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小曼專欄】老派浪漫之必要 — 旅途中的花店地圖

在義大利,若有人搬家「入厝」,朋友相送的禮物通常就是盆栽,羊齒蕨、金錢樹、龜背竹、酒瓶蘭、琴葉榕等都是常見室內植物,對他們來說那是「送一份幸運」的意思。

在各處旅行時,若在同一處待超過五天,我幾乎都會在住處附近、或是城市中的假日花市採買切花(甚至盆栽)放在房間中。無論對房間多麼陌生,放上熟稔的花,也會一瞬間有了歸屬感。光線透過窗子照進房間時,植物在光線中的姿態,也總是讓旅行的心情再增添幾分浪漫。切花的花期看季節與花種長短不一,若要離開時仍神采奕奕,便會轉送給房東、朋友,一舉兩得。用掉一個上午買花、剪花、插花,幾乎是旅行中很重要的樂趣之一了,甚至買了一把V&A博物館的花剪放在行李裡呢。

圖片提供=陳小曼

若到朋友家吃飯作客,也會想像著朋友的家,像在為宴客主人做心理測驗一樣,時常找街角花店抓幾隻花,用牛皮紙簡單包起,若花店有好品味,花束時常整理得令人心怡。比起挑酒怕不合喜好、送食物怕文化地雷、器物怕風格迥異等擔憂,「送一束花」這樣不實用的浪漫,一點也不傷神、至今也次次奏效。甚至用手邊的材料與香草做成桌花,簡單一餐飯也隆重起來,誰說旅行時做飯必須要克難?日積月累,隨著旅行的次數增加,也慢慢累積了各地心儀的名單與滿載的回憶。

倫敦 —— Columbia Road 週日花市的隨性與旁邊的精彩小店、Ace hotel 裡的 That flower shop

倫敦東區是眾所皆知的生活文化寶地,假日更是充滿各種難以割捨的市集。其中也可以稱為集體回憶的哥倫比亞路的週日花市就是我幾乎每個週末的必訪之地。短短一條街道中花種齊全,有趣的是每到收攤之際、攤主便開始紛紛吆喝「三把十鎊!」就會看到留學生們紛紛拿著啤酒出現開始挑花,非常有趣。

圖片提供=陳小曼
圖片提供=陳小曼

兩旁的店家也越來越熱鬧,非常厲害的文具店 Choosing Keeping、麵包赫赫有名咖啡也是我每日精神糧食的Pavilion Bakery、藏在巷子裡的美好義大利午餐 Campania、一定會被擠爆的轉角酒吧 The Birdcage…買了花點杯啤酒,就在旁邊的小公園躺著曬太陽,最後沿著Canel走回家,星期日還有什麼更好的選項?偶爾、不需要一大把花束時,也會到Ace hotel附設的花店買單隻的花材,帶上一罐好喝酒就往朋友的家門走去,也是在倫敦旅居時的日常。


義大利 —— 米蘭的 Potafiori、波隆那的Frida's

在米蘭就學時,也花了好大力氣到處找花店,還記得第一天抵達米蘭時就遇到Navigli河邊不定期的花市,後來也在住家附近找到一間非常有氣質、也不只是花店的Potafiori。店內空間以黑色、白色為主,摩登的霓虹燈管與選花都很有氣勢,這家店除了販售花材,也接餐會專案,店內也有座位,有簡單的咖啡與糕點,所有餐具都是選自北歐名牌Ferm,相當霸氣。

圖片提供=陳小曼

店主Rosalba Picinni是位熱愛花藝的歌手,她稱自己為「唱著歌的花藝家」,也在自己的家鄉Bergamo開了第一間花店,並與時尚界的夥伴創立了米蘭這間花店。將花材以精品方式對待,也是別有風範。另一間也別致而有品味的花店Firda’s則是我從波隆納驚喜發現、並一路帶著花搖晃著回米蘭後,才發現他們在米蘭也有一間分店,而有趣的是他們以五彩鬱金香為主打,並有著極好的花器裝飾搭配的品味。


日本—— 東京涉谷的 Aoyama flower tea shop、北海道蔦屋書店裡的花店

東京涉谷的 Aoyama 把生活包圍在花之中,在一個在花店裡的玻璃屋喝茶,是多麼夢幻的生活想像。當然花店外長長的人龍也證明了Aoyama的好眼光,也不難猜想玻璃屋中的夢幻餐點多麼打中少女心 — 店家也非常聰明的販售手掌大小的花束,我也從善如流帶了一束鳶尾花與尤加利送給後來碰面的朋友,當然獲得了一個滿心的笑容。

圖片提供=陳小曼

前陣子到訪北海道時,在公路上經過了蔦屋書店,一群人興奮的緊急停車,裏頭的花店也充滿驚喜,買了黃澄澄的Mimosa放在冰桶中,窗外是一片靄靄的白雪,整個星期都在銘黃的小花旁吃早餐,很不愜意。蔦屋書店大概讀者再也熟悉不過,曾入選世界20大最美書店的他們在同一個品牌之中提供生活各個面向的商品,為生活做各種提案,而花店當然也在考慮之中。有趣的是,買花的隔天是3月8日國際女人節,而在義大利的這一天,男性會送身邊的女性Mimosa表達感情與感謝之意,這個可愛的巧合也成了我們的旅程中有趣的回憶。

旅行了一大圈後,其實最想念台北內湖花市,花種多樣、花材新鮮、賣花的人也專業、價格還很親切。不過,各地的花店也都展現了城市的鮮明個性,除了因地而異的花種,人們對待花與盆栽的方式、送花的習慣等等,都是很有趣的文化觀察。與朋友的交往,也因為這些不切實際的小習慣,而浪漫了起來。不知道我在巴塞隆納時買的蘆薈,現在在朋友的磚造陽台還茁壯嗎?那巴黎小公寓裡窗邊的橄欖樹,長出小小的果實了沒?那一束放在倫敦Chelsea白色窗台的小銀果,乾燥後還美嗎?那一份寄託,不知是否成了幸運,但必定成了生活的風景。

陳小曼
「慢 食堂」專頁主理人。目前以食物設計師身份獨立接案並為雜誌撰稿。獨立出版食物影像刊物《Nutty Porject》。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1
Dec / 2018

Design New Wave

今年的Best 100以「Design New Wave」為題要帶來更多種觀看設計的視角與方式,你可能看到驚喜、大膽、趣味、特別,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