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佼 × 陳鎮川的設計雜談:當我們對設計這門學問上癮之後!

2019/12/12 | | 楊偉成

跨界潮流藝術家的三金御用主持人黃子佼,以及把金曲獎辦得轟轟烈烈,甚至徹底改變了台灣頒獎典禮風景的知名製作人陳鎮川,他們怎麼看設計?

場地協力=BITO甲蟲創意

我們十分好奇,雖然不是設計師,卻時常與這個行業交手的專業工作者腦袋裡到底在想些什麼?本刊邀請到自身也是跨界潮流藝術家的三金御用主持人黃子佼,以及把金曲獎辦得轟轟烈烈,甚至徹底改變了台灣頒獎典禮風景的知名製作人陳鎮川,這兩位站在時代浪頭上的娛樂產業領航者,是如何看待設計之於社會的重要性?而設計在他們的職業生涯上,又是如何逐步發展,進而造成了關鍵性的轉折?

以前覺得設計可以存在也可以沒有......

黃子佼 :我從十歲就開始玩樂高,而且是非常認真在玩,只有第一次組裝時會看說明書,之後就是自己排列組合,這大概就是渴望創作的開端。念五專的時候終於有了個人的房間,跑去文具店買了一堆全開黑色壁報紙,貼滿房間的牆壁,把爸爸的審美全部蓋起來,結果他當然氣瘋,現在我才理解那個念頭就是對設計的期待。如今台灣在意設計的人很在意,不在意的繼續不在意,呈現非常兩極的狀況,撥給設計的預算看似越來越多,但怪異的作品依然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但今天我們從各自的專業談台灣設計發展,還是不得不說,這股風氣真的越來越成熟了。

黃子佼。台灣知名主持人,畢業於世新大學五專部廣播電視科。對潮流、設計、藝術長期的深度關注使他成為各種流行現象的文化觀察家,在各大藝文場域都可發現他的蹤影。2013年開始在人間衛視主持專訪節目《創藝多腦河》,介紹廣義文創領域的台灣創作者,為當代職人留下了重要紀錄。
攝影/teikoukei

陳鎮川 :以前覺得設計可以存在也可以沒有,但發現這門學問的魅力後很容易上癮,本來不那麼介意的事忽然變得極其重要。之所以對美學比較在意,或許和我從前學美術有關,工作關係我必須看很多東西,甚至被訓練到經過百貨公司櫥窗布置時,都會聯想如果挪移到表演舞台上是否可行?個人對美的想像力勢必有限,所以從年輕到現在我一直在吸收喜歡的養分,大眾娛樂產業很容易有資訊焦慮,音樂、燈光、舞台、髮型、化妝我什麼都想看,吸取自己要的東西內建在腦袋裡,最後拼湊組合出新的樣子。

陳鎮川。畢業於復興商工美工科,曾任TVBS-G節目部經理、東風衛視副總經理,2003年自立門戶創辦源活娛樂,現任公司總經理。2013年第二十五屆金曲獎開始連續六年擔任典禮總策劃,大量導入設計元素,為台灣的頒獎典禮樹立了極高的美學標準。除製作上的長才,在填詞領域亦有斐然成績。
攝影/teikoukei

設計水平普遍成熟,金曲獎革新帶動產業發展

黃子佼 :你在金曲獎上做的視覺革新,絕對帶動了其他的大型典禮,整個娛樂圈對於設計的要求明顯提升了。我自己身在傳統的電視台特別有感,還是有一部分同事停留在非常2D的思維裡,這件事沒有對錯,很難要求大家都有同樣的價值觀。但當一個典禮有了骨幹,大明星、主持人、入圍者,以及像你這樣的總導演,剩下的就是包裝,可能是舞台、或許是動畫,甚至是要不要邀請雷光夏來念口白?這都是設計可以解決的問題。

陳鎮川 :其實在典禮視覺設計上花了這麼多力氣和預算,是我對接下這個任務想到的邏輯和方法,它不會是唯一的。金曲25的時候,電視台看到回報的動畫費用嚇一大跳,他們可能一輩子不認為需要花這麼多預算在動畫上,但同樣費用我拿去做布景實在不知道能夠做出什麼?部分來自我這幾年做演唱會的經驗,小巨蛋這麼大的場地木工要徹底到位太困難了,不可能出現奧斯卡這麼漂亮細緻的景,這樣的結果是我在現實情況下做出的選擇。 其實沒有這些我還是可以把典禮做完,搞這麼複雜就是做製作的人的樂趣和變態。

黃子佼 :這樣的改變絕對有被看見,新一代長大開始接班了,看或不看的權力掌握在他們手上,過程中、結束後在網路上發言,無論那些分享是讚許或批判,聲量都是非常巨大的,也足證他們在意這件事情。典禮原本的歡樂和感動都還在,但這些視覺設計確實幫金曲獎長氣質了。這十年台灣設計水平的確是成熟的,拿我自己特別關注的唱片包裝來說, 以前厲害作品都要從日本找,但現在把台灣專輯和日本歐美的放在一起,設計上我們完全不會輸。

攝影/teikoukei

更實際的商業支持,擺脫迷戀名牌思維

陳鎮川商業上的支持絕對是設計在社會能否成熟的關鍵 ,從前做一段五分鐘的動畫,覺得撥五萬塊已經很多了,但當你發現願意在商業條件上更支持創作者一點,就能夠觀察到東西越來越好。因為生活要錢、日以繼夜要錢、買最好的機器要錢,更出色的專業表現會刺激越來越多人加入,設計業才有機會進步。我做的事無權決定這個產業的興衰,但至少在我的案子裡,給設計的費用比重都是高的。

黃子佼 :我同意這樣的說法,設計很需要商業的加持,它有促進消費衝動的魔力。同樣種類的商品放在賣場貨架上,即使有些許價差,我會願意買比較好看的那個,我們在日本不就是這樣嗎?那些精美包裝都會刺激感官,雖然他們不會告訴你盒子多少錢,但東西自然可以賣貴一點。

攝影/teikoukei

陳鎮川 :設計的需求來自使用者,所以公部門設計案也隨著時代越來越蓬勃發展,但 我時常看到他們找錯人,說得更精確一點,就是沒有把人放在對的位置上。 或許看到誰在哪個案子上的表現非常好就快點把他請來,卻沒去了解對方真正的強項、風格是否適合,不少慘案就這樣發生了。我曾因為金曲獎的成績被問過能否籌辦金鐘獎,但我每個禮拜都在出差,幾乎沒有看電視,根本不知道台下那些人是誰,怎麼能夠把這個任務做好? 決策者應該擺脫迷戀名牌的思維。

黃子佼 :以我的觀察來說,必須承認許多人很會寫標案,但拿到了卻不會做,落跑的案例也聽說過。公部門不應該為了解決問題就馬上找設計師來,其實設計在台灣還沒有成為全民共識,今天或許協理很支持,但更上層的副總卻完全無感,那事情不就可怕了嗎?有些設計工作者會硬著頭皮做下去,最後很可能兩敗俱傷,我遇過不少設計師在案子做完後自己完全不想回頭看。有時候我會有一些展覽邀約,會議時幾乎都在扮黑臉,當然我比較沒有包袱、沒有公司營運的問題,但如果總是為了陋習妥協,成果我自己也不會滿意。 「設計解決問題」這句話沒有問題,但卻有很多人在上面製造問題,導致設計解決不了問題。

攝影/teikoukei

當代設計師的職人精神,新一代人才輩出

陳鎮川 :從前還在TVBS-G工作的時候,我全世界認識的美術設計只有那一個電視台同事,當時資訊很少,他給我看了什麼,自己覺得差不多也就過關了。我是隨著時代改變才看見更多可能,和職位的提升也有關係,可以決策的比例越來越多。東風衛視開台之後,班底也包含TVBS-G的老戰友,而這群人後來也參與了金曲25,羅申駿就是一個代表的例子。

黃子佼 :去年我發行個人專輯的時候,找了方序中來做設計,當時只和他說希望不要用特殊包裝、在通路上能和別張唱片有差異。他是個值得信任的對手,也交出令人滿意的作品,如今難搞的業主太多了,給設計師多一點空間我相信是必須的。另一個我難忘的案例同樣發生在去年,我和人稱大俠的室內設計師郭俠邑合作台北林森公園書席,在這個專案裡他非常尊重我,即便我改了蠻多東西。更讓人感動的是,現場的木作需求明明可以單純找個木工做掉,他卻到了南部找學校建教合作,師生共同創作書席裡的木作。是在那個時候我才發現,設計不單單是一張圖而已,可以有很多人文的交流和人情的互動。

陳鎮川 :我也有印象深刻的交手對象,舞台設計師黎仕祺。我是在劇場認識他的,其實我們對舞台設計的人才非常渴求,這看似不是一個頻繁發生的項目,但其實市場成長越來越快。他自己經過很大的心理轉變才跳下來做,因為工作方式和面對的廠商完全不同。每次金曲獎開始前,跪在地上擦每一片地板的必定是他自己;廠商反映設計圖面根本無法實際施工的時候,不肯讓步直接走去外面抽菸的也是他。他就是個不容易妥協的藝術家,但他是我仰賴的設計師而非員工,我必須扮演好稱職的橋樑角色,能夠和他合作是我的幸運。我也找過外籍設計師來畫圖,但總覺得少了一點氣味,況且金曲獎從9月到隔年6月每週一都要開例會,哪個外國人耐得住性子陪我們一路修改?

第29屆金曲獎頒獎典禮實景照
黎仕祺

黃子佼 :以前會覺得設計師很高冷,但我發現如今這一批對自身專業和社會環境的熱情超過我們的想像。我主持《創藝多腦河》這個專訪節目七百多集了,時間超乎我的預期,訪問範圍設定全台的創作者,到現在邀請名單還看不到盡頭,真的是蠻可觀的設計微歷史。我深刻感受到現在有許多新一代、沒有邊際的藝術家正在竄起,前陣子我訪問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孩,她帶來錄影現場的包含雕塑、繪畫、觀念藝術作品林林總總,問她到底想做什麼?對方回答喜歡的都想嘗試,傳統藝術家比較專一,或許一輩子只畫裸女,而新一代在專業裡的斜槓是很驚人的。

分眾世代的主張聲浪,注重本質才走得長遠

陳鎮川 :我的工作也會遇到不少新鮮人,現在和設計有關的工作人員對美學都有自己的一套看法,坦白說有時候會變成我的困擾。一份舞台設計稿子出來,所有人的意見都不同,繼續磨出團隊更滿意的作品看似是好事,但時常會出現同事徹底否決某個創意的情況,理由就是「我覺得很醜」。如果你是個體戶藝術家,或許可以殺出血路來,但團體創作裡要考慮的事很多,我需要肩負的責任你們未必可以想像。所以如果無法取得共識,那就必須聽我的,若出現負評我會一肩扛下。

黃子佼 :以前我們覺得米老鼠就是可愛、莎朗史東無疑是美的象徵,在現在的分眾世代不會所有人認同的。十年前卡哇伊是主旋律,現在取而代之的是厭世、文青、憤青……,這些族群都有自己的主張,不管是用手寫字或插畫表達他們的創意,或是在空間裝潢上大玩特玩,光看這幾年小誌(zine)盛行就可以窺見,每一本都好瘋狂。這群人或許五年之後就會主宰輿論和市場,十年之後的金曲獎可能是暗黑系的,灑血漿開場。因為世界更多元了,老派如我們或許有點害怕,但怪美變成主流的速度絕對超乎想像。

陳鎮川 :回到市場討論,熱情還是最重要的,我時常偷偷觀察設計師對這個委託案是不是真的感興趣?因為這百分之百關乎到成品的好壞,如果這個角色是提出關鍵創意的人,那我更是加倍謹慎,但即使如此,我的職業生涯還是做了很多次失敗的選擇。設計看起來蓬勃,但真正能以此賴以維生的從業人員還是有限,有經濟能力的人,不管是政府部門、商業品牌乃至終端消費者,都應該一起支持這個行業。

黃子佼 :回到我最開始說的兩極狀況,希望喜歡及在意設計的人越來越多,用消費支持無疑是重要的,但我想提醒不要追求過度華美的表現而忽略本質。包裝再好看但音樂不好聽也沒用;懂得裝潢的人那麼多,但咖啡卻難喝如何觸動消費呢?所有的傳產二代都在導入設計,可如果鳳梨酥本身難吃,我也只會上一次當。商人不要覺得包裹著糖衣就能上架,做到內外兼修,才是設計能幫助你的最後一哩路。

本文摘自《Shopping Design》2019年12月號「設計力關鍵字-Taiwan Design Best 100」,頒獎典禮12月13日(五)登場,鎖定當天下午1點20分的典禮現場花絮直播,我們有設計好禮相贈!

設計力關鍵字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