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普利茲克建築獎揭曉!日本建築大師 磯崎新 榮獲:「他勇於擁抱前衛,不斷演進!」

磯崎新是第 46 位普利茲克建築獎得主,也是第 8 位來自日本的獲獎建築師。

國際公認建築界最高榮譽的普利茲克獎昨日(3/5)揭曉 2019 年度獲獎者,頒給了日本建築大師 磯崎新。

 

不追隨潮流,走自己的路

磯崎新以富有遠見而著稱,從事建築 50 餘載,現年 88 歲。2019 年度評委會的評審認為,他突破建築學框架,提出了超越時代和國界的問題,「他兼具對建築歷史和理論的深刻了解,勇於擁抱前衛,從不滿足於複製現有;他對有意義建築的追求也反映在他自己的設計作品中,直至今日仍然不拘一格、不斷演進,其方式方法總有新奇之處。」

聖喬治宮體育館(1983-1990)專為1992年夏季奧運會而設計,至今仍然是巴賽隆納最大的室內體育設施。這座多功能建築位於Montjuic山坡上,部分位於地下,以最大限度地降低這座能夠容納17,000人的設施的外形輪廓。巨大的圓頂屋頂及其標誌性的凸窗在地面上完成,並用了20天時間就升舉到建築物的頂部。屋頂高出競技場地面45米,覆蓋著寬敞的內部空間,並給人以輕盈感。建築物的外飾面採用了普通磚、瓷磚、金屬鋅和石灰華等從本地取得的建材。
圖片提供/Hisao Suzuki
琉森音樂節新方舟音樂廳,Ark Nova意為「新方舟」,受琉森音樂節委托,由Anish Kapoor和磯崎新聯合設計,作為應對自然災害的一項舉措。球狀結構的PVC塗層聚酯薄膜能夠快速充氣和放氣,音樂廳也由此得以在多個地點巡迴。最初的巡迴範圍是受2011年日本東北地震及海嘯影響的地區。這個充氣的移動表演場地能夠為多達500位觀眾呈現一系列表演藝術,並已成為重建精神的象徵。
圖片提供/Iwan Baan, Matsushima
圖片提供/Iwan Baan, Matsushima
北九州中央圖書館(1973-1974)靈感來自Etienne-Louis Boullee為法國國家圖書館(1785)提出的設計意象。磯崎新用預製混凝土材料實現了對新古典主義拱形天花板的現代詮釋。
圖片提供/FUJITSUKA Mitsumasa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日本百廢待舉,這段時間也是磯崎新在建築上早期成就時期。他回憶,「我想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所以在 30 歲之前,至少進行了 10 次環球旅行。我想感受不同地方人們的生活,並在日本國內廣泛游歷,也到訪過伊斯蘭世界、中國的深山鄉村、東南亞以及美國的大都市。只要有機會我就要這麼做,而且我一直在問自己:什麼才是建築?」

 

促進東西方之間的對話交流

重建過程中,他持續追求有意義的建築,以大分縣醫館(1959-60)及其附樓(1970-1972,日本大分縣)和大分縣立圖書館(1962-1966,日本大分縣,1996年更名為大分藝術廣場)等建築作品改變了家鄉地貌,還對東西方社會之間的相互交流進行了重新定義,日本設計理念也由此對歐美地區產生了影響,尤其是在 20 世紀 80 年代。 

大分縣立圖書館(1962-1966)大分縣立圖書館是磯崎新初出茅廬時接到的項目委託之一,這個作品突顯了他「成長型建築」理論。建築形式的靈感來自於人體的類比,透過裸露混凝土,天窗和窗戶,讓自然界的光明和黑暗直接進入其中。
圖片提供/石元泰
群馬縣立近代美術館(1971-1974)磯崎新所接受的第一個博物館項目委託。以「虛空藝術畫廊」概念為基礎,由一系列立方體組成,包括一個矩形的主幹和突出的兩翼。「立方體」概念延伸到大廳和畫廊等室內空間,以及包括倒影池在內的外部區域。
圖片提供/石元泰
當代藝術博物館(1981-1986) 洛杉磯當代藝術博物館是磯崎新第一個國際項目。這座下沉式紅色砂岩建築的建設地點充滿挑戰性,並且特意與周邊地區的高層建築形成鮮明對比。有著桶形拱頂的圖書館和鍍銅的金字塔位於地面以上三層,但參觀者則必須拾階而下,造訪由四個地下樓層構成的畫廊。
圖片提供/石元泰
築波中心大廈(1979-1983)位於日本戰後首批新興城市之一築波市,這座市民活動中心意在同時喚起人們對「廢墟」 和「重建」的記憶。綜合體涵蓋了音樂廳、信息中心、酒店、餐廳和購物中心——這些就是讓城市煥發生機所需的全部設施。項目的焦點是一個下沉廣場,或稱之為「論壇」。面向廣場一側的外牆採用多種造型,外觀飾面則採用質感反差巨大的材料,如光滑鋁材與混凝土、粗糙與拋光的花崗岩、拋光與未拋光的瓷磚等。
圖片提供/石元泰

 
他的建築在幾何空間結構上看似簡單,卻擁有理論支持與意義內核。洛杉磯現代藝術博物館(1981- 1986,美國洛杉磯)是他第一個國際項目。儘管存在爭議性和地域環境上的雙重挑戰,但磯崎新憑藉對建築尺度的清晰認知,將印度紅砂岩建築進行體量上的重組,使問題迎刃而解,同時運用黃金比例與陰陽理論貫穿始終,喚起東西方關係的互補性。

 

全球性 v.s. 本地化

「磯崎新是一個先驅者,他認識到對建築的需求是全球性與本地化的統一——這兩種力量構成同一個挑戰,」評審委員會主席斯蒂芬·布雷耶法官表示,「多年以來,他不懈努力,確保世界上具有悠久建築傳統的地區不侷限於這一傳統,而是助力傳播這些傳統走向世界,同時從其他地區有所借鑒。」

卡塔爾國家會議中心(2004-2011)中東最大的展覽中心之一,其三個主展廳和多個靈動會議空間總共可以同時接待高達10,000名來訪者。建築外牆令人聯想到兩棵大樹,其靈感來自Sidratal-Muntaha,這是一種伊斯蘭聖樹,象徵著第七天堂的盡頭。樹木造型包圍著外立面上的玻璃幕牆,並支撐著屋頂。建築經過精心設計,並採用了節水和能效方面的最新技術,在可持續性方面的成效堪稱典範。
圖片提供/Hisao Suzuki
圖片提供/Hisao Suzuki

 
自 20 世紀 60 年代以來,他的前瞻性思維方式、對「空間藝術」的深入執著以及超越國界的工作方法屢屢得到事實印證。他也一直致力於促進東西方之間的對話,重新詮釋建築領域的全球化影響,並鼎力支持年輕從業人員的培養發展。通過對各大洲建築技術的掌握、對場地和環境的理解以及對細節的絲絲入扣,他的嚴謹與靈活得到了完美展示。

 

不畏變革,勇於嘗試新思路

「顯然,他是當代全球建築界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在不斷的探索中,不畏變革,勇於嘗試新思路。他的建築作品不僅基於對建築本身的深刻理解,更是基於對哲學、歷史、理論和文化的深刻理解。他融彙東西,絕非模仿拼貼,而是另辟蹊徑。作為慷慨奉獻的典範,他支持並鼓勵其他建築師,無論處於競爭關係或共同合作項目。」鑒於上述原因,普利茲克建築獎評委會選出磯崎新作為2019年度普利茲克獎獲得者。

圖片提供/Alessandra Chemollo
安聯大廈(2003-2014) 義大利最高的摩天大樓之一,也是米蘭市的新地標。這座50層建築物外部有三層玻璃幕牆,以每六層樓為一組構成彎曲,以減少陽光反射,同時又彰顯出建築物的自然光照明特色。這種垂直結構與圓形結構相接的外觀營造出輕微的運動感。用金色塗裝突出的四個外部支柱能夠抵抗震顫,而其多功能的內部結構則能夠靈活安排辦公空間。磯崎新經常與當地建築師合作,在這座大樓的設計過程中,合作伙伴是Andrea Maffei的義大利工作室。
圖片提供/Alessandra Chemollo
美濃陶瓷公園(1996-2002)位於層疊的山谷中,包含畫廊空間、會議廳、茶館和公用工作室。它保留了周圍的植被,同時借助戶外露台、觀景台和玻璃幕牆,成為地形地貌的自然延伸。從建築物上升起的兩個燈箱暗示著其內部所容納的展品。整個建築物採用了本地取材的粗陶磚和陶瓷,而鐘擺式結構和懸掛支柱確保了館廊及其內部的展品免受地震危害。
圖片提供/Hisao Suzuki
美濃陶瓷公園
圖片提供/Hisao Suzuki
水戶藝術館(1986-1990)為了紀念水戶市成立一百周年而建,這座文化綜合體由劇院、演出大廳和當代藝術畫廊組成。這座地標性的四螺旋塔由56個不同方向的三角形面板組成,其靈感來自Constantin Brancusi的作品「無窮圓柱」(1938年)。
圖片提供/石元泰

資料來源/普立茲克建築獎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9
Aug / 2019

我的夏著定番

本期《Shopping Design》在高溫不斷的長長夏季裡,陪你一起穿得更簡單、穿得更少、穿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