生理疾病不同,人們在遭遇心理疾病時,往往帶著羞恥的心態選擇獨自承受,不願意與他人或者於公開場合探討,Anxy的誕生提供了一個管道。

這是一本專為文化工作者解決負能量與壓力的雜誌,期待你有機會勇敢面對自己的心理問題。

 

Anxy

 

創始人Indhira Rojas找來了一批在出版、設計領域經驗豐富的專業好手,而給予讀者更強烈信任感的,則在於專業的顧問團隊:既有在灣區執業的家庭心理治療師,也有在美國大學教授心理學課程的註冊藝術治療師。

以創刊號為例,Anxy圍繞「憤怒」這一主題,從獨家專訪、隨筆文章、特別報導、視覺故事和建議等多個面向來創作,甚至請來加拿大小說家、《使女的故事》作者Margaret Atwood,講述她自己從憤怒中所獲得的豐富創造性能量。

 

Anxy
Anxy
Anxy
Anxy

 
 

年度最佳編輯——MacGuffin Magazine Amsterdam – Kirsten Algera & Ernst van der Hoeven

年度最佳藝術總監——MacGuffin Magazine Amsterdam – Kirsten Algera & Ernst van der Hoeven

這兩個獎項都頒給了MacGuffin。

MacGuffin是去年Stack評選出來的年度最佳雜誌,它沒有主流雜誌那些固定欄目、廣告版位的格局束縛,所以編輯團隊有足夠的發揮空間。

MacGuffin意指無關痛癢,但用以設定或推進劇情的物件、事件或角色,對於其創始人而言,MacGuffin是生活中不起眼,但對生活有重要影響的平凡物件。

這本半年刊雜誌,一期只講一種物件,拓展和延伸其相關設計、人事和趣聞,希望把設計品從展廳帶回日常生活。如此以單一主題貫穿全書的做法,正是考驗編輯團隊功力的部分。

 

MacGuffin

 
最近出版的一期,主題是「水槽」,相比於櫥櫃、冰箱、鍋碗瓢盆或是精美刀叉,水槽之於廚房的存在感不顯眼,卻沒它不行。在編輯團隊策劃下,水槽終於以一個立體化的身份被解讀,編輯用擬人化的手法站在水槽的角度講述了「我們是誰、我們又如何生活著」的水槽簡史,同時也向讀者呈現了不同群體眼中水槽的模樣,比如杜松子酒愛好者、屠夫或是病理學家。
 

MacGuffin
MacGuffin
MacGuffin

 

此外,在這期雜誌中,你還可以看到各種大開腦洞的水槽,例如kommunalka水槽、情景水槽、無底水槽,各有何用處。

  

年度最佳封面——Eye Magazine

創刊於1990年的倫敦獨立雜誌Eye Magazine,聚焦於平面設計、印刷和視覺文化,內容涵蓋訪談、設計教育、評論等。它的特點之一是不採用真人攝影,而使用一幅設計師自創的主圖,配合以簡單線條所組成的Eye字樣作封面,從內到外都是豐富的視覺體驗。

今年發行的第94期更為封面帶來新突破。出版社與設計師工作室MuirMcNeil合作,製作了10個種子圖樣,利用HP數字印刷機上的Mosaic程序,自動產生了各種不同的圖案,再以數字印刷出8000本Eye Magazine,因此,市面上流通的8000份第94期雜誌,每一本的封面都是獨一無二。

 

Eye
Eye

 

年度最佳攝影——Four & Sons

墨爾本獨立雜誌Four&Sons是過去兩年Stack Awards提名獎項的常客,它著眼於人類最忠實的朋友──狗,引人思考為什麽不能活出狗所帶給這個世界的美好和鼓舞人心的生命特質,而非去抱怨這個不公不義的世間亂象。

 

Four&Sons

 

創始人Marta Roca和Christina Teresinski,就是兩個狗的超級粉絲。

他們以「狗與文化的碰撞」為主張,設計每期的雜誌內容和拍攝,換句話說,他們希望藉由雜誌記錄狗和人類的關係,透過採訪與拍攝去發掘狗和人類的故事,用文字與照片記錄狗和不一樣生活背景的主人之間的日常生活,除此之外讓讀者了解不一樣品種的狗,各自的生活習慣和文化。

 

Four&Sons
Four&Sons

 

當然,人類與狗的關係不只是生活表面,狗和人的藝術創造力也有很大的關聯,Four & Sons也有相關報導,小狗成為編輯團隊的靈感源泉,整本雜誌做的都是狗和文化相關的內容,涉及藝術、攝影、音樂、文學,甚至數學領域,各種不一樣的藝術形式都能看到狗的蹤影。

 

Four&Sons
Four&Sons

 

想像一下,這樣的創作團隊為狗拍攝的照片,不管是從選題或是情感的角度出發,都不會差到哪裡去吧。

 

年度最佳插畫——Weapons of Reason

Weapons of Reason是2015年Stack Awards評出的新刊獎和最佳插畫獎。今年再度斬獲最佳插畫獎,可見其在插畫方面的出眾表現。

如果僅從雜誌名稱來判斷對它的印象,Weapons of Reason一眼看上去就透著學理、枯燥的氣息,當然,它討論的議題都很嚴肅,像是全球暖化、超級大城市、政治口號的修辭問題等等。

 

Weapons of Reason

 

但Weapons of Reason用簡單易懂的寫作方式,以及能夠與讀者迅速建立親近關係的排版風格,像是圓滾滾的可愛字體,和充滿流行文化奪目感的配圖用色。

 

Weapons of Reason
Weapons of Reason
Weapons of Reason
Weapons of Reason

 

它色彩明快、極具設計感的排版,說句玩笑話,就算是拿去做擺拍道具,也怕是要比千篇一律的kinfolk、Cereal高級不只一點點,當文藝青年們還在關注生活美學的時候,你已經在思考紛爭不斷的人類世界所面臨的嚴峻考驗了。
 

年度最佳虛構類文學——Harvard Design Magazine

哈佛設計雜誌(Harvard Design Magazine)創刊於1997年,是設計學界的重要刊物,過去一直為設計專業的學生們提供關於城市設計、園林建築等方面的專業知識。

2014年全新改版後,雜誌涵蓋了藝術、科學、文學等超越界限的更廣領域,用主編Jennifer Sigler的話說,是「要克服設計話語的孤立性」。從保留學術性、豐富文字與視覺上入手,更廣泛地挖掘、傾聽來自建築、科學、文學、藝術各領域的聲音。

2017年最新刊中,編輯團隊關注的切入點是正處於青少年時期的千禧世代,17 歲正是危險的、令人興奮的年紀,那除了人類,建築、物體、思想的17歲會是什麽樣呢?

 

Harvard Design Magazine

 

年度最佳非虛構類文學——Rouleur

每6周出版一期的英國自行車獨立雜誌,報導記錄關於自行車、公路賽的大小事。不同於其他廣告畫冊般的同類產品,Rouleur更富有人文色彩,是一本鮮活而有見地的單車雜誌,他們專注於用獨特視角採集特別的攝影照片和精彩生動的故事。

 

Rouleur

 

Rouleur不單純做自行車賽事新聞,或者常規的器材測評,他們更願意在雜誌中講述退役公路賽車名宿、歐美老牌以及手工車架匠人的故事。

在Rouleur,自行車不只是一個用來比賽的冰冷器材,而是一件生活藝術品。自行車運動也不只是速度和功率輸出,而是人類對自然的示愛。

他們曾寫過一篇「義大利Fizik工廠訪問記」的報導,介紹這個座墊廠商Fizik是如何在很短的時間內,把自己生產的座墊賣給自行車行家,又成功地讓許多職業車手也選用他們的產品。

在最新一期的報導中,有連續5次贏得環法自行車賽的車手Alasdair Fotheringham 的故事。

 

Rouleur
Rouleur
Rouleur

 

年度最佳學生雜誌——Crumble

Crumble是一本雙年刊,由一群充滿熱情的建築學生創立,試圖在愛丁堡引發關於建築的公共討論。

 

Crumble

 

在創刊號中,學生們提出了一個主要問題:「什麽才是緊急事務?」內容涉及菌菇如何作為建築材料、災難後修建的難民營、伊朗的可持續建築、住房危機等多個議題。
 

Crumble

 
即將在2018年1月出版的第二期主題為「計劃是什麽?」,如果你感興趣,不妨來看看這個年輕的組織如何花費兩年時間精編出一本雜誌,帶著強烈的現實參與感,在更廣泛的文化背景下討論建築。

看完今年的榜單,你也許會心存疑問:這些看上去很難吸引到廣告金主的小眾雜誌們要怎樣才能活下來?我們推薦你閱讀Stack Award第一年頒獎時我們曾做過的一篇報導:《這裡有2015年最棒的小眾雜誌,我們還聊了聊怎麽做這個生意》,或許能夠幫你解惑。

但也有不少「少數派」獨立雜誌並沒有把它做成一門生意的打算。就像專注於移民問題的雜誌The Hye-Phen的創始人Shakar Mujukian所說,「做雜誌是一種吶喊的方式和手段。你可以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平台,定義自己的描述方式,想怎麽做就怎麽做。」

即便看到 Kinfolk、Monocle 的風光,他們也不是都想要活成這些高人氣刊物的模樣,最重要的,還是基於獨立精神的表達。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好奇心日報》,原文請點此

好奇心日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18
Sep / 2018

真命咖啡店

本期《Shopping Design》請到不同領域,身處不同地域的咖啡店愛好者和我們談談咖啡店,編輯部也精選46間咖啡店,並分門別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