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圖畫到世界末日那一天,插畫家李瑾倫:「每一天的生活都是創作練習」

2016/12/21 | | 邱承漢

獲獎無數的李瑾倫,不僅作品以各種語言在各國發行,也創立了Chinlun這個代表了「圖+心意+溫暖+永遠的開心」的品牌,更陸續開了幾間店。

獲獎無數的李瑾倫,不僅作品以各種語言在各國發行,也創立了Chinlun這個代表了「圖+心意+溫暖+永遠的開心」的品牌,更陸續開了幾間店。而將李瑾倫拉進繪本這個世界,創造了後續這麼多她自已也從沒想過的人生的開端,來自她很小的時候許下的一個承諾。

因為父親是畫家,從小耳濡目染地在藝術的世界中長大,因此畫畫對她而言是件再自然不過的事,也讓她比同齡小朋友更幸運地能接觸到在當時台灣還算是非常少數的繪本創作者,以及身為父親朋友的他們從國外帶回來的原作繪本。

圖說明

李瑾倫(Chinlun Lee)台北出生長大。曾獲第五、六屆信誼幼兒文學獎圖畫書創作組佳作和首獎、三次中國時報開卷年度十大童書,以及美國紐約Marion Vannett Ridgway Memorial Award首獎等獎項。1997年到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念碩士,主修插畫。2001年起由英國Walker出版《一位溫柔善良有錢的太太和她的100隻狗》、《好乖的Paw》多本英語童畫(皆有中譯版)。繪本作品有日、韓、英、德、荷等語文版本。著有《驚喜》、《子兒,吐吐》、《怪叔叔》、《賣梨人與不可思議的旅人》、《門輕輕關》、《瑄瑄學考古》、《我家住在大海邊》、《動物醫院39號》、《講貓的壞話》、《撥撥橘日日美好》、《那些胖臉兒教我的事》等。

其中,父親的好友──有「童話大師」之稱的趙國宗,有天問她,「瑾倫以後要不要跟老師一樣畫故事書呢?」那時不假思索的一聲「要!」,看似童言童語的戲言,對李瑾倫來說,卻是具有重量的承諾,一直放在心裡。加上自己原本就很喜歡畫畫,一拿起畫筆就停不下來,更加理所當然地沉浸在繪畫的環境裡。雖然不知道未來能不能以此為職業,但一有機會就畫,也開始投稿。

「我其實是不用素描本的。」李瑾倫剛開始創作的方式,跟許多繪者很不一樣,通常是因為要參加比賽或是投稿,所以才開始設定故事,接著思考每一頁圖畫和文字要如何呈現,整個過程在一種非常目標導向的狀態與程序下完成。這樣的創作狀態和經驗,也讓李瑾倫習慣了要先有一個明確目標,才會感覺踏實進而開始創作。

圖說明

圖說明

1993年,李瑾倫以《子兒,吐吐》榮獲信誼幼兒文學獎首獎,「一夕之間,我好像變成了很會畫畫的人。」但其實當時的她卻很難肯定自己,因為台灣沒有繪本的傳統脈絡可以依循,對於習慣設定目標去創作的李瑾倫來說,獲獎後反而對於創作感到彷徨,不知道主題在那裡。

於是,她決定進修,去那些已有長久繪本歷史的國家尋找答案。1997年,她進入英國皇家藝術學院主修插畫。然而前三個月相當不適應,原本期待學校老師可以指引她一條路徑,但後來發現,學校和老師希望學生自己找出路徑,他們只從旁協助。那時身邊的同學每天都在畫畫練習,自己卻因為沒有目標,不知道要畫什麼,反而更加惶恐。

直到某一天,因為太過思念家裡的小狗,她告訴自己隨性地畫,不停地畫,把這些思念都畫出來,於是用很草稿的粗獷筆觸畫出自己腦海中的小狗。頓時發現,原來只要放入感情,精緻並不是重點,而只要呈現生活中的感動,是否有目標也不是那麼重要了。後來自己和老師、同學看到這幾張描繪小狗的圖畫,都會不由自主地笑出來,「那是因為你在畫自己真的很喜歡的事物,你畫出來的畫,裡頭有力量。」李瑾倫說道。

圖說明

圖說明

從那天之後,原本毫無頭緒的創作突飛猛進,也擺脫了為了什麼而畫的目的性創作方式。「我在哪裡生活、關注什麼事情……,我就到哪裡,然後用創作去表達。越是表達,我與我的生活、我關注的事情就越為緊密。」於是,回國後在高雄協助先生照顧動物醫院的瑾倫,從此就進入了「有毛的生活」,而這些毛小孩也成了她生活的重心、關注的焦點,以及創作的來源。

但她從來沒想到,人生會有全新的發展──創立自己的品牌和開店。雖然一開始只是很天真地「想要做明信片跟墊板」,到現在成為頗有知名度的品牌和駁二熱門店家,這三年多來,李瑾倫也越來越學會站在別人的立場想。「成立品牌之前,是很『自己』的人生,不需要面對別人,專心做自己的事。但有了品牌之後,被推入社會中,有很多應對和學習。這大概是每個人人生中都要經歷的課題,只是我的時間來得比較晚吧。」

經歷繪本創作到開店學習,現在的李瑾倫很有一套自己的生活哲學,「希望我現在做的事情,都可以傳達我想傳達的,而不是要去博取別人的喜歡。創作是,品牌是,開店也是。就跟交朋友一樣,你無法要求每個人都喜歡你,但你可以有很多喜歡你的朋友。」

攝影=林科呈
相關標籤: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