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我會覺得在那一段時間做出來的東西,不可能在台灣做得出來。」專訪設計師聶永真

接下日本國民品牌UNIQLO的ATT 4 FUN開幕主視覺設計的聶永真,第一件任務就是要根據這次主題——「TOMORROW TAIPEI 生活由我獨特」找出屬於台北城的獨特元素。

然而「台北」作為首都,幾乎已成為集合了全台灣特色呈現的代名詞,聶永真認為在這次的設計裡,更需要反應的可能是新一代年輕人對土地高度的自我認同,而不只是呈現精緻高級的一面。

攝影/侯俊偉
圖片 / UNIQLO

 
在他一貫的簡約風格中,我們立即察覺到這一系列視覺裡的改變:更狂野的線條、更fun甚至有點kiang的圖像,像是「梅雨」直接不囉唆的表現手法也令人會心一笑。先前移居比利時進修,現在的他在創作、生活、商業之間的平衡又有什麼新的想法?

聶永真設計的來店禮便條紙磚
圖片提供/UNIQLO

 

新店舖主視覺的展開和應用可能很複雜,不過能不能先聊聊這次的設計原點,是從哪裡出發的?

聶永真:往返的過程還蠻複雜的,最初因為是以台北為主題,而如果我們要involve「台北」這個概念的話,其實台灣其他元素的概念也會被involve進來,因為台北本來就是一個體現全台灣所有多元面貌融合的城市,所以我在這裡面不只表現純粹的台北元素,而是尋找全台灣都共同擁有的元素,這是我們想要定調的。

同時你也會看到比較生猛的東西,因為我有點擔心台北作為首都,大家會直覺聯想到優雅、精緻乾淨,或者比較中產階級等等,這些都我想要避掉的概念,因為新一代年輕人對這個土地的自我認同其實是高的,所以要呈現這個集合概念反而必須更自然、更野、更fun。

後來決定用插畫來表現這個系列主視覺,有點「kiang kiang」的但沒有失控,像是小朋友畫的,但其實又是小孩子畫不出來的。另外一個考慮的點是,如果你要拿出精緻、受過訓練的插畫,那其實任何一個插畫家都做得到,另外一方面來說,就也不那麼像是台灣的樣子。

 

為什麼會想到用拉霸形式來表現這個概念?

 
聶永真:一開始UNIQLO找我合作主視覺,我就決定要給一個「會動」的東西,然後也知道他們使用的媒介可能是橫幅的,我就想再加入一個時間的元素可能會蠻好玩,這時候拉霸形式的是最符合需求的,因為它會讓元素不斷出現,畫面表現上也最適合橫幅本身。

彩虹漢堡、台北車站、機車、計程車、梅雨
圖片提供/UNIQLO

 

小黃、珍珠奶茶、彩虹漢堡、熟肉這些都是你的私心偏好?

聶永真:那些都是我心中台灣不可或缺的元素;第一個跳出來的其實是蚵仔煎,但是畫不出來(笑),結果變成像是一攤什麼東西,另外還有熟肉......等。我自己很喜歡「梅雨」,它有點抽象,乍看有點不明所以,基本上就是一個雲跟雨的意象,啪的一聲突然打在你身上的感覺,這個視覺在不同的應用如包包上效果也蠻好的。

這次合作你在哪裡獲得最大的樂趣?

聶永真:有趣的地方在於我自己也探索了什麼是台北的元素,以及要怎麼把它轉變形式,讓它看起來是別人做不到,但又有風格,又是酷的,特別是UNIQLO之前在與其他城市創作人合作主視覺,幾乎都是插畫和平面為主,我想在台北就最適合讓它動起來。

 

你近期最大的改變應該就是把生活整個搬到比利時,能夠離開舒適圈這麼久,應該密謀許久,這整件事是怎麼發生的?

圖片來源 / UNIQLO

聶永真:作為一個平面設計師,我真的在台灣工作太久了,工作會來得太理所當然,好像失去競爭的過程,這樣的「容易」讓我很想離開。想把它當作是一段休息,中斷一下也好,可以調整一下自己的節奏,離開舒適圈,也比較不會有職業倦怠吧。

我為了要在外面「混」,就申請了一間安特略普的研究所,當時唸的是平面設計所,所以大部分時間其實都還是在做設計,不過因為學校給出來的命題和題材都很不一樣,的確我會覺得在這段時間做出來的東西,不可能在台灣做得出來,同時也因為自己身在海外,所有的感受性都會再更強烈。

 

在這個非常分眾的年代,每個人都要找到自己的獨特性,你是怎麼成就「獨特」的?

聶永真:我不知道就算我真的分享是不是就能為其他人帶來改變,因為那跟個性有關,有些人身在一個系統和結構裡面是很舒服很快樂的,那就不適合我的建議;那些外表或行動看起來獨特的人,或許他們自己並不覺得,可能只是做自己比較舒服、自由的事,結果不小心就被外面的人形容成「獨特」;有時候被稱為「獨特」的時候,自己聽起來怎麼覺得有點糗之類的(笑)。

我其實沒有特別意識要去追求「獨特」這件事,只是舒服地在做自己的事,當這件事被外界視為有點脫離框架了,就被標上獨特這兩個字。

圖片來源 / UNIQLO

 

但你的確曾經呼籲過設計師「要趕快去做不一樣的東西!」因為再好的設計一旦上架,明天就會有無數拷貝上線,不過這件事真的很難吧?

聶永真:雖然很難,但還是得耶,如果你是設計師的話,無論你本身獨不獨特都無所謂,但你的作品一定要獨特,這樣才能讓你做的東西有不同的分眾市場,這是每個設計師的功課,你當然也可以做一個很universal的設計師,這是每個人不同的選擇,每個人給自己的期許不一樣。

 

在接案策略上,你通常怎樣安排或考量商業性和能見度的比例?

聶永真:你指的是作品的能見度還是設計師的能見度?

 

以你的例子來說是作品但也是設計師,因為你的名字和作品已無法分割了吧。

聶永真:是一定會有這樣子的考量,但不會因為對方是商業品牌而有一些比較安全的妥協,因為作為設計師在第一次提案時提出來,永遠提出的都是客戶覺得最沒有安全感的,然後再想辦法去說服。我還是會說明設計上的策略,因為這也許不在客戶的舒適範圍,但卻會是一個很炸的亮點,因為這些客戶的TA都已經習慣了這些客戶過去所提出的東西,如果沒有新的刺激,很有可能直接看過就略過;在提案的時候,還是要考慮到他們TA會怎麼去看這個設計,會不會替他帶來更放大的效果。

圖片來源 / UNIQLO

現在你考慮某個案子接或不接的最大因素?

聶永真:看戶頭裡剩下的錢......開玩笑的。沒有特別在想這件事情,我自己非常喜歡做小的獨立的東西,雖然預算給得非常低,但對我來說,我做它很開心,受制度小非常多,就有可能是作品的累積,這遠比商業性的考量來得重要很多,因為會有很多個性跟氣味在裡面,無論如何最後這都是迴向到你這個人,你在這一、兩年裡面的作品是不是夠好到大家不論是商業,或者獨立的案子都還是會陸續找你。

 

在「稿子真的已經沒有再改的必要了」的情況下,你會怎樣說服客戶?

聶永真:就用誠實專業的想法去講為什麼,你能說服就說服,真的不行就拿出合約書吧(笑)。用行銷的角度溝通是有效的,客戶有時候會停留在自己的認知上,而忽略考慮消費者視角,例如在通路上實際的消費行為,常常不一定是客戶想像的那樣——需要又大又明顯的設計,例如我的東西通常比較簡約,但在貨架上的一片花海中,反而就容易跳出來,這就是我們可以提醒的地方。

 

剛剛你提到這個月又即將要移居倫敦,大致的計畫是怎麼樣?

聶永真:雖然在之前比利時安特略普的研究所是真的拿來混的,但後來唸一唸就發覺,為什麼要來唸平面呢,這就還是把自己放在另一個舒適圈裡,沒有變啊(每次都是全班最高分……)所以這一次就選了倫敦的另一個研究所,主修Computational Art(計算藝術),做coding,去嘗試一個全新的領域。

 

如果說「每天的穿著」是一種設計思考,請用三個字說明你的#ootd?

聶永真:簡單、重複、casual。我的衣櫃真的就是墨綠色、白色到底,都是UNIQLO的,然後重複穿、洗到爛或是縮水之後,就再換一批。

圖片來源 / UNIQLO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2
Nov / 2019

好生活整理習題

本期透過採集不同的生活軌跡,帶你找到屬於自己面對整理的角度,理出更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