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走100步,不如100人走一步:地方藝術季怎麼辦才會成功?

日本有 2 大藝術祭聞名國際──「新潟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和「瀨戶內海國際藝術祭」,兩個藝術盛典的舉行地點,一農村一海島,地理環境不同、主題各異,但同樣都是由商家和居民通力合作,充分做到「空間整合」和「時間延續」而成功活絡地方發展,創造出百億日圓以上的經濟效益。

 

為讓幾近荒廢農村重獲新生

越後妻有原是新潟縣一個幾近荒廢的農村,受冬日易下豪雪及人口縮減影響,稻田荒廢,到處都是空屋和廢校。新潟出生的國際知名策展人北川富朗,為了讓在地銀髮族重現笑容,集結村民、在地社區組織,從 2000 年開始,每隔 3 年舉辦一次大地藝術祭,邀請國際知名的藝術家進入農村,在田地、空屋或廢棄的學校,與當地的老人一起創作展出。

2015 年大地藝術祭舉行時,有上百件藝術作品散布在 760 平方公里(相當 2.8 個台北市大)的開闊農地上,可以想見現場必定十分震憾,其中還有台灣繪本畫家幾米的作品《彩繪火車》,分別放置在車站前、田埂邊。

 

所有居民參與其中,即使藝術祭結束,觀光客仍回流

更令我驚訝的是,越後妻有的居民幾乎全員參與其中,不但當地老人參與藝術創作,許多家庭主婦也當起導遊,導覽農村或烹煮鄉土料理招待遊客;有些廢棄校舍還改造為旅社,接待旅客。

除了參觀遊覽,外地旅客也可以參加認養農地的「棚田」計畫,平日由當地農民協助栽種管理,假日時旅客可以來當假日農夫,這樣即使藝術祭結束了,還會有觀光客持續回流,帶動消費商機。截至 2012 年底,大地藝術祭已為越後妻有吸引超過 150 萬人次的觀光人潮,據估計,至少創造出上百億元的經濟效益。
 

一島一特色:瀨戶內海國際藝術祭

從 2010 年起,每 3 年一次的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則是透過融合海洋文化與藝術,帶動地方創生。

瀨戶內海是日本四國和本州間的海域,日本共有 262 座離島,其中 114 座就分布在這個海域,其中人口不到百人的離島有 49 座之多,就連比較知名的幾個島嶼如直島、豐島、犬島、小豆島等,都因人口老化與青年外流而成沒落的漁村。在地方政府、民間企業和居民的共同努力下,直島和其他幾個島嶼串連起來,成為一個海上藝術舞台;而受邀的上百位國際藝術家,則根據各島的特色與新定位,設計作品展出。

原本分散在海中的島嶼空間經過多元整合,讓藝術活動由點而面的延伸,豐富度大為提升,因此不但成功的帶來許多人潮,觀光客在島嶼間流動,自然停留更久,也創造出更多商機。

 

結合民間力量推動的地方創生

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曾經兩度造訪的直島,它從乏人問津的工業貽害廢島,轉變為每年約有 260 萬名旅客造訪的「現代藝術島」,被英國旅遊雜誌《Traveler》評為「世上最值得旅遊的 7 大名勝」之一,實在不可思議。島上有安藤忠雄融合當地自然環境與文化設計的兩座現代美術館──「倍樂生之家」(Benesse House)及「地中美術館」。旅客甚至能在倍樂生之家住宿,我住過一次,那是個令人難忘的美好經驗。

出版《巧連智》等雜誌的倍樂生集團,就是用藝術讓直島起死回升的幕後推手,為了回饋社會,它從 1985 年起發展「藝術之地」的計畫(Benesse Art Site),結合民間力量推動地方創生。

該集團社長福武總一郎對於地方創生的理念是,「活化現有,再創新」,主張在不破壞在地文化的前提下發展創新。他認為,「一個地方若要讓人好好活著,需要的是與自然和歷史共存的文化、充分發揮個人能力工作、美味的食物與戀愛;更重要的是必須保有作為『人生達人』的老人們的笑容」。

安藤忠雄在直島設計的兩座美術館,便是依此原則將現代藝術與建築、自然融合。島上還散布草間彌生的南瓜雕塑作品及 7 個藝術空間,這些藝術空間是由藝術家和村民合作、重新改造舊建築的「家計畫」作品,其中包括古宅、神社、湯屋、製鹽人家等,讓藝術和歷史、庶民生活充分結合。某些景點還設有影音按鈕,一按下去,就會出現大正時代的歌曲,讓人更容易融入往日情境。

 

活化現有,創新回饋

參觀完直島,隔天可以搭船拜訪附近的豐島或犬島。豐島是瀨戶內海中最得天獨厚的島嶼,有湧泉,農漁產豐富,但一度被放置不法廢棄物,成為悲情小島。倍樂生「藝術之地」計畫以「農與食」為主題進行改造,除了設立「豐島美術館」,利用廢棄學校進行藝術創作,延續島民的共同記憶,並改建聚落中的老房舍成為「島廚房」,屋外有社區小舞台,不定期有表演活動,舞台周圍有開放式用餐區,供應社區媽媽用當地農漁產做成的料理,將藝術表演與美食結合在一起。

犬島在 100 年前曾是煉銅廠,後來成為廢棄物垃圾場,2007 年起進行「產業遺產再生計畫」,將巨大廢墟改造為工業風格的「犬島精煉所美術館」做為藝術展示空間,美術館內設計了水循環系統,利用原有的煙囪調節氣溫,減少環境負荷,更特別的是,充分呼應了「活化現有,創新回饋」的地方創生理念。邀請妹島和世等知名藝術家進行的犬島「家計畫」展出,更是藝術祭中的一大亮點。

 

藝術體驗從「點」到「面」再到「環」

不論是直島、豐島或犬島,每個島嶼的藝術祭活動,都不只是美術館一個「點」而已,藝術家結合島民參與的特色活動或藝術創作,把旅客的藝術體驗由「點」擴大成「面」,而不同島嶼之間的「跳島之旅」,更進一步把藝術祭串連成「環」,這就是把不同空間與歷史文化做了成功的多元整合,即使沒有熱鬧的祭典活動,旅遊體驗依然豐富有趣,也唯有如此,才能永續發展。

台灣有些鄉村,如台南後壁的土溝農村,也開始用藝術推動地方創生,藝術家和村民合作以「村是美術館,美術館是村」的概念,在後壁進行創作,帶動農村重現活力、創新農村價值。台南正興街則是老街文創重生的成功案例,年輕的藝術家或文化工作者進駐串連當地特色商家,舉辦各種文創和社區商業活動,讓這條原已沒落的老街,復甦成為如今的熱門景點。

其實,金門、馬祖、澎湖等離島,或許可以參考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的經驗,融合各地歷史、文化與庶民生活,啟動可以永續的地方創生模式。至於該怎麼做,不妨學學日本島根縣小島海士町的經驗,從島民的「幸福感」出發,大家一起參與確立目標與發展計畫後,再透過明確易懂的溝通,讓居民全體動員起來。

海士町原是農業小島,但人口外移嚴重、逐漸沒落。和都市人不同,島上居民想要的「幸福」,不過是美好的自然與生活環境、良好的親族和社區關係。社區營造設計師山崎亮和島民一起依據它的特色和居民想要的「幸福」,製成發展藍圖,並集結出 24 個提案,其中一個提案是「保存奶奶智慧與傳統料理」,為此村中的家庭主婦們總動員,用當地的食材做成「唐辛子味噌醬」,做為島上的特色商品。參與其中的人,都為自己的行動感到驕傲。

山崎亮的做法是將所有提案彙整成兩個版本的手冊,文字版給行政機關參考,簡單易懂的漫畫版則發給當地民眾,漫畫版還用情境圖像,讓民眾了解 1 個人(我)、10 個人(我和親友)、100 人(學校或公司)或 1,000 人(地方村里)一起參與的話,可以做什麼事來改造地方。

這就是日本美化協會創辦人鍵山秀三郎說的:「一個人走 100 步,不如 100 人走 1 步。」不只國家、企業推動政策需要溝通,地方創生更需如此。

本文摘自:《走一條利他的路:徐重仁的9堂共好見學課》
購書連結:博客來金石堂誠品讀冊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3
Dec / 2019

設計力關鍵字

今年Best100以「設計力關鍵字」為題,透過100組人事物見證這片土地與環境的改變,看見以「設計」之名探究自我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