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斷試錯中成長:東京 Book and Bed 設計師谷尻誠分享保持創意的秘訣

文字=胡曉琪

「我做的幾百個項目就是我的經驗。」谷尻誠樂此不疲地探索新的事物,18年來做了超過400個項目,還在自家公司裡開了間「社食堂」,也做了不少企劃和諮詢,像是:Book and BedHotel Koe 等,他不介意設計項目的大小或好壞,在事務所的官方網站上寫著「從狗窩到大廈都可以」,因為他認為,保持創意的秘訣就在於:「捨棄偏見」。

 
谷尻誠小時候的夢想是成為建築工人,不過最後成了一名建築師。自 2000 年設立建築事務所 Suppose Design 以來,他做了 400 多個設計項目,包括建築、室內、景觀、裝置和家具等,其中光是已經落成的住宅項目,就有 100 多個。

憑藉著別出心裁的設計作品,谷尻誠拿下了眾多設計大獎:商業空間設計師協會獎、日本住宅環境設計獎等,「高產量」、「高品質」成了人們在描述他時經常提起的詞。但如果試著從他的作品中概括出某種設計風格,就會發現,儘管這些作品無一例外地讓人驚喜,製造驚喜的理由卻各不相同。

3 月 17 日,谷尻誠前往上海參加「設計共和・設計慶典」」,不足一個小時的演講中,他快速分享了近 20 個項目。在建築設計的項目外,谷尻誠還設立了不動產公司和建築工程公司,試圖「從零開始」覆蓋整個建築的過程。同時,他的觸角向更廣闊的領域延伸,比如他在公司裡設立對外開放的「社食堂」,還打算日後開設酒店。

谷尻誠樂此不疲地探索新的事物,他似乎總是擁有無限的熱情和創造力。在接受專訪時,他說保持創意的秘訣在於,「捨棄偏見」。他不介意設計項目的大小或好壞,在事務所的官方網站上寫著「從狗窩到大廈都可以」。

Suppose Design 作品集
Suppose Design Office

 
在看重學歷背景和人脈資源的日本建築界,谷尻誠是一個異數。他畢業於廣島的穴吹設計專門學校,並非建築科班出身。畢業後,谷尻誠先是在廣島當地的本兼建築事務所工作了六年。累積了經驗之後,他在 2000 年創辦了建築事務所 Suppose Design,和他同校的吉田愛在第二年加入,成為合夥人。

事務所成立之初,谷尻誠的項目全靠身邊的朋友介紹,一個接一個地口耳相傳。在廣島能做的項目大多數都是私人住宅,他不拒絕任何一個。

「經驗就是不要逃避問題,做很多的項目,不斷地去做。」谷尻誠談起他產生想法並最終實現的過程,早期幾乎是不加選擇的大量實踐,歷練出了他面對問題快速反應的能力。

2003 年完工的「毘沙門之家」,是谷尻誠在業界嶄露頭角的開始。這座建築位於廣島市北部丘陵地區的毘沙門台一角的坡地,業主想在這裏建造一個融合居住空間的家庭餐廳。

毘沙門之家
Suppose Design Office

 
坡地地勢並不適合建造房屋,一開始接手時,谷尻誠相當苦惱。但他繞到坡地另一側時發現,站在這裏就可以眺望到整個小鎮的景色,他順勢找到了合理的解決方案。先是利用地形,在坡面上打下了六根傾斜的鐵骨,再從平地一側延伸出通往建築的走道,用它們支撐起整座建築的結構。建築空間分為兩層,樓梯藏在接近平地的一側,內部沒有多餘的柱子。一樓的就餐區域在設計時大膽地拋棄了牆面,用了大面積的落地窗,遠遠看上去,二樓的部分就像浮在空中一樣。

「毘沙門之家」起初是吸引了日本設計類雜誌 Casa Brutus 的注意,在一期關於廣島旅行的內容中提到了它。再後來,它絕妙的設計吸引了日本各大媒體競相報導,憑藉「巧妙地化地形劣勢為優勢」,一舉拿下了當年的日本優良設計大賞。

毘沙門之家
Suppose Design Office

 
兒時的經歷塑造了他積極看待問題的性格。谷尻誠出生於廣島縣一個名叫三次町的小村裏,童年在日本傳統的長屋中度過。這種房屋往往很狹長,進入建築之後,由一個通道連接起各個房間。

在幼年的他看來,長屋生活有諸多不便——「要是吃飯的時候下起了雨,就得撐起雨傘走向餐廳。」他曾羨慕過周圍鄰居漂亮的房子,但住著住著,又似乎感受到了長屋的美妙。他回憶起這些,把這種在家裏就能擁有大自然的感覺描述為「一種幸運的成長體驗」。

夢想著成為一名建築工人的谷尻誠,在 13 歲那年參與了家中房屋的整修,整個過程耗時半年。完工之後,他試著每週給自己的臥室換個樣子,把沙發挪到另一側,或是把床調個頭、掛上新的裝飾畫,在不大的房間裏做這些「裝修」,他從中體會到某種「限制的自由」。

在「毘沙門之家」完工的十年後,谷尻誠再次接到了一個斜坡上的住宅設計項目。面對相似的不利條件,這個時候的他已經不再滿足於化解問題,而是嘗試著從問題中創造驚喜。

檜原之家
Suppose Design Office

 
位於福岡市南區的「檜原之家」臨近大型水庫,周邊植物生長得很好,僅有少量適合建築的平地,卻要滿足業主一家四口人的居住需求。

谷尻誠想把周邊的景色和建築融為一體,他的設計手法相當特殊。順著地勢,先是用一面傾斜屋頂把建築「藏」了起來,使建築不顯突兀。在面向街道的一側設置了如同日本茶室大小的入口,故意以建築體量擋住了水庫。進入建築內部之後豁然開朗——空間被順勢劃分成三層,整座建築的牆面和屋頂之間留出了空間,用玻璃連接,以保證透光性和開闊感。被遮擋的水庫在此刻映入眼簾,透過刻意營造空間封閉和開放感,使其產生空間內外的差別體驗,水庫之景因此顯得更加生動。

檜原之家
Suppose Design Office
檜原之家
Suppose Design Office
檜原之家
Suppose Design Office
檜原之家
Suppose Design Office

 
谷尻誠把建築師比作「城市的醫生」,他認為好的建築就像是成功的手術,可以對症下藥,解決城市的問題。

在 2014 年完工的自行車空間「Onomichi U2」中,谷尻誠面對的問題是,如何創造小城市的魅力、吸引過路客留下來住一晚?

「Onomichi U2」位於廣島縣尾道市,在它附近有條全長 70 公裏的沿海自行車道,這是日本著名的西瀨戶自行車道,每年都會迎來眾多的自行車愛好者。尾道市不大,它靠山近海,有很陡的山坡和古樸民宅並立的小路,但遊客們只是匆匆路過,無法感知它的城鎮魅力。

Suppose Design Office
Onomichi U2
Suppose Design Office

 
谷尻誠提出了一個設想,重新使用沿海的倉庫廠房,把它們改造成近 2000 平方公尺的綜合體 Onomichi U2,它包括飯店、餐飲、商店、展覽等各類設施,是日本第一個針對自行車騎行者的複合式空間,只要你願意,可以騎著自行車自由出入 Onomichi U2 的所有角落,比如你可以直接騎車進入酒店,把車放在房間內的自行車停車架上。還可以沿著自行車路線騎行,輕鬆購買食物和飲品。另外還有一間 Giant Store,提供自行車售賣、維修和租售服務。

Onomichi U2 內的酒店名字叫「Hotel Cycle」。Cycle 有三層含義,分別象徵著自行車、對老建築的回收利用,以及環境圈。施工時,由於無法在上了年紀的老倉庫裏使用機械設備,谷尻誠只好以手工的方式利用輕量鋼材來建造,再加上對能源消耗的重視,這個項目最終拿下了義大利國際可持續建築獎的金獎。

Onomichi U2
Suppose Design Office
Onomichi U2
Suppose Design Office
Onomichi U2
Suppose Design Office

 
在近幾年裏,各大品牌紛紛向谷尻誠發出商業空間設計的邀約。他先後設計了日本眼鏡品牌 J!ns 在廣島和東京的多家門店,每一間都呈現出不同的風格;他為星巴克在東京開設了一間純白色的快閃店,牆面用白色的吸音板表現「雪原」;法國公雞 Le coq sportif 想轉型生活方式店鋪,也請他來做設計,新的原宿門店簡約時髦。

星巴克
Suppose Design Office
J!ns
Suppose Design Office
Le coq sportif
Suppose Design Office

 
2015 年開業的 Book and Bed 是谷尻誠近幾年最受關注的話題之作。從電影《星際效應》中墨菲的書架獲得啟發,谷尻誠為不動產信息服務網站 RーStore 提出了「可以住的書店」這個點子。

首家 Book and Bed 位於東京人流密集的池袋商業區的一棟大樓內,它模糊了飯店和書店的界限,憑藉「讀著書,不知不覺地就睡著了」的獨特體驗,吸引了大批愛書者前來一探究竟。 Book and Bed 的空間設計並不複雜,客人入住之時首先會看到一整排的大型書架,上面放著 1700 多冊書籍,狹窄的膠囊床鋪就藏在書架後面,住在裏面的人們拉開窗簾伸手就夠得到書。

谷尻誠借鑒了「取景相框」,而想到把床鋪藏在後面,從書架空隙中可以瞥到睡眠空間的一角。酒店開業之後,的確有很多旅客發現了這一點,他們熱衷於藏在書架中只露出半截身子拍照並上傳社交網絡。Book and Bed 變成了打卡勝地並走紅,接連在東京淺草、福岡、京都開設了三家分店。

R-STORE
R-STORE

 
谷尻誠的創想被更多人了解,他也開始越來越跳脫於建築師這個身份,接到了不少企劃和咨詢的案子。經常會有人來問他,「在這樣的一個地方,建一個什麽合適呢?」

日本服飾品牌 Stripe International 的社長石川康晴也有類似的疑問,他找來谷尻誠操刀品牌最新旗艦店的設計。這家店選址在繁華的澀谷商業區,想展現融合衣食住行的新型零售業態,同時吸引年輕人和訪日遊客。

谷尻誠給的答案是,建一個 7x24 小時營業的店鋪,取名 Hotel Koe。區別於晚上八點關門的服裝店,他把飯店納入到店鋪空間裏,把它變成了一個 24 小時營業的複合空間。

最終落成的建築共有三層,它的一樓是餐飲咖啡區和服裝店,二樓有一排大面積的木製樓梯,可以售賣雜貨,也可以作為舉辦活動的多功能場地。三樓包含一個現代茶室和休息區,有著 10 間日式客房的酒店也在這裏。融入酒店的服裝店能夠吸引人們逗留更長的時間,谷尻誠的提案獲得了肯定,石川康晴表示這種設計還會被擴大至其它的店鋪。

Hotel Koe
Suppose Design Office
Hotel Koe
Suppose Design Office
Hotel Koe
Suppose Design Office
Hotel Koe
Suppose Design Office

 
「捨棄偏見」的另一個面向是「不設立牆壁」,和各式各樣的人交流是谷尻誠獲取新知的重要路徑。他對很多事情都興致盎然,比如他喜歡聽鋼琴曲和電子音樂,對繪畫和藝術也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

自 2011 年起,谷尻誠在日本雜誌 Modern Living 上開設訪談專欄「谷尻誠的妄想建築」。儘管以「建築」為題,他得以藉著訪談的機會和不同領域的創作者產生對話,這成了他結識更多創意人士的重要契機。他的訪談對象包括著名的編劇小山薰堂,身兼演員和導演的伊勢谷友介,還有 DJ 沖野修也、籃球運動員田臥勇太和植物藝術家東信。

《談談妄想》
Suppose Design Office

 
2012 年,谷尻誠出版了他的第一本書《1000%的建築——我在不斷試錯中成長》。第二年,他把專欄訪談的內容集結成冊,出版了《談談妄想》。

那些天馬行空的想法被谷尻誠稱作是「妄想」,而他的工作就是把妄想一一實現。談起產生想法的瞬間,他用「一閃而過」來形容。在採訪時,他在紙上寫下了「閃く」這個詞,不疾不徐地解釋說,「把門打開,讓人進來,想法就這樣產生了。」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好奇心日報》,原文請點此

好奇心日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8
Jul / 2019

涼好夏日關鍵字

這個季節,讓人總想念海邊的蔚藍,貪嘴一下多吃碗冰,奢侈地大口喝清涼草茶,以及將生活物件換季。本期《Shopping Design》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