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文傑╳Agua】理想的街區生活,就是透過恰到好處的設計豐富街區多樣性

盛夏一日,漫步於小碧潭中央新村巷弄中,綠樹扶蔭,微風徐徐,趕走了溽暑中滯熱的氣息,適妥的人行道寬度,讓心不自覺地慢了下來;附近不僅有小菜園,更鄰接著機能完善的商店,儼然是理想街區樣貌。然而現實世界的光景是這樣:打開窗戶面對的是狹小巷弄與緊鄰在旁卻互不熟識的鄰人,甚而快速駛過的車流。從柯比意的光輝城市至萊特的無垠城市,我們持續尋找著心中理想的烏托邦,卻始終難覓。總是充滿狂想創意的水越設計Agua與建築師邱文傑,皆長期關注於街區議題,最近才剛在台北街角遇見設計合作。在陽光盈盈的午後富錦街,《Shopping Design》邀請他們從設計與建築面向,與我們分享心目中的理想生活及街區樣貌。

圖說明

水越設計Agua(左)水越設計於1994年所成立,留法背景的創辦人Agua關注於城市美學議題,企劃參與許多城市美學活動。包括從2006年開始的都市酵母計劃、之後的「陽台計畫」策畫、「黃色椅子計畫」,以及從即日起至9/30正在進行中的台北街角遇見設計。邱文傑(右)美國哈佛大學建築暨都市設計碩士,大涵建築師事務所合夥人、邱文傑建築師事務所負責人,曾榮獲遠東建築獎、台灣建築獎等,是90年代台灣最重要的建築師之一。其代表作包括:新竹之心東門城廣場、921地震博物館,於雲林農博之戶外美術館,以輕椼架所構築的「時裝伸展台」等作品。

SD:珍.雅各*曾經說過一個街區需要小街廓、舊建築、集中及多樣性,兩位如何思考這個想法?除此之外,理想的街區還需要哪些元素呢?

Agua:在台灣我聯想到的是便利的7-11,另一個元素則是公園,但現在的公園似乎比較屬於長者及兒童的空間,而不屬於年輕人。

另外街區的多樣性也很重要,水越這次發起了「創造你的一條街」的活動,發出9000份問卷,請大家寫下自己心中的理想街區樣貌,各式想法湧然而生。有人覺得台灣街區缺乏運動設施、缺乏生態;喜歡的街區也各不相同,除了富錦街、永康街之外,運動商店很多的武昌街、寧靜的樹林太元街、中山北路光點一帶也出現在最喜愛的街區中。

邱:其實我小時候蠻喜歡中山北路的。那時沒那麼多小店在巷子裡,也沒有婚紗店,我們家的花店在中山北路一段,隔壁是蔣方良朋友開的小麵包店,附近還有皮鞋店、西藥房、燈具店、診所等,當時店寬約在5〜6米之間,深度頂多7〜10米,其實並沒有很大,整條中山北路就像現在尺度放大版的永康街。

談到理想街區所需的元素,我就在想為什麼會喜歡45年前的中山北路,因為它夠長,另一個原因也是多樣性。中山北路一段至四段都是精華區,一段齊聚了許多傳統商店,二段就是現在台北光點的前身美國大使館,頂級的國賓、老爺飯店,還有風格鮮明的嘉興水泥總部。中山北路二段後來還有簡學義沉靜安穩的誠品中山店,在李祖原建築師裝飾風格盛行的時期,令人眼睛一亮;沿途樟樹綠蔭密佈,相當加分;中山北路結合政治、商業、金融的角色也相當獨特。

圖說明

圖說明

圖說明

「台北街角遇見設計」2013年的小招牌製造所作品,由水越設計與插畫家王春子為blahblahblah及木村蔬果店所設計的小招牌。2014年小招牌製造所將再度開張,除了水越設計外,更邀請聶永真、Pili Wu、蕭永明、林文山、器研所、竅門設計、天晴設計一起設計店家招牌,讓我們的城市街道更美麗。

SD:剛剛兩位都談及了「多樣性」對於街區的重要性。觀察台北東區採住商混合的街區規劃,與信義計畫區現代主義下的分區計畫思維截然不同,街廓尺度與多樣性也全然不同。以大型百貨及商場為主的信義計劃區,因為百貨希望大眾走入建築中,設計不以沿街店面為主,所以信義區的街道似乎只是通道,沒有生活,你們如何觀察現在的信義區?

Agua:2011年世界設計大會時,官方很希望台灣設計師能帶參觀者去信義區看看「現代的台北」,但都沒有人願意啊(笑)。對比於熱鬧的西門町中總是混合新舊建築,全新的信義計劃區好像少了些什麼。

:信義計劃區尺度太大,造成了疏離感。我想還是多樣性,以都市而言,我覺得計劃區裡有幾棟很有特色的大建築量體,像Rem Koolhaas所說的,「一棟建築就像一座城市」,裡面內容很豐富,街道變成垂直的,其實也不是壞事。但在我的想像中,這一區可以小一點,除了地標建築外,還可搭配週邊像永康街那樣的小街廓及一些特色物件,創造豐富性。

SD:過去美國分區規劃的方式,如今在歐洲開始反省,你們覺得商業區、住宅區的分區規劃是需要的嗎?理想中的街區會是什麼樣貌?

:我覺得不一定。像曼哈頓很厲害,它一開始就是mix的,比如說一個街廓靠外是商業區,上面是住宅區,以街廓為單位住商混合。雖是格狀街廓,但在格子中又有一條斜的百老匯(Broadway),走在其中觀看城市就產生了不同視角,以一個大城市來看,這樣的城市設計很厲害。我理想的城市應該是均質的曼哈頓加一些更有歷史的倫敦,或許尺度不用那麼大,也能有一些小街廓。

Agua:我自己喜歡小街廓、混合住商的街區。像我住在巴黎時,不是很喜歡住在巴黎第7區那樣很豪華的區域,我住的區域是帶有中產階級感卻又不會太富有的15區,寧靜安全,有很好的圖書館、市集等理想的生活機能。街道尺度跟富錦街差不多,走到圖書館或游泳池大約只要10分鐘,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小而美。

:你自己有想要居住的區域嗎?

Agua:我以前本來會選北美館那棟建築(哈),因為旁邊就是公園,可是後來發現要買生活用品實在太麻煩,而且美術館太大打掃起來很辛苦(笑),所以我可能還是會選富錦街吧!

:我也是選富錦街,而且要有大露台的頂樓,就很接近我的dream house。頂樓有一種獨立、孤獨感,可俯瞰街區生活同時又保有隱私,而且還能看見天際線。像我在紐約時,住在老房子的四樓抽著菸,入夜後美國高樓大廈開始打光,像在山谷原野一般的感覺。

SD:剛剛Agua談到台北的鄰里公園主要是為年長者及孩童服務,過去你也曾談及台北公園就像大量生產的模組化公園。對兩位而言,台北的公園缺少了什麼?是否有可參考的國外案例?

Agua:我們之前其實有做公園樣式的調查,發現世界各地有各種不同主題的公園。例如有適合閱讀的公園、澳洲有適合運動的好動公園、德國有些公園利用建築體創造特色;葡萄牙則有公園以生物多樣性為主結合活動,種了十萬棵樹,成為自然的樹種博物館。

另外像紐約的布萊恩公園(Bryant Park),由BPC(Bryant Park Restoration Corporation)規劃管理及對外行銷,將一個原來只有吸毒犯會去的場所,推掉外牆,變身成為紐約最受歡迎的公園之一。現在每天都有人專責在網站上更新公園裡舉辦的活動,連公園裡的椅子、桌子都能出租,是公司經營管理且盈利的商業模式。而台灣公園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人經營、沒有人維持,所以設備不貼心。

:其實紐約布萊恩公園的這個想法滿有趣的,或許我們的公園也可以OT或是BOT出去。在設計上,我覺得只要釋放公園,讓好的設計師去做就不一樣了。

Agua:老師剛剛講到一個關鍵字「釋放」,現在公園都用標案形式進行,但就我的了解,提標者中只有景觀設計的人有些建築背景,然後完全沒有街道家具、工業設計、視覺設計、燈光設計的人在裡面,這一切其實都應該被納入考量。

SD:那為什麼建築師不會想參與公園的投標?

:我想或許還是費用吧,假設1,000萬預算花五年做一個公園,但設計費只有100萬,對於一個建築師事務所來說很難生存下去。

Agua:我覺得老師設計的新竹東門城廣場就很不錯啊,一般圓環就像孤島,很難被大眾使用,但老師設計的廣場卻有許多年輕人使用。

:對啊,我就是希望讓大眾能多利用這個廣場,透過設計的引導讓大眾願意走入圓環。另外若從公園形態來看,一個城市的公園也要有多樣性,可以像BIG的Superkilen Park,也可以是充滿綠意的公園,不一定都要是設計公園。

圖說明

邱文傑之作品〈新竹之心東門城廣場〉,細膩的設計,讓圓環終於不再是無人抵達的孤島,而成為年輕人活動的場所。

SD:邱老師過去的「台北那條通」計劃關注於台北長期被忽視的後巷,過去另有學者曾感嘆台灣的騎樓因為容積率法規的實施而消失了很可惜,對兩位而言,街道中有哪些元素是兩位覺得可以運用之處?

:我覺得你剛剛說的騎樓是一個很大的潛力,其一是騎樓空間本身就可以很迷人,介於私密及公共性之間,這個介面若好好設計思考,或許可以變成群聚的所在,創造出都市的特色。

Agua:我覺得是在街區中打掃的清潔隊員,他們是城市中的遊牧民族,我們應該給清潔隊員一個家,而不是現在如橋下般的空間,應該要有很好的設備去做都市的細部清潔,而不是用傳統的掃把去清理一整個台北市。

SD:水越此次主辦的「台北街角遇見設計」提出了「999元微改造」的計畫,當初為何選擇以999元訂為改造預算呢?可以與我們分享一個有趣的案例嗎?

Agua:對設計來說,預算永遠是個前提,此困境雖是限制,但反而容易看出設計師的設計思維,在有限預算下,我們也看到許多微型創意的展現。例如動線、流程、感受、甚至串聯周邊店家,切入一些特別的設計角度,反而不再以空間的裝飾作為單一的設計思考。

例如東海醫院串聯了民生社區的三種不同類型店家:北歐家具家飾的Design Boutik、販售香草茶飲與輕食的小草作及花店小天使。串聯手法可能是小天使會將其花朵與Design Boutik店中的家飾搭配;Design Boutik則會將其設計家飾移至小草作,妝點其空間。我們希望可以用很少的金額,創造出讓店家可以受用很久的設計,也讓店家了解好的思維不在於資金多少,而是來自於是否嘗試用想法解決改變一成不變的事物。

SD:兩位如何觀察台北大稻埕及台南最近街區生活的發展?

:我發現我們喜歡的街區其實都滿有機的,並不是被刻意營造或設計,而是自然發生,永康街、大稻埕、富錦街都是。就那樣真實地呈現「社會的真實」。

但有時就會越過那條「真實之線」。上周我們家到台南玩,我就想當初的神農街一定很棒,因為原來應該是住宅、雜貨店的混合狀態,這不是很真實嗎?但現在都變成商業,反而有些不真實,脫離真實後,就覺得有點虛幻了。我去逛孔廟時,還覺得比較有意思。目前的富錦街還保留在真實的狀態,但未來若再多,可能就over了。

Agua:我覺得這是城市自然的消長,但我觀察到的是沒有一個長遠生根的產業在裡面,這可能是政府需要再思考之處。

目前國外有幾種深化的方式,其一是連結在地產生蛻變;另一種則是透過外來的文化設施進入後,例如建築大師Frank Gehry在Bilbao的古根漢美術館,或是巴賽隆納在很亂的區域蓋了一家美術館,讓藝術家開始進駐,改變了這些區域的風景,都值得我們借鏡思考。

*《偉大城市的誕生與衰亡-美國都市街道生活的啟發》作者,曾擔任美國建築論壇《Architectural Forum》雜誌副主編,本身雖非建築背景,卻長期關注於城市議題。此書更曾被紐約市立圖書館精選為「世紀好書」。

本文出自《Shopping Design》71期「街區的革命設計」

Shopping Design ╳ 名人會客室【十年一次的靈感咖啡館】我們要將無數的精采對談「實境化」,邀請讀者化身雜誌編輯,與不同領域的創意人有深度Free Talk的難得機會!9/23:設計發浪╳水越設計9/24:李清志╳王耀邦(格子)9/25:毛家駿╳Hally Chen9/26:張鐵志╳洪震宇9/27:14:00朱平╳游適任 16:00顧瑋╳程昀儀9/28:吳東龍╳佔空間9/29:詹偉雄9/30:黃威融╳周筵川10/1:杜祖業╳梁浩軒10/2:汪麗琴╳米力日期:09/23(五)~10/02(日)時間:週日至四 10:00~18:00、週五至六 10:00~20:00地點:2016台灣設計師週(松山文創園區五號倉庫)完整資訊請見活動專頁:https://goo.gl/gM8JcW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2
Nov / 2019

好生活整理習題

本期透過採集不同的生活軌跡,帶你找到屬於自己面對整理的角度,理出更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