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掰還是裝文青:你為什麼看展覽?3 點分析看展文化的「有意識」到「潛意識」

2020/03/10 | | 梁浩軒

什麼樣的展覽能讓人走出家門踏入展場?人們看展覽的動機又是什麼?來自INCEPTION啟藝執行長梁浩軒這些年的觀察,思考幾種現代人看展的動機與現象⋯⋯

最近團隊徵招新夥伴,每次面談我有幾題必問的題目。除了對台灣及世界展覽的情勢洞悉外,一定會多問兩題:一、你印象最深刻的展?二、為什麼看這個展?

很有趣,多數人第一題的答案都不是「最近」看的展,而是從印象裡挖出多年前看過的展來回答。為什麼?往往可以從第二題的答案找到一些蛛絲馬跡。「因為我欣賞這個藝術家」、「我有關注這個展覽的主題」、「我認同這個觀點」,大部分人看展目的似乎都非常明確。(在此先不提「人為什麼需要看展」的基本功能面:研究、教育、社交、知識等。)

因為真正印象深刻的,不會讓人停留只是單純看展的記憶,而是將看展的生活文化成為一種「有意識」的選擇,當有意識的選擇成為有感的消費,人們便能把它記錄在生命裡面。

活在數位競爭的展覽,當代有什麼「類比體驗」能讓你走出家門踏入展場呢?長期在展場觀察觀展者的樣貌,也時常與現場觀眾實際聊聊,試著從這些年的觀察,思考幾種現代人看展的動機與現象:

當展覽成為鉤子:分眾的號召

「You are what you post,我 po 故我在」,這大概是最為人爭議的新世代看展守則之一了。當線下看展的自己,實踐了線上的自己,所謂「看展族群」已經不再是單一群體,而是由更多的分眾展、小眾展,化為引發共鳴與話題的鉤子,鉤出不同觀眾的樣貌與輪廓。音樂性展覽是其中一例,以樂迷為分眾:看「披頭四展」和看「民歌展」,就是完全不同的族群;反之喜歡傳統工藝的也未必不會參與科普類型的展覽;當分眾越細,展覽觀眾的重疊性也越高。

當展覽成為運動:價值的認同

延伸共鳴與分享,現代人看展,也不再只是被動的資訊接受,有時更是一種主動參與的表態。舉凡非營利團體舉辦的公益性展覽、倡議地球環境議題的展覽、甚至是宗教主題相關展覽,上門看展、甚至自發分享的群眾,往往是受到價值認同所吸引,認同主辦單位的價值觀與自身價值的關係,並且透過看展的行為,表達對於展覽主題或者主辦單位,背後所代表的價值與立場。以 2019 年由設計師方序中策劃的《查無此人 — 小花計畫展》一例,拋出屏東東港共和新村拆遷議題,認同「家」的存在與保存;2016~2018 由陽光基金會舉辦的《臉部平權 #WE ARE THE SAME!特展》,倡導臉部平權的議題。這都是試圖讓某種價值的認同成為一種身體的行動。

當展覽成為事件:朝聖的必須

早期網路尚未普及,大家不常有機會出國看展,許多世界知名大師或 IP 展,常打出「把世界帶進台灣」「經典來台,此生必看」等宣傳語。2000 年兵馬俑全台破百萬、2008 年米勒展 67 萬、2013 年哆啦A夢展的 150 萬人潮⋯⋯都可算是其例。隨著資訊發達,「朝聖」風潮不再只限於知名大師,而是成為某種由人際網絡與媒體共同傳散而開的「事件」:策展手法的新穎、群體參與的價值,都能成為吸引看展群眾朝聖的理由。好比 2013 年的黃色小鴨、2016 年起在台引發迴響的白晝之夜、又或者 2019 年的 kaws holiday⋯⋯這些不僅只是大師經典,更可說是典型由 attention / awareness 到 action 的「事件策展」文化事件。

圖片來源 / 網路 cc 開源圖片

觀展動機細分當然還不只如此,但粗略分析後,你仍覺得看展就是假掰、裝文青,拍照打卡就一定膚淺嗎?事實上,即使是「假掰」,久了也會成真,當展覽市場愈發成熟、形式與創作愈發多元,若只把看展者視為單一板塊,或許才真的是以偏概全了。

近年許多人喜歡談美學,但我同意「學美」居多。當看展從一件有意識、有目的的文化消費,到多數人無意識的生活習慣,「文青展」「親子展」「網美展」都將只是分眾市場的一個選項,而非某種帶有褒或貶的標籤 — — 而分眾是必然的,無論你分屬哪一個群體,當展覽真正潛移默化、成為人們不可或缺的生活美學來源,看展這件事情,如賞析音樂、閱讀、旅行,多看多學,那件事情就從「有意識」到「潛意識」,不管是為了拍照、打卡,都將能真正成為我們的品味根基。

梁浩軒 Ocean

NCEPTION 啟藝 執行長 / 策展人,專注原創及品牌策展、設計、藝術等,合作對象含括國內外品牌、文創園區、當代藝術博物館、美術館及非營利組織等;同步接軌創作者及商業市場,匯集全球創意能量,開創華人新型態展覽模式。INCEPTION 啟藝 inception-ltd.com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