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偉雄╳梁浩軒】解構單位展──隱藏在尋常事物中的真理,就是創造力

21_21 DESIGN SIGHT企劃的單位展,不僅打破對「單位」的既定印象,展場更像一個大型故事工場,講述著不論大人小孩都能理解的有趣日常。《Shopping Design》邀請社會觀察家詹偉雄與啟藝文創執行長梁浩軒,請他們聊聊從單位展中看到的日本設計或日本策展的獨到之處,為什麼日本人策劃的展覽,總是能吸引我們的目光?


SD:請兩位先談談什麼是展覽?為何我們生活中需要看展?



詹偉雄(以下簡稱詹):基本上,展覽的出現和城市誕生有關。城市誕生的背景,是工業革命與國族國家的興起,人們有強大的需要,去建構或分享共同意識,譬如早期的大英博物館,展出殖民時期向全世界掠奪而來的器物,人們看展覽,進而對自己國家的力量和疆界有所瞭解,羅浮宮和故宮也是如此,Museum被認為是帝國主義的產物,其實意思就在這裡。


圖說明

詹偉雄
1961年生於台中縣豐原鎮,台大新聞研究所畢業。曾參與《數位時代》、《Soul》、《Gigs》、《短篇小說》等多本雜誌之創辦;著有《美學的經濟》、《風格的技術》等書,目前熱衷於登山、旅行與社會文化議題研究。



梁浩軒(以下簡稱梁):我發現以前的展覽像是在講歷史,觀眾透過展覽了解自己與歷史間的文化關係;但現代的展覽主要是提供體驗,讓觀眾感受樂趣、刺激,或者經驗上的滿足。看展這件事,也越來越像一種社交行為,我約朋友一起看展,在展場可能又會認識共同喜好的新朋友,慢慢構成一種社交文化。


:90年代後,展覽有了巨大的轉變。城市不再被動接收訊息,某種程度上,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是廣義的設計師,工作需要投入大量創造力,生活要有突破和刺激的因子,穿什麼衣服、講什麼語言、看什麼電影,都會成為特定的生活風格。這時的展覽不再是為了宣揚國威,而是刺激我們習以為常的、對世界的既定認識。


有時候我們會感覺到,看完一場展覽,彷彿變成一個新生的人,然後開始對日常生活產生新的想法和動力,這是因為展覽透過特定空間和條件的設定,讓身體心靈經過它的時候,能夠有所啟發。當然,越高竿的展覽,越能把城市裡面最急迫的心靈議題端上舞台。


:我做展覽最期待的事情,是去思考觀眾想跟展覽發生什麼關係,或者從展覽中反應社會與時代的揭露。從2014年的披頭四展,到現在的單位展,我想經營的是提供美感養成的展覽環境, 藉由設計創造討論和感動,人具備渴望美好事物的本性,自然而然就會產生共鳴。


圖說明

梁浩軒(Ocean)
1982年生於台灣彰化,現居台北。現為INCEPTION啟藝文創執行長、獨立策展人,曾擔任披頭四、蕭青陽、李明道Akibo、五月天等展覽之策展人,期許展覽能具有新意的表現方式,讓論述作為展覽基礎,作品成為溝通語言,打造概念型展覽模式,亦獲商業周刊、30雜誌、GQ等多家媒體報導,視為台灣策展新浪潮代表。



SD:從單位展來看,兩位覺得日本設計或策展有什麼獨到的思維?


:單位展我第一個看到的,是要重建人們跟自然萬物世界的關係。單位是身體認識自然的第一個開始,原始人聽命於自然,到後來慢慢透過理性掌握自然,開始測量、計算,這些測量的基礎就是所有創造力的來源。


現在大部份的人跟自然是脫節的,我們活在文明和物質的時代,唯一熟悉的單位應該就是金錢的單位,它能讓我們交換所有的事物,人跟自然萬物脫節,會造成存在感的失落,我覺得日本這幾年來,當代藝術家、設計師、建築師,他們有一種重回自然的浪潮,就是跟這種失落感有關。


第二個,我認為日本社會非常盛行Maker的概念,前面講到,人要透過自然才能認識自己,可是人如何認識自己的可能性,是你必須先做出東西來。譬如我們去爬山,產生懼高症,這樣的感覺讓我們知道自己可以做到什麼程度。人的可能性是必須先做出什麼,才能判斷。


圖說明

單位展作品「Pixelman」

圖說明

單位展作品「八字的重量」



:我會看到單位展,是因為一年多前看到國外媒體報導,我被「1公分到100公分」那張展品照片強烈吸引,覺得怎麼會有人把這種概念表達出來,而且是用人人看得懂的方式,開始有了想把這個展覽帶進台灣的念頭。


第一次飛往東京洽談單位展的印象非常深刻,日本團隊準備了一疊印有我們公司名字的資料夾,六個小時的會議包含帶我們重頭到尾將展場走過一次,一個一個展品以及參展設計師的背景介紹,可以感受日本團隊的細心與對事情的重視;另外,他們的企劃整理能力和策展準確度也非常強大,往往一個展覽都花一年以上的時間進行研究、田野調查,策展團隊都能邀請到知名設計師、藝術家加入,這次單位展就有近30位設計師加入,儘管每個人的作品在單位展曝光的面積不高,但大家還是願意一起合作,擔任好自己的角色。


:台灣很多策展人和觀眾會喜歡日本展覽,是來自於日本設計把現代美學的實踐做得非常強大,具有啟蒙的意味。現代的美就是不要有多餘的東西,但是重視所有的形體、比例、材質、表面,無關的東西就是干擾,試圖創造一種隱含的秩序。我曾經認識幾個日本人,他們對於不喜歡的事物,連稍微靠近都是沒辦法接受的。


圖說明

印有啟藝文創英文名稱"INCEPTION"的資料夾

圖說明

日本策展的準確度極高,這次單位展in Taipei除了既有的Guide Book外,所有的展品擺設方式都有明確的 SOP,有些藝術家無法參與台灣佈展,就在個人作品上面標註了許多記號,以便台灣佈展人員進行佈展。(圖片提供=梁浩軒)

圖說明

日本設計師用手稿的方式,讓台灣佈展人員可以依照記號進行佈展。(圖片提供=梁浩軒)



SD:好看的展覽或厲害的策展人,必須具備什麼條件?


:展覽的使命,就是觀眾產生「啊!其實我並不孤獨」或是「原來世界是這樣」,一種位移舊有敘事結構的頓悟。策展思維也很重要,譬如單位展的策展思維,它不斷創造比較,讓日常生活看起來很尋常的事物,連結在一起後變得有意義。這個衝擊會讓我們覺得,設計就在這裡。


我覺得所有策展人都必須要做到「去熟悉化、再陌生化。」人類對陌生的東西會緊張、探索、好奇,才有機會探索尋常事物中隱藏的真理。


:展覽從概念到呈現,能夠達到大哥所講的頓悟,一定是經過設計的。我認為好的展覽會留給觀眾話語權,將展覽未說完的部份、那個缺口讓觀眾帶走,像單位展裡很多體驗都沒有給正確答案,人們透過體驗得到刺激、連結點或者共鳴,把這些感覺帶進生活思考,那就是展覽要留給觀眾的空白。


圖說明

單位展作品「蘋果有多大?」



:日本新一代的策展人或設計師都有「回到事物本質」的傾向。深澤直人早期在美國IDEO工作時,客戶常常提出「給我一個日本式設計」的要求,他當時不知道什麼是日本式設計,於是回過頭研究自己的家族歷史,試圖了解日本人對於物質的需求究竟為何,他發現,早期日本人因為時代變化需要時常搬家,大多數的東西最好可以就地取材,不需要買新的。那種「簡潔性」與後來深澤直人提出的設計有關,也讓他成為日本近代具影響力的設計大師。


靈感的基礎不是來自於更會想,而是我們要直接面對自然。我在單位展裡看到這個傾向,讓人回到最基礎。當我們還沒有被文明所建構的時候,面對外在的世界的第一個反應、第一個理解是什麼,那種原始狀態,就是設計和生活追求的本質。


單位展(Measuring)in Taipei
www.facebook.com/MeasuringExhibitionInTaipei
展期:2016.07.01(五)-2016.09.16(五)
時間:10:00-18:00(最後入場時間17:30)
地點:松山文化創意園區 五號倉庫
主辦單位:INCEPTION 啟藝文創
企劃:21_21 DESIGN SIGHT

圖說明

更多設計展覽幕後採訪,請見《Shopping Design》7月號「策展的精準度」

攝影=侯俊偉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9
Aug / 2019

我的夏著定番

本期《Shopping Design》在高溫不斷的長長夏季裡,陪你一起穿得更簡單、穿得更少、穿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