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破大立,那是一件痛快的事

2016/06/21 | | 龎銚

>我喜歡拆除之後, 光線就能很好地透射進來, 不再有任何阻隔。 <br /> 打從童年起,我就愛上打破與重建一個空間的過程,開始整理自己的空間後,更...

我喜歡拆除之後,
光線就能很好地透射進來,
不再有任何阻隔。

打從童年起,我就愛上打破與重建一個空間的過程,開始整理自己的空間後,更是愛上拆除,覺得那是一件非常痛快的事情。歸根究柢,喜歡的是「破壞性」。



前後的房子,屋齡都有二十幾年,經過了這麼多年的使用,自然留下很多「痕跡」。拆除工作室原有的裝潢時,光是壁紙,師傅們就剝了三層——想想也對,誰貼壁紙會先撕掉舊的呢?只是苦了師傅們,剝壁紙剝到快抓狂。


套用繪畫的邏輯來看,拆除就像是重新整理一塊舊畫布,這是很讓人興奮的。我最喜歡拆除之後,光線就能很好地透射進來,不再有任何阻隔。也能清楚看到空間結構、建材質感等房子原貌,有時不免驚嚇,但也有驚喜,甚至還能把驚嚇轉為驚喜。


比如當拆掉新家的天花板時,發現裡頭還有灑水系統。有一度我為此非常苦惱,實在不確定這東西到底適不適合出現在居家環境。後來經過思考與設計,我們仍決定讓它原貌呈現於空間中,把灑水系統的管線看成了裝飾性的線條,反而成了可愛的驚喜。


拆掉的舊建材,也未必只能進垃圾場。記得要拆除兩層樓間的木樓梯時,特別叮嚀師傅要留下所有木材,因為這些木材可以拿來改造成其他家具的桌腳或椅腳。沒想到師傅忘了,把它們通通載往垃圾場,我們趕緊跑去垃圾場攔截,幸好都找到了,也如願將它們改成六隻椅腳。


當然,如果遇到磨石子地、老磁磚或漂亮的老窗花,那可是愛惜有加,畢竟,這些經過時間洗練的元素,已經可遇不可求了,如能將它們和新的設計融合,那會是最美好的相遇。


房子內部的老舊裝潢全部拆除後,就像一張卸了濃妝的臉蛋,才能清楚地看見五官,看見本來的樣子。屋梁、天花板的質感、水泥牆壁、管線等,無一不是每一間房子不同而獨有的特色,如果能看出其中的優點,加以修飾或保留,反而能呈現出更有特質的空間。這也是我面對拆除後房子的想像。


拆除的過程會留下一些痕跡,因而展現出建築本身的材料質感與時間的記憶。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過,有時路旁被拆掉的老房子,會在隔壁緊貼著的房子牆上留下屋頂、甚至是層板或樓梯的形狀,就像被拓印在上面似的。「屋痕」,是時間的痕跡,也像一個記憶的烙印。


出於對這種「記憶烙痕」的喜愛,當家裡的天花板拆掉後,露出原本木條模板的痕跡,或是被打掉的牆面帶有師傅不經意的鑿痕,這些無法複製的手感,一一被我保留了下來,也像是為所喜愛的大破大立的過程,留下珍貴的記憶。

──摘自龎銚《空間練習題》

空間練習題

圖片提供=大田出版
相關標籤: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