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偉雄專欄】誠品與設計:誠品之於 90 年代最重要的意義

2020/05/30 | | 詹偉雄

誠品之於 90 年代最重要的意義,也許更在於「物」的多方展現,許多創作者透過誠品,將心中的美好塊壘呈現出來。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17 年 105 期「迷人的生活空間

1989 那年發生很多事情,如今回首,那一年或許是很多人命運的轉折年。

台灣股市首次突破一萬點是在那一年,鄭南榕抗議拘提而自焚也是在那一年,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的血腥鎮壓與德國柏林圍牆垮台都是在那一年。那一年,30 萬無殼蝸牛露宿忠孝東路,抗議房價飆漲;那一年,《人間雜誌》停刊而《悲情城市》拿下威尼斯影展金獅獎,那一年小虎隊的《逍遙遊》海峽兩岸販售超過1500萬張,那一年,象徵台北新希望的台北車站正式啟用。

在那些巨大的事件當中,3 月份悄悄在仁愛路圓環開張的誠品書店,只能算是神秘而微不足道的一樁,但對台灣設計社會而言,它是黎明,也是一艘劃破白茫茫無人極地的破冰船。

誠品,1989年由台北仁愛路圓環的人文藝術書店開始。
圖片提供/誠品

誠品的出現,像是那個時代的例外

誠品圓環店的二樓是一家巨大而安靜的書店,一樓是法國造幣局的工藝品、誠品藝廊與一家法式料理餐廳,地下室則是藝術書區;依稀記得,更早些時,誠品就在中山北路和民權東路口開了間傢俱店,由簡學義設計店面,整座建築外部是灰色的洗石子牆面,中間開著大扇玻璃窗。

在那些時日中,台灣舉國陶醉在解嚴後的無限想像,享受著台幣巨幅升值後「臺灣錢淹腳目」的四小龍榮耀感,但對許多當時文青來說,喧囂的台灣仍然處處是壓迫,集體化的規範箝制著個人心靈,處處是不假思索粗魯莽撞的官能言語,流行全台的牛肉場和五音不全的 KTV 是素民文化常態。誠品的出現,像是那個時代的例外。

書的力量第一次上看到時代

剛開始有人懷疑誠品書店是台北貴族的租借地,但它毫無保留的開放性,很快地便消融了這樣的疑慮。誠品將昂貴的 Cassina 與 Knoll 的產品用來當店內家具,任何人都可接近使用,誠品也開台灣書店風氣之先,將平台上的書籍當作裝置藝術來展示,與周邊空間構成一種強大的主體性氛圍,有種「書的力量第一次上看到時代」的震懾力。

而更吸引人的隱密之處是空間,寬大而不窘迫,而且它擺明了你可以在轉角或凹槽間坐下來讀書,空間中處處充滿邀請,最特別的是它的洗手間,考究尺度與細節,讓你從容迴身卻又不若五星飯店要彰顯浮誇,對當時的文青如我,這兒彷彿是一所失去的樂園,下了班或者心情蓊鬱之際,就想來這兒無所事事地晃蕩。

誠品敦南的閱讀長廊(拍攝於「手塚治虫書店」展覽期間)
誠品

上個世紀整個 90 年代,誠品陸續於全省展店,「誠品」逐步變成台灣的代表性風景。由簡學義和陳瑞憲合作設計的天母中山北路店讓人印象深刻,戶外進到室內再穿透到後院戶外的空間自由對話,店內上下的迴旋樓梯提供了移動的趣味,清水模與木質家具和各種天光的婉約攜手,再加上誠品視覺設計部門打造的展列道具、VI 和海報,組合成一座「設計的家屋」,透過「設計」,這一所書店創造出無與倫比的超越性和舒適感—— 設計確實能改變世界,當下的身體就已經感知到了。

事實上,每一家分店都有或多或少的當地地域特色,台大店有一種青春氣息,敦南總店就顯得老成些,信義震旦店冰冷嚴峻,而那時的南京東路巷內三角窗店則有一種包攏的家居感,新生南路巷內的誠品音樂店是新鮮次文化的發散地,到了台中的園道店開幕時,誠品則已經成了劇場的代名詞。

直到創辦人吳清友過世,許多人才知道,當年在台北與台灣捲起的誠品文化衝擊,其實是他和許多股東咬牙虧損 15 年,仍不斷投資的結果。

誠品之於台灣設計社群的意義

對 90 年代才剛剛崛起的台灣設計社群而言,誠品的出現,具有多方意義:

誠品書店本身,透過設計師的介入,而成為各種不同「場所精神」的空間實體,所有人進出都可感受,於一般市民「設計」不再是個抽象而不可捉摸的概念,而「設計師」則是具有巨大能量的工作者,「創意」有價時代來臨。

誠品大量引入西方藝術設計書籍,將台灣與世界的思潮接軌;誠品傢俱和家飾也讓台灣首度大規模地與西方現代主義美學遭遇,誠品藝廊則是推廣「抽象藝術」不遺餘力,這些另類的選擇,為當年的台灣文化場景拓寬了縱深。

誠品書店大量舉辦各種藝文活動,不僅培育了各種企劃和策展的人才,也示範了文化思維巨大的衍伸潛能,當然,它一方面鼓舞了台灣的文化青年,另一方面,也因和大眾社會的衝撞而在市場與生意上傷痕累累。

誠品之於 90 年代最重要的意義,也許更在於「物」的多方展現,許多創作者透過誠品,將心中的美好塊壘呈現出來,不論是藝術家如李德和莊普,或者是建築師如姚仁喜、簡學義、陳瑞憲、李瑋珉,又如副總經理廖美立的選書和策劃,再則如李欣頻慧黠的廣告文案,誠品讓這些燦爛的心靈透過「物體化」(objectification)而被大眾感受,知曉世事仍有更大更深邃的可為空間。

我在許多誠品店內度過人生最快樂與最惆悵的時光,即便爾後企業腳步多所調整,心中的感激仍若淌淌似水流年而長存,由衷感謝吳先生,你當年的硬頸心志,為許多少年帶來另個天空。

(首圖為 1989 年台北仁愛路圓環的誠品書店門口。)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17 年 105 期「迷人的生活空間」,更多當期內容請點此試閱

相關標籤:

詹偉雄

1961年生於台中縣豐原區,台大圖書館學系、台大新聞研究所畢業。曾參與博客來網路書店與《數位時代》、《Soul》、《Gigs》、《短篇小說》等多本雜誌之創辦;著有《美學的經濟》、《球手之美學》、《風格的技術》等書,目前專職於文化社會學之研究。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