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我們仍閱讀嗎?100年、100位作家和1000棵樹,開展「未來圖書館」計畫

文字=劉璐天

這個項目的持續運轉建立在一個基本的信念:相信人類至少還會存續 100 年,相信我們那時仍在閱讀,仍願聆聽。

37 歲蘇格蘭觀念藝術家 Katie Paterson 創作過許多稀奇古怪的作品,大多探討人與自然世界的關系,像是:直播冰川融化的聲音、繪製 27000 顆死星的原始位置、將一顆隕石熔化,重塑再送回太空、用一只燈泡模仿月光帶給人的體驗。

2014 年開始的「未來圖書館」計劃可能是這些作品中最宏大的一個。

Future Library

 
2014 年 5 月, Katie Paterson 在挪威奧斯陸以北的 Nordmarka 種下了 1000 棵雲杉,將其取名為「未來圖書館森林」(Future Library Forest)。在接下來的 100 年裡,她打算每年邀請一位作家撰寫一個文本,字數不限,文體不限,唯一要求是不可透露文本內容。到 2114 年,100 位作家的文本將付印於由 1000 棵雲杉製成的紙張上,共 3000 份。

Future Library

 
「100 年對宇宙來說不值一提,但從人類的角度看則是另一回事。它只比大多數人的壽命長一點,但也在可預見範圍內,既有對抗性又有關聯性。」Katie Paterson 在 2015 年接受《衛報》採訪時解釋,「我在紙張、樹木的年輪和未來作家之間看到了一種聯繫。書籍的載體也許會經歷重重變化,但就像艾柯所說的那樣,『還會有更好的形式嗎?』所以我相信 100 年後紙本書還會存在,這也是保存紙質書的一次小小嘗試。」

每年春夏,文本的交接儀式都會在未來圖書館的森林裏舉行。隨後眾人將徒步到不遠處的奧斯陸市圖書館,與入選作家做簡短交流。所有文本都儲存在圖書館頂層一個被稱作「靜默室」(Silent Room)的小房間裏。這個房間 2019 年起才會對外開放,一次只能容納兩人,從窗外望去就能看見森林。

Future Library
Future Library

這將是 100 個寫給 100 年之後的人閱讀的文本。根據官網介紹,作家入選標準中的關鍵詞是「想像力」和「時間」。他們應為世界文學做出過傑出貢獻,能夠用文本捕捉當前及未來一代的想像。到目前為止,參與作家包括加拿大作家 Margaret Atwood、英國作家 David Mitchell、土耳其小說家 Elif Shafak 和冰島作家 Sjón。今年入選的是 2016 年憑《素食主義者》獲布克獎的韓國女作家韓江(Han Kang)。

與其說吸引作家們參與的是這個項目對人、時間、書籍和自然幾個主體之間關係的巧思,不如說是它對未來的希望:相信人類至少還會存續 100 年,相信我們那時仍在閱讀,仍願聆聽。

「100 年」令韓江想起亞洲傳統婚姻中的常見說法「百年好合」,在這個詞組中百年幾乎等同於永恒:「那時無論我或是我愛的人都已不在世了。這迫使我在寫作中不斷自問:我為何寫作?我在對誰言說?我想為人類和書籍未來的命運祈禱,願他們在未來的 100 年中彼此支持,即便無法真正實現永恒。」

Future Library

 
David Mitchell 把「未來圖書館」稱為「對未來投出的信任票」:「我們儘管籠罩在災難性的陰影之中,卻仍然相信未來這個世界會有足夠的光明,願意並且有能力完成 100 年前的一群人開始的努力。」

第一位入選作家 Margaret Atwood 曾在當年的文本交接儀式上提出一連串疑問:「那時還會有挪威、森林、圖書館嗎?我們現在使用的詞彙到那時會不會已經陳舊過時了?他們還會用電腦嗎?還是換了別的什麽?他們會如何看待智慧手機?」

不過 Atwood 最後說,她更願意相信 100 年後第一位讀者與文本的相遇,會和自己在一個墨西哥巖洞中的經歷類似。她當時在巖洞中看到了寫於 300 年前的紅色字跡,那句話的大意是:「你好!我曾在這裏。」

「未來圖書館」計劃中的所有文本目前已經開放預售(當然,100 年後才看得到),每份售價 600 英鎊。銷售所得歸未來圖書館信托基金(Future Library Trust),將用於支持該計劃的持續運轉。信托基金的成員除藝術家本人,還包括哈米什・漢密爾頓出版社(Hamish Hamilton)、奧斯陸市圖書館(Deichmanske Bibliotek)、Forlaget 出版社以及 Oktober 出版社。

未來圖書館計畫
https://www.futurelibrary.no/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好奇心日報,原文請點此

好奇心日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0
Nov / 2018

留白的哲學

把許多思維漸漸刪去,身心重新歸零,轉身之後,你將有一個 Better View,Better Mind以及Better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