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公廁新美學!新竹州廳廁所設計:代入紅磚、水磨石等古蹟建築元素,從美感到安全感都升級

2020/09/21 | | 林亞璇

近年新竹市推動公廁改造,其中由工二建築設計事務所改造的新竹州廳廁所,代入古蹟建築元素,平衡功能性與美感,也再思考了現代公廁的隱性需求。

近期在國際引起討論的東京公廁改造計畫「THE TOKYO TOILET」,邀請多位知名建築師和建築師如安藤忠雄、佐藤可士和、隈研吾等,重新設計澀谷公廁,以不同思維、手法呈現公廁的包容性與安全感。而在台灣,近年最顯規模的便是由新竹市政府林智堅市長推動的公廁大改造,目標是改善新竹市區110座公共廁所。

今年2月啟用的新竹州廳廁所,就是一件令人眼睛一亮的改造案例。改造前的廁所空間十分老舊,過去幾十年只修繕過衛生器具設備,空間感、衛生設備、設計準則、無障礙法令等早已過時。有別於一般廁所多被視為附設空間,調性不太會與建築環境連結,這次的廁所改造考究了新竹州廳的歷史故事與建築工法,將新竹州廳的歷史元素轉化代入廁所的設計,例如獨特的磚紅色系、磨石子地板等。

負責操刀設計的工二建築設計事務所(以下簡稱工二)表示,「我們思考除了滿足使用者的物質需求外,是否也能有空間精神上的意義,所以藉由現代的構造方式將把古蹟的故事性代入。」工二創辦人、負責此案的設計師胡靖元說。

古蹟建築語言的轉化與代入

新竹州廳是建造於1927年的國定古蹟,外觀是日治時期常見的赤煉瓦(紅磚)建築,帶有泥塑裝飾(另有一詞為「左官」,日本融合西方裝飾藝術、東方粉刷泥作技術,發展出「左官」技術與匠人),室內可見水磨石工法用於地坪、踢腳、樓梯扶手等處。

工二於是將磚紅制定為廁所色調,牆壁是帶有泥作粗糙紋理的塗面,隔間與隔板是俐落的不鏽鋼,地板則以磨石子工法鋪設,在碎石顆粒較大的白色平面上,隱晦地埋入黃銅線,劃分廁間、洗手台、走道的配置。工二並轉化泥塑裝飾的線條、利用金屬可彎折的特性,在廁間門板、隔間隔板、洗手台發展各式弧線,賦予空間既溫潤又乾脆的表情。

為如廁者點起溫暖的燈

想創造放鬆的如廁環境,「照明設計」其實是很重要的元素。工二使用大量間接照明的暖黃光,少數直射崁燈則是非常小的光點,除了營造柔和感也默默引導著如廁動線,胡靖元解釋,他們以「為誰點燈」來優先思考照明設計與配置,像是入口提示燈、小便斗上泛光的間接照明、廁間頭頂崁燈的小光點等,都是想像過使用者情境而有所安排。除了人為光線外,從窗戶透進來的自然光、看出去的景色,也是構成整體照明、氛圍感受的重要元素。

特別的是,在廁所入口上方有一盞圓形的「玄關燈」,像月亮一樣散發光暈。「圓形本身是沒有指向性的,360度都有可能是方向,除了弱化特別指向男女廁的傳統功能,也隱晦地連結了『古蹟新竹州廳』與『現代廁所』的轉換地帶。」

古蹟中的現代公廁該是什麼樣子?

這不是工二第一次設計公廁的案子,過往經驗中他們試圖從各個面向突破典型廁所的元素,在兼顧功能性的同時提升美感。「新竹州廳的廁所設計可以說是我們在手法上比較成熟後的呈現。」令人好奇的是,當廁所位於古蹟中,是否因此有難以實行的部分?

「廁所沒有古蹟身份,當它發展成一個現代公廁時,要如何與古蹟相處。」胡靖元說,他們花了非常多時間在前置的資料調閱、歷史比對,才發現廁所是在1932年建築正式啟用後,於角落現址新建的空間。歷經幾次的拆除重建,廁所沒有古蹟身份,卻始終與古蹟本身相互依賴。公廁改造是否有機會不僅止於乾淨美觀舒適,能做到多大程度的美感展現、如何與建築環境應和,或許都是可以持續討論的話題。

彰顯公廁對隱私感的需求

這個時代的公廁設計,又該具備什麼條件,才能符合使用者需求、甚至滿足隱性需求?胡靖元提到了「reverse」的概念,「中文很難解釋,但近似於『反公共性』,公廁其實要達成『不能公共』,反向去思考它的私密跟舒適性。」新竹州廳的廁所設計,除了拉高隔間,在蹲式廁所的部分,特意設計了內凹的檔板,營造近乎包覆式的安全感;反公共性的思維,便是同理使用者關起門後,蹲坐如廁、整理儀容時的狀態,去提升這種個人經驗。

「如何彰顯這種被需要的隱晦性,將既有空間調整後,達成『再服務』公眾的目的,是這次設計過程中不斷思考的。」

工二建築設計事務所
hiiarchitects.com
facebook.com/hiiarchitects

林亞璇

Shopping Design編輯。一不做二不休的金牛座,喜歡雜誌和電影,不能旅行的時候就散步,相信靈感在路上。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