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總監的思維衝撞───Luca Nichetto╳黃涵宜:設計是橋樑,讓平價原創走入日常

2017/01/17 | | Stella Tsai

創意總監的思維衝撞───Luca Nichetto╳黃涵宜:設計是橋樑,讓平價原創走入日常

「造作」這個近年在中國異軍突起的設計品牌,在充斥盜版、又背負著「Made in China」負面標籤的廣大設計市場中,80後創辦人舒為改變思維,帶著中國的製造優勢,引進世界設計,在短短一年時間,讓「造作」成為中國炙手可熱的「原創設計、平價品牌」家具代表。

這次Shopping Design則趁著「造作」幕後重要推手、義大利創意總監Luca Nichetto來台,邀來同樣擁有製造背景的本土家具品牌「祥業工業」創意總監黃涵宜一起聊聊。看似平常的訪談,撞上同是設計出身,又擁有深厚製造生產經歷的兩人,不僅平淡的問題都充滿火花與共鳴,也讓尚在調整時差的Luca聊到欲罷不能,大談與不同國家合作的有趣經驗,深入分享他從一個與國際級品牌合作的設計師,到遁入中國Startup設計品牌的心路歷程。

到底當西方思維撞上東方Way,哪些細節最難喬?哪些文化與觀念最衝撞?哪些事情與Luca Nichetto最對味?

圖說明

造作創意總監 Luca Nichetto

圖說明

祥業工業創意總監 黃涵宜

Q:談談你第一次跟台灣合作的經驗?有發生什麼趣事嗎?

Luca:多年前我跟Italesse合作,他們告訴我玻璃的供應商來自中國,安排了機票讓我飛去訪查,到了之後我震驚的說:「Hello?這是台灣,不是中國耶!」那次經驗我才發現,很多歐洲人眼中的亞洲國家都是一樣的,這實在太瘋狂!

涵宜:我唸書時有些歐洲朋友,在認識我之前,他們甚至以為亞洲是一個國家!

Luca:我不得不說,這已經是2016年、全球化的時代,但歐洲許多人對亞洲的歷史了解顯然是零。歷史教會我們許多事情,我們讀希臘、埃及,但卻不讀亞洲史,這點很奇怪,也讓我們與亞洲合作產生許多隔閡。

Q:這個問題你應該已經被問很多次,是什麼讓你答應跟造作這樣一個Startup的平台合作呢?

Luca:的確很多次,因為造作目前發展還算順遂,所以大家就開始問,但你知道的,成功之後再回答總是比較容易。(笑)

事實是,我很常收到邀請合作的信,我需要知道他們為什麼需要我,如果是為了我的名字,我通常沒什麼興趣;但舒為的信非常明確,她清楚的告訴我她的背景、為什麼要找我、想在中國達成什麼目標。

現今家具市場的分野是這樣,從低價的Ikea、山寨復刻版,到中價位的北歐品牌如Hay、Muuto,然後就是大量的高價位精品家具。我常在想,設計一個我自己都買不起的東西到底有什麼意義,而這些中間價位品牌有一天成功了,也會朝高價位發展,我們就沒有中價位的好設計可以買了。

當舒為來找我時,她說她想要設計這些大家買得起的中價位家具,不需要山寨,也可以讓家裡有些好的、美麗的原創設計。

「設計是要讓人擁有更好的生活。」這句聽起來很烏托邦,但的確是驅策我設計的動力。

圖說明

造作

圖說明

造作

涵宜:但以你的名聲,這個決定在當初應該造成不少反彈吧?尤其是那些長期與你合作的高級品牌,你如何回應他們的質疑?

Luca:大家常說設計是「民主」的,你可以自由選擇高價或低價的設計,只要你喜歡;但作為一個設計師,如果你只能設計特定價位的產品,你就不會是個民主的設計師。

我一直試著告訴他們,只有當我能為不同族群、價位、品牌的Target設計,我才會真正成為一個民主的設計師,這對他們的品牌來說也是個互益的過程。

現在他們開始理解了,在一年之後。(笑)

圖說明

Q:在《造作》設計和其他高端品牌合作,設計程序有什麼不同?

Luca:完全不一樣。

義大利的高端品牌之所以可以這麼成功,是由各種「關係」促成,材料供應商、製造工廠、品牌、媒體報導等等,擁有這些支持要做出高品質的設計並不難。

在義大利你可以要求工廠做出100個品質精良的手工枕頭,但你不可能要他們做出一千個;在中國正好相反,工廠最低生產量可能就是一千個,精緻度自然比不上手工,但歐洲的設計師無法理解,只會覺得中國做不出這品質。

單憑這點在製作模型時就很不一樣了,設計程序更是全然不同。在造作你不能設計一個需要費時數年發展的產品,耗費的成本跟資源很驚人,必須縮短設計程序,壓力也是兩倍。

涵宜:沒辦法在一開始就先確定製造商跟供應商的狀況嗎?

Luca:整個製造文化跟語言隔閡,讓我只能從製作過程中逐步學習與調整,這也是我為什麼要找年輕的設計師來合作,不用太有名,但要有熱忱,可以在製作端提供我更好的溝通和協助。我也是年輕設計師,過去我很幸運有公司相信我與投資我,但如果我將義大利那套搬來中國,將是場災難。

同時這也是我來台灣的原因,見見幾個年輕設計師,看看他們的作品,也看他們能不能接受造作這樣的工作模式。

Q:目前你手邊有幾位合作的設計師?有偏好哪些風格的設計師嗎?

Luca:目前約有8-9位,明年預計再增加3-4位。我沒有偏好哪個風格,但現階段不接受太過藝術的設計師,因為我沒時間溝通和支持他們,更不可能幫他們跟工廠溝通需求。

涵宜:你會用沒有工廠經驗的設計師嗎?

Luca:現階段不會,未來也許會。但容我直話直說,設計於我而言,是作為創意與生產工廠之間的橋樑,其他那些媒體吹捧出來的食物設計、互動設計、甚至廁所設計,只是針對生活上不同幅度的操作,並沒有真正的解決問題。藝術可以沒有極限,但設計是充滿限制的,這個觀念在亞洲格外不明確。

涵宜:亞洲的確很缺乏這個觀念,消費者總是想要最新、最特別的產品。你想透過造作把這個理念傳達出去,改變設計觀念跟生態嗎?

Luca:沒錯,中國已經是個富影響力的國家,將觀念從造作這品牌傳達出去是我的目標。再者如果有天從中國端到世界舞台的設計不再是山寨,而是價格親民且原創的產品,對消費者而言是新的選擇,對其他歐洲高端品牌則是新的機會。

圖說明

Q:聽起來你一點也不後悔接下《造作》創意總監這個工作囉?

Luca:我每.一.天都在後悔,哈哈!我本來可以讓自己舒舒服服的……

涵宜:我可以理解(笑),初創品牌真的很辛苦,通常花最多時間的都不是在設計,而是在溝通跟協調各種事情。

Luca:沒錯,所以我後悔很多次,也挫折很多次。但我還是喜歡接受挑戰,當人待在舒適圈時,會習慣用經驗去設計,只有離開舒適圈才能刺激創意,換個方式思考。而對我這樣周遊列國設計的人來說,案子本來就有好有壞,就算成果極差,只要在這之中有某個經驗或人脈有價值,足以讓我帶到下個工作,就OK了。

圖說明

Q:身為《造作》品牌創意總監,你如何引導旗下設計師?

Luca:我試著不要「叫他們做什麼」,而是創造一條路,告訴他們目標在哪裡,別人在哪、造作在哪,讓他們盡情的在上面創作與前進,這樣造作才會有自己的基因。

涵宜:這個觀念非常好,你並不是在讓造作成為某個品牌,而是讓造作成為「造作」。

Luca:是的,對我來說這是接下創意總監該做的事,儘管很多人批評我的作品沒有辨識度、跟不同品牌就有不同風格,但設計本來就該跟品牌文化有所連結。有個大師曾說:「設計師是爸爸,品牌就是媽媽。」跟不同媽媽生的小孩,本來就會有所不同,同樣的Idea放到CASSINA跟造作,成品是不會一樣的。

Q:最後,可以請你說說對台灣人的印象嗎?

Luca:我覺得台灣人很平易近人,過去合作也都很順暢,尤其在遇到東西方文化差異的碰撞時,都較亞洲其他國家來得和諧與容易。

涵宜:我想是因為台灣曾經被不少國家統治過,所以對於新文化,我們都能快速的接納與融合。

Luca:沒錯,而這點讓台灣人變得很特別。我說實話,在中國工作這麼久,我遇到許多比較特別,或者說有靈魂、比較聊得來的,幾乎都來自台灣!一開始我還沒注意到,後來只要比較聊得來,我就會問對方從哪來,當對方說:「我來自台灣。」我就知道,嗯,很好,我們繼續!(笑)

攝影=侯俊偉、場地協力=W hotel

Stella Tsai

本業是傳播,深受興趣太多而困擾,染上旅行癮後就動不動出發冒險。曾因熱愛設計、建築跑去當雜誌編輯,又隨表演團隊海外跑跳巡演,最後因太喜歡電影而乾脆進軍影展。很怕忘記,一直不停塗塗寫寫,記住喜歡的東西,也努力讓更多人一起喜歡。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