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真的需要誠品嗎?進軍日本之前,誠品團隊的提問與思考

「日本不是什麼都有了嗎?真的需要誠品或誠品生活嗎?」

從誠品書店到誠品生活,從香港、中國展店,到邁出華人社會、進軍日本,這麼大的發展步伐,其實就連誠品團隊自己都曾懷疑過。在今天(10/16)誠品宣佈將於日本展開新頁的記者會上,誠品董事長吳旻潔談到 4 年前團隊在接到日方邀約時,心中最初的疑問。

因為日本不管是在歷史、文化,或服務業發展都已十分成熟,更有蔦屋書店站穩代表性位置,誠品到日本能帶來什麼樣不同的貢獻?

 

以外來的眼光,重新詮釋在地

問自己沒有答案,誠品團隊多次請教提出邀約的三井不動產團隊,得到的答案,深具啟發。「我們雙方享有共同的歷史淵源,台日文化有一定程度的熟悉,但是誠品生活來到日本,卻可以用新鮮的、外來的眼光,重新詮釋日本當代的一些工藝。像這樣重新詮釋的能力與企圖,和作為平台整合資源的經驗,他們認為誠品生活能在日本橋的創新和復甦上,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三井不動產發跡於日本橋,至今已有 300 多年歷史,對於日本橋,他們有更多商業之外的想法。日本橋是德川家康建立江戶幕府的根據地,400多年來持續作為日本商業經貿中樞,擁有豐厚的歷史文化底蘊,也是日本道路元標所在。三井不動產於此地提出「日本橋再生計畫」,以「復甦、保存、創新」為核心理念,期望透過一系列開發再造,讓歷史建築、百年老舖和諧共榮,為日本橋開創新時代裡獨有的風華魅力與創新價值。

創新需要新的眼光,而來自台灣的誠品則擁有這份有別於日本品牌的視野。記者會上,「有隣堂」專務松信健太郎也提到,這次合作除了希望帶來嶄新的文化生活,也期盼能在日本欲振乏力的出版流通業中,成為大眾津津樂道的話題,繼而變成扭轉頹勢的轉捩點。

誠品宣佈邁出華人社會,攜手日本「三井不動產」與百年書店「株式会社有隣堂」於東京日本橋開展首家據點。
誠品

 

有價值的時光,文化的擺渡人

雙方正式定案是在去年(2017)第一季,誠品認真的考慮將第一個跨出華人社會的店放在日本橋。

當時吳清友所說的一段話,奠定了誠品團隊在這次合作過程中,一再檢視的初衷:「日本橋,是日本和橋的組合。日本是個歷史悠久文化薈萃的地方,橋就是一種連結,是人跟人、人跟天、人跟環境、人跟文化,所有廣泛關係的建立。」

誠品團隊開始思考,作為「擺渡人」,把船上所有共乘共享的旅客,看成是彼此的貴人,從這樣的角度來構思誠品日本首店的規劃方向。

其中,三井不動產也提出了「有價值的時光」作為發展方向。設計師姚仁喜以「安定」來定義有價值的時光;吳清友認為是「典雅」;而團隊則提出,那一定要是讓人能感到溫暖幸福的空間,耐人尋味的。整體的方向因而清晰了起來。書店規劃部分,關於文化、歷史、文學......,誠品要扮演很重要的解說者角色;其他經營內容上,則提出新鮮的身心靈主張。

誠品生活首次立足東瀛,期盼結合三方資源,攜手共創充滿文化意涵與溫暖心意的文化場域。
誠品

「誠品、誠品生活是源自於臺灣的一個文化平台,我們能在全球服務業頂尖發展的日本社會,得到他們的邀請、認同、喜好,前進來發展對我們來說這樣的品牌授權跟文化輸出的模式,是相當令我們興奮的。」—— 誠品創辦人 吳清友。

 
吳旻潔表示,誠品走到日本,一個很重要的任務是成為民間、在地的日台交流文化平台。「不是在新宿、銀座等繁華的商業區開店,我們希望真正走出華人社會的時刻,誠品有機會能從都市建設的角度、社區發展的角度、文化工藝的角度,跟當地實力堅強的夥伴的角度,共同一步一腳印,促成日台文化的新契機。」

補充:這次合作對誠品來說不只是跨出華人社會的突破,也是誠品營運模式新的發展時刻。誠品在華人市場的香港鑼灣和蘇州的商業模式主要是以租賃為主,而日本是一個不同語言的市場,需要有了解當地市場與讀者的合作夥伴,因此這次於日本開店是採取「品牌授權」與「顧問經營」的模式,和三井不動產合資成立公司(誠品出資 61%,三井 39%);書店部分與日本百年書店通路平台有隣堂合作,有隣堂在誠品的授權下經營,雙方都有負責的團隊緊密聯繫溝通,展現長久經營的決心。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3
Feb / 2019

約會的設計

「約見面」是一種學問,每場費心思量的約/聚會都是一種設計。 一個人的時候得要跟自己相處得開心,兩個人的時候會希望和對方心有靈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