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做得再漂亮也不一定有用,現在是設計「感受」的年代!——專訪 Bito 甲蟲創意

2020/05/18 | | 點讀華山 許致中

在影像滿溢的時代,動態設計的漂亮、酷炫不是重點,Bito甲蟲創意分享設計師如今最重要的功課,或許是懂得Design Feeling。

你可能還沒聽過動態設計,就已經先認識動態設計了。舉凡電影片頭、新聞片頭,都是動態設計的傑作。動態設計卓越的視覺體驗,也大量的被使用在廣告、MV、短影片、頒獎典禮之中。甚至可以這麼說,有影像的地方就有動態設計。而動態設計的溝通真諦和其優勢,就是在短短的幾分鐘內,激起觀眾們的情緒和感受。這也讓動態設計,成為新一代的溝通利器。

Bito 甲蟲創意以台北捷運《+1》形象短片拿下2020美國CA傳達藝術獎年度插畫大獎。
圖片提供/Bito 甲蟲創意

原來設計能有這麼強的視覺衝擊力

曾經創作出著名的 2017 台北世大運《Taipei in Motion》短片、以及 2019 台北捷運《+1》形象短片的 Bito 甲蟲創意,創辦人劉耕名導演當初會走入動態設計幾乎是場意外。當時人在紐約攻讀電腦藝術創作碩士的他,原本只是想應徵一份網頁設計師的工作,沒想到在實習的過程中看到動態影像的作品,他一眼就愛上了。「2000 年那個年代,那時還叫動態圖像(Motion Graphics)是非常新穎的東西,我看到的時候整個嚇到:『哇!它的視覺衝擊力竟然可以這麼強!』」

Bito甲蟲創意作品:台北捷運《+1》形象短片

當時,還多以實景影片為核心的廣告業和電視圈,隨著動態圖像技術愈趨成熟後,被大量採用到廣告、電視片頭上面,開始了動態圖像蓬勃發展的年代。在紐約的劉導乘著這股浪潮,一路參與非常多電視台頻道包裝、片頭、廣告、和時代廣場招牌等大型電子廣告看板的製作。而動態圖像在經過幾十年的演進與累積,以及越來越多優秀設計師的加入,這個行業也迎來了更多內在的自我探索和挖掘。

捷運總運量百億人次,Bito捨棄以往台北捷運拍攝微電影的慣常手法,改以手繪的方式逐格打造長達3分多鐘的動畫影片,將5個族群所發生的小故事,串起整支動畫,述說著你我身旁的捷運故事。
圖片提供/Bito 甲蟲創意

動態設計的三位一體:平面設計、動畫、電影

動態設計不再只關心圖像能不能動得很漂亮、很酷炫的層次,而更專注於讓圖像怎麼動,才能傳遞出情緒、特色和價值。

「現在我不太說它是 Motion Graphics(動態圖像)了,我覺得更精準的名稱應該是 Motion Design(動態設計)。」名稱的轉變,代表著動態設計不再只關心圖像能不能動得很漂亮、很酷炫的層次,而更專注於讓圖像怎麼動,才能傳遞出情緒、特色和價值。例如走路這件事,一個人可以走得很平穩,也可以走得很蹦跳,這些不一樣的走路方式,會賦予走路者個性和情緒。

從品牌的角度來看,這種差異就呈現出不同的風格和精神。耐吉(Nike)的 LOGO 要怎麼動,才能夠傳達它的品牌核心價值?愛迪達(adidas)的 LOGO 又該怎麼動,創造出有別耐吉的風格?這個「怎麼動」就是動態設計師們的動態思維。「以前的動態設計,設計的比重很少,它純粹就是會動,還動得很激烈。什麼東西都一直長,長花、長草,長到整個畫面滿出來。」劉導說,「但現在,我花更多時間在思考我要讓它怎麼動,才能引導觀眾感受到我想要傳遞的訊息。」

Bito 甲蟲創意 創意總監劉耕名
攝影/林辰鍵

此外,動態設計亦從「平面設計」、「動畫」、「電影」三大領域中,各自借鑒了重要的設計思考。從平面設計裡,動態設計師學習如何安排佈局,以及色彩和字體的搭配;在動畫領域中,研究物體的物理表現,葉子會怎麼飄?人怎麼走路?球又會怎麼彈?而在電影領域,剪接、配樂、運鏡等知識,更為動態設計開拓更深更廣的可能。至今,動態設計不再只是會動的圖像了,而是形成了一個擁有自己知識體系和內涵的設計領域,讓動態設計師們得以運用這項技藝,向觀眾說出一個個好故事。

節奏、節奏、還是節奏

2017 年台北世大運的宣傳影片《Taipei in Motion》,就是 Bito 團隊說的一個好故事。當時他們的任務是,拍出一支以台北為主題的運動短片。劉導和他的團隊花了非常多時間去觀察台北呈現出什麼樣子的形象,最後「能量」兩字浮現在他們腦中。「台北或許不是個歷史悠久的城市、也很難算得上美輪美奐的城市,但它是很有能量的城市。去傳統市場看人是怎麼擺攤叫賣的,看我們的摩托車是怎麼鑽的,你就懂了。」於是,團隊透過流動的線條,以及運動員充滿張力的運動過程,將充滿動感的能量視覺化。接著,再藉由凸顯台北屋宇巷弄、樓樑橋柱間的幾何元素,將能量線編織於城市幾何之中,讓能量從都市地景裡呼之欲出。

2017 年台北世大運的宣傳影片《Taipei in Motion》

這些線條和幾何構築了影片的骨肉,但影片的靈魂另有其人: 節奏 。劉導說明,在影像滿溢的時代,人們非常容易視覺疲乏。即使是一支效果滿分的影片,觀眾可能看了 3、5 秒後就累了。為了要抓住觀眾每一秒的注意力,團隊仔細地調配影片的節奏,讓影片每隔幾秒鐘就是一個轉折、一個亮點。隨時都有新的刺激和韻律等在後頭,引領觀眾跟著前進。「這就好比打籃球,快速運球切入之後突然一個急停,立刻拔地跳投,對手只能愣在那邊。我就是要創造出這種感覺。忽快忽慢、有時候有停頓、有時候又充滿前進的速度感。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會出現什麼。」

為此,團隊花了非常多的時間進行測試和編排影片中的每個轉折跟速度,每個環節都以「秒」為單位進行檢視,雕琢出躍動般的節奏感。即使只差一秒鐘,只要感受不對,就是重頭來過。而這麼多的測試和調整,為的是在感官刺激和韻律節奏中,不動聲色地在每位觀者的心中植下一顆情緒的種子。

近年金點設計獎主視覺皆由Bito團隊操刀製作,2019年以「23:59的饗宴」為主題,延續去年環境永續的理想,進一步關心全球正面臨的議題。
圖片提供/Bito 甲蟲創意

現在是情緒的年代:訊息僅只一瞬,感受卻長縈心中

劉導認為,在這個過度繽紛的時代,影片做得再漂亮也不一定有用。經過每天大量的資訊轟炸後,人們非常容易忘記他們看過什麼,但是他們不會忘記感覺到了什麼。「我都說我們是 Design Feeling。現在是情緒的年代,我覺得這越來越重要。」所以,團隊精心設計影片中的步調和刺激,一步步催化出體驗與情緒。最終讓每位看完影片的人,都不會忘記它所帶來充滿張力和熱血的感受。

拿捏,是動態設計師最重要的功課

動態設計的溝通哲學,就在「做與不做、動與不動」的選擇裡。

既然動態設計達到完美的境界是在觀眾心中培養出特定的情緒,那麼在創作時如何平衡而非炫技,就是動態設計的溝通精髓。一名熟練的動態設計師,可能有成千上百種表現技法,每一項都能吸引到觀眾的目光。但或許只有幾種形式,能符合最初任務的核心精神;不適合的說故事方式或畫面效果,都有可能使原本想要傳遞的感受摻有雜質;而每分每秒的編排,則會影響敘事節奏,進而讓觀眾的感受變質。動態設計的溝通哲學,就在「做與不做、動與不動」的選擇裡。

高鐵總旅運人次在突破6億之際,找來Bito團隊為「六億搭乘 好事加乘」活動設計6個角色,可愛活潑的影像,顛覆大家對高鐵向來嚴謹的商業形象。
圖片提供/Bito 甲蟲創意
圖片提供/Bito 甲蟲創意

「以前年輕的時候,很容易什麼事情都做到最滿、最大,每分每秒都在放大絕,用100種方式剝削你的眼球。但現在,如何『適切』地溝通變得非常重要,要懂得掌握平衡。」劉導進一步解釋:「平衡是說,當所有人都在使用大絕招的時候,我們要懂得什麼時候該放、什麼時候又該收。這是在這個數位時代裡,動態設計師最重要的責任。」

技術只是基本功,還要能精準掌握設計語彙

我覺得新一代的設計師有個很大的斷層,他們不知道很多設計語彙。評價作品、形容效果只停留在『很帥』、『很漂亮』、『很強』,但設計語彙是很精準的。

要成為一名優秀的動態設計師,技術已經是基本功了,有沒有深厚的知識益顯重要。平面設計、動畫、電影這三個領域都有大量的知識可供挖掘之外,劉導更點出設計史的重要性:去學習歷史上有哪些厲害的設計大師,他們做了什麼樣的創新、思考和典範。「我覺得新一代的設計師有個很大的斷層,他們不知道很多設計語彙。評價作品、形容效果只停留在『很帥』、『很漂亮』、『很強』,但設計語彙是很精準的。」學習這些設計詞彙,能讓我們更清楚了解一個作品的特色、層次和思考。

創作不是只改個形式

在創作上,由於影音速食的普遍,導致大家變得速食成癮。劉導建議,一名動態設計師要有意識地拒絕這種成癮。少上Pinterest、Vimeo網站、少看別人在做什麼。創作不是只改個形式。如果真的要找點子,應該要去看建築、看純藝術。試著從很遠的領域、甚至是不相關的東西,轉化到自己的創作中。

除此之外,在眾聲喧嘩的時代,更要好好生活。「我一直認為,好的設計來自於好的生活體驗。設計師們要持續投資自己的生活體驗和品質。如果你沒有好好生活過,五星級的飯店找你做品牌形象,你能怎麼體會到五星級生活的境界和細節?做動態設計的人很容易每天都被困在螢幕面前,但是我也想要提醒他們,好好生活也是從事這個行業的必備功課之一。」

去年Bito甲蟲創意剛把辦公室搬到大稻埕附近,也走訪了辦公室四周的環境,並參與今年的「臺北蓋水」,負責大同區的人孔蓋設計。
圖片提供/Bito創意總監 劉耕名

數位時代裡的匠人魂

影像卓越的感染力、以及影音工具的普及,使得每一天都有大量影片被產出,成為看過即忘的娛樂零嘴。因此,劉導自詡為數位匠人,企圖在每一支影片裡,都能夠展現出工藝般的內涵與層次。「要做一個好的動態設計師,會有很多很多的犧牲。因為別人畫一張圖,你要畫24張,而且這樣才1秒!這就是為什麼你很少看到動態設計師在網路上出聲,因為他們都還在畫圖!」劉導笑說,「但就是要有這些犧牲,才能達到你心目中那完美的1秒。這種成就感是你做了之後才會感受到的,我相信所有動態設計師都會有共鳴。」

在製作一支動態影片時,Bito團隊除了透過圖像傳達核心價值外,更仔細調配影像的節奏、掌握每一秒的轉折與吸睛的亮點。
攝影/林辰鍵

另外,隨著時代的演進,動態設計師的挑戰也越來越不一樣。繪圖軟體的推陳出新、電腦運算能力的進步,讓動態設計的技術門檻越來越低,以前一名動態設計師需要學習特定軟體、花大量時間進行訓練,但是現在社會裡的每個人都可以從手機App做出自己的特效影片。但好的想法、感動人心的故事,是AI沒辦法告訴我們的。因此當代的動態設計師,更需要花時間去琢磨一個好的創意。在即將(已經)邁進自動化和AI時代的設計師們,該如何找到自己的定位?劉導以思索如何說出一個好故事、追求逐格完美和生活體驗、在畫面和時間軸上雕琢情緒的匠人精神,給出了他的答案。

相關標籤:

點讀華山

「點讀華山」希望延續華山鼓勵原創的精神,從實體空間到平面紙本都創造出創意工作者發揮的舞台;挖掘並探索創意的故事、品牌創業過程、文創未來趨勢,從中汲取每個最動人、最具深度的內容。「點讀華山」為華山1914園區月刊,每月5號發行,全台文創場域免費擁有。

官方網站:https://goo.gl/W6UKiu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1914CP
Youtube:https://goo.gl/BPtY2T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