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碎片大廈、龐畢度藝術中心建築師 Renzo Piano 談建築學以及什麽是美

建築學就像一場冒險,美則是人類共通的語言。

 
「建築確實令人驚奇,當然。」

這是建築師倫佐・皮亞諾(Renzo Piano)站上 TED 演講台的第一句話,這句開場白是為了呼應本次 TED 大會的主題:驚奇年代(Amazing Times)。「建築學令人驚奇,因為那是一種藝術,它並不由科學的進展驅動,而是被每一個人的日常生活所驅動,被我們身處的社會所驅動。」

而建築師的生活同樣令人驚奇,你首先得成為一名人本主義者,接著,你要成為一名建設者,因為:「建築學就是一門關於為人類遮風擋雨、為社群建造居所(shelter)的藝術。而這並不容易。」

每一個社會都不一樣,這個世界一直在變化,大多人對此毫無察覺。

巴黎龐畢度藝術中心
Come to Paris

1971年-1977年,他與理查・羅傑斯共事,期間最著名的作品為巴黎的龐畢度藝術中心。1998 年,他獲得了第 20 屆普利茲克建築獎(Pritzker Prize)。2012 年完工的倫敦碎片大廈(The Shard),則是他近年來最為人所熟知的作品。

「偉大的建築都是為了更好的世界而生,不屬於任何流派。」他說。皮亞諾設計了大量開放的公共空間,讓使用者可以在其中待更長時間。同時,他也是運用光與影的大師,大面積的透光玻璃與自然採光,是其作品的特色之一。

《紐約時報》總部大樓
Alberto M. Sánchez / MIMOA

 
建築學並不僅僅是回答社會的需求,同時也要回答這個社會的渴望,為之激發靈感,它提供的遠比一個屋頂更多,它還講述著居住在這件藝術作品之下的人類的故事。

以倫敦碎片大廈為例,當時的倫敦市長希望在公共交通樞紐地區建設高密度建築,但不希望增加交通的負擔,皮亞諾設計了那座 300 多米高的建築,那就像一座垂直的城市,以一個高聳的金字塔形狀佇立在火車站旁,最終消失在天際線裏。

倫敦碎片大廈(The Shard)
© The View from The Shard

 
「美就像是一隻小鳥,如果你試著去抓住牠,牠就飛走了,因為你的胳膊不夠長,在每一種語言裏,『beauty』都不僅僅是美的意思,也意味著『好』。」在演講的最後,皮亞諾解釋了對「美」的定義,因為建築學的最終要義,是成為「美」之所棲。

這一段關於城市的探討發人深省,他說:「真正的美,是讓『看不見的部分』加入『看得見的部分』之中,這需要科學、好奇心的幫助才能達成,為這樣的『美』設計建築,我們才會有更好的城市,有了更好的城市,我們也才會有更好的城市居民。」

皮亞諾今年 80 歲,當主持人克里斯安德森問起他年輕時怎麽談論這些問題的時候,他說:「你年輕的時候你並不知道自己年輕,發現自己是年輕人其實是需要一點時間的。」

「美是人類共同的信仰,我很難說美一定會拯救世界,但是美是一種宇宙通用的語言。」皮亞諾在最後補充道。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好奇心日報》,原文請點此

好奇心日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14
May / 2018

食事的設計

不同領域的吃貨與創意人們,如何讓「吃」這件事更有趣味?無論是用創意思考為料理加深感受性、或是在獨特的空間裡以吃開啟五感體驗、又或者藉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