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指導黃文英】隱而不顯的考究美學

2015年,多年來只聞其聲的《刺客聶隱娘》始露出身影,故事脫胎自唐傳奇,到了侯孝賢手上,淬鍊出一個立基於寫實、完成於他心中的唐代武俠世界。《Shopping Design》在電影宣傳期間,邀請憑藉大量考據、建構了瑰麗唐代服裝場景的美術指導黃文英,分享她對於聶隱娘的種種回憶,以及她對於電影美學的設計思量。

回溯到1998年,描繪上海青樓裡男女間繾綣纏綿的《海上花》一片,精細的服裝道具與場景,一舉讓黃文英拿下金馬獎、亞太影展以及首屆台北電影獎最佳美術指導的殊榮。因為欣賞侯孝賢而毛遂自薦,自此從劇場設計跨足電影美術領域,超過二十年的實戰經驗,始終等待著下個更困難的挑戰,也堅守著不從眾取巧、避免過度炫技的設計原則。

「我認為美術設計的中心思想必須是節制的,構圖加分是首要,重點還是演員和導演如何呈現。即便背景是大唐盛世亦然。」電影劇本一旦完成之後,她的任務也正式開始,對文本的掌握程度越高,必然會反映在視覺表現上。而目前生涯中取材最久的《刺客聶隱娘》,黃文英幾乎走訪所有遺留唐代遺風的國家或城市,本就喜歡研究歷史、蒐藏骨董的她,將其視為一種生命中的幸運。古裝戲的建構有很多前例可循,但加總他們這群人的各自偏執,就會明白這條路為何走得這麼漫長。

刺客聶隱娘劇照

唐代文學家裴鉶所著的《聶隱娘》不過一千餘字,電影取其人物意象兼以大幅度改編,同時賦予觀眾一種過往未見的武俠觀,接近方形的播放畫面,凝結出視覺的強烈藝術感。電影毋庸置疑是集體創作,但每個隱身其中的設計元素,一旦夠好,本身就足以成為值得注視的理由。

黃文英

《刺客聶隱娘》美術指導黃文英

SD:想先請您和我們分享走訪世界各地建構《刺客聶隱娘》原形的經驗。
黃:唐代是中國歷史裡盛世最長的朝代,非常值得深究。有那麼多人拍過唐代,我們要如何呈現?安史之亂之後的唐代又該是什麼樣子?1998年《海上花》殺青後,侯導就說他想拍這個故事,中國、日本、印度、烏茲別克這些直接或間接留有唐代線索的地方我都去了,其中日本奈良令我印象深刻,每年為期一個月的「正倉院特展」有許多唐代的第一手資料,那是古時日本遣唐使一次次帶回皇室的珍貴古物。

SD:許多媒體和觀眾在談論《刺客聶隱娘》中的武俠觀,這部分您的想法是?
黃:我們很清楚侯導追求寫實,他不喜歡一個人平白無故飛上天,會研究借力使力的物理原理。雖然唐傳奇有許多奇幻神怪的描述,但這個武功絕倫的女殺手,在電影裡隱喻了什麼?這部武俠片是否需要安排大量的套招對打,滿足大家對類型電影的既定想像?這樣意境式的俠義,坦白說我們下了不少苦功,從攝影、燈光、美術、服裝到製片都必須相信這樣的處理方式。

刺客聶隱娘場景手繪稿

刺客聶隱娘場景手繪稿

SD:您會給有意從事影視產業美術設計的後輩什麼建議?
黃:這個行業是很迷人的,尤其是美術和服裝這一塊。重點是你要夠執著,個性不容易認輸更好。在生活中汲取養分,熟讀劇本很重要,從其中找出你的視覺想像。像侯導的戲幾乎都是由天文編劇,身為文學家的她筆觸細膩,要夠敏感才能得出更多畫面。

SD:好奇您平常喜歡哪些電影?還有什麼想合作的對象嗎?
黃:我什麼片都看,包含賀歲片。我是嘉義人,小時候都會被家人帶去中影經營的嘉義戲院看電影,有陣子日本片還沒被禁,看了很多酷斯拉的主題電影。我喜歡視覺風格強烈的導演,像英國的Peter Greenaway和德國的Werner Herzog。通常我想合作的對象都是自己去爭取來的,雖然講出來有點不好意思,但如果杜琪峯導演來找我,我一定毫不考慮就答應。

攝影=侯俊偉、劇照提供=光點影業(蔡正泰攝影)、手稿提供=黃文英

本文出自《Shopping Design》82期「行家咖啡館」

畢業於清華大學中文系,而後前往美國攻讀匹茲堡大學戲劇製作碩士、卡內基美倫大學設計藝術碩士。早期從事劇場美術設計,自1994年開始與侯孝賢密切合作,擔任電影美術指導及服裝設計,也同時從事廣告監製。得獎紀錄包含金馬獎、亞太影展、台北電影獎最佳美術指導。第52屆以《刺客聶隱娘》榮獲金馬獎最佳造型設計獎。
畢業於清華大學中文系,而後前往美國攻讀匹茲堡大學戲劇製作碩士、卡內基美倫大學設計藝術碩士。早期從事劇場美術設計,自1994年開始與侯孝賢密切合作,擔任電影美術指導及服裝設計,也同時從事廣告監製。得獎紀錄包含金馬獎、亞太影展、台北電影獎最佳美術指導。第52屆以《刺客聶隱娘》榮獲金馬獎最佳造型設計獎。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10
Jan / 2018

探索選品店

本期《Shopping Design》要用不同的方式帶你逛選品店;和愛買、愛選、愛找好東西的品味人士一起逛,帶你從選品店聖地巴黎與東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