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那個魔性的換名片廣告嗎?專訪原野守弘的創意心法

2017/06/27 | | 好奇心日報

原野守弘的作品,會讓人想起那些宏大的場面,關注的卻是微小的細節。
文字=高雅

原野守弘是一個廣告創意人,在深圳Mindpark大會上做了一個名叫「Don’t Make Shit For Shit」演講。當你問他,如何定義「Shit」,原野守弘用開玩笑的語氣說,「shit就是shit」,他隨即補充,「就是要誠實,如果你足夠坦誠,足夠尊重你的客戶的話,你可以跟他說你的就是shit。」

如果你不知道原野守弘,你可能看過他主導的一些廣告視頻,比如說「最會拍MV的樂隊OK Go代表作 I Won’t Let You Down」、「日本名片分享整理app-Eight的換名片視頻。」

把廣告做成大型藝術項目,或者配得上時髦詞「魔性」,不單單是有創意就能搞定的事情——就像很多廣告人會抱怨的那樣,甲方的態度和開放心態往往才是事情的關鍵。但是人們往往會忘記事情的另一面:廣告人有義務用真正的洞察、而不僅僅是花俏的創意促發甲方的信任。

原野守弘的工作,恰好占了事情的兩面。

Eight 魔性換名片廣告,原野守弘監製,舞蹈編排 Air 工作室

1994 年,原野守弘加入日本最大的廣告與傳播集團日本電通,之後被安排到一個數位子公司做數位創新營銷,離開電通之後,在一家傳媒創業公司成功幫助公司IPO上市,然後又回到電通,負責運作非傳統的創意代理公司Drill。

2011年,他與伊藤直樹、清水太、中村洋基和川村真司一起創辦了基於紐約和東京的創意實驗室PARTY。第二年,離開並創辦了Mori Inc.,目前只有他一個人和兩個助理,憑借著已有的名聲,總會有源源不斷的客戶找來。

原野守弘20幾年的職業生涯大概如此,讓他真正開始在國際上擁有知名度的作品是2011年為日本電信公司用剩餘木頭做的手機SH-08C拍攝的視頻“森の木琴”,這個視頻播出12個小時之後,日本發生了大地震,所有的campaign都被撤下。但“森の木琴”在YouTube上流傳開來,被紐約時報、Fastcompany等主流媒體發現並報導。國際名聲自此傳回日本。

森の木琴

「這個視頻的洞察很簡單,就是『木頭是好的』,所以我就想,如何表現木頭是好的。我想起小時候的木琴,小孩子會亂按,發出嘟嘟嘟嘟嘟的聲音……有了木頭的聲音,我們便需要視覺……如果用一個球來代表SH-08C手機,改變木板,利用重力,便可以製作出音樂。」

原野守弘的團隊用一個小原型向客戶展示了這個想法,「他們說那就做一個吧。因為他們都很忙,沒有人太在意你。我們整個團隊對這個想法感到很興奮,然後就越做越大。當我展示成果的時候,他們驚呆了,便問如何做到的?當然,我不會說『謝謝你,讓我們單獨去做這件事,所以才能做出來如此好的作品』。」

森の木琴與音樂設計師Kenjiro Matsuo合作選取了巴哈清唱劇147號「耶穌,使人仰望的喜悅(Jesu Joy of Man's Desiring)」,巨大的木琴的製作與木構設計師Mitsuo Tsuda合作,材料取自森林中的雜木,並由當地的手工藝人執行製作。原野守弘坦言更喜歡音樂語言,因為它更容易與觀眾產生共鳴。

這個影片被Ad Ages挑選進入「The Best 10 TVCs 2011」,以及TED:Ads Worth Spreading 2012,成為YouTube上「必看的日本商業廣告之一」。至於廣告商看中的轉化率是多少,並沒有詳細的資料可循,但至少從社交媒體轉發量上看,森の木琴很成功。

圖片來源=Mori Inc.

「他是如何做到這一切的?」,看到原野守弘的視頻,你的心裡會有這樣的驚嘆和疑問。那個複雜的巨型木琴真的沒有後期配音嗎?那些花樣換名片的姿勢是如何編排出來的?OK Go的「I Won’t Let You Down」是如何調度那麼多人,並一鏡到底拍攝的?

「I Won’t Let You Down」MV 從四位樂隊成員騎著本田的獨腿電動車UNI-CUB開場,這個5分20秒的視頻,徵集了2400名日本少女舞者,由專業舞蹈機構Air編排(原野守弘編舞的長期合作伙伴),動用了1500名志願者,利用無人機、八爪直升機等設備前後拍攝了5、60次,所有人員的移動路線經由電腦軟件設計編排,效果呈現出集體主義意識形態下人多勢眾、充滿秩序的力量感,堪比天安門前的閱兵儀式。

歌曲收尾的遠景畫面,2400名少女用開合的彩傘製造出LED屏幕的像素感,閃現樂隊成員的臉、愛心和字體。如此大場面和高難度,沒有一定程度上的集中控制很難實現。

「我對所有的事情負責,我覺得最關鍵的因素就是雇用正確的人。對的編舞、對的攝影、對的製作……就像組成一個樂隊,最重要的是找到正確的關鍵人物, 和他們直接工作。一旦你組建好正確的團隊,就不會出什麼差錯。」原野守弘說,「如果我發現一些差錯,我會直接開除那個人,你想一想我要對上千個人負責,你不能因為一個人搞砸了所有的事情。」

但在拍攝過程中,肯定會遇到棘手的難題。從中間廣場到停車場的部分,趕不上音樂,因為機器有最高時速。這時候,原野守弘便嘗試問主唱Damian Kulash,「可以補四個小節給我嗎?」最後,你所聽到的、看到的,便是音樂向MV妥協之後的版本。MV結尾處無聲的空鏡則是原野守弘受披頭士樂隊啟發而作——後者在歌曲結束之後總喜歡加點東西。

這個MV在10小時之內就獲得了一百萬的觀看量,在6天內這個數字達到了一千萬。

圖片來源=Mori Inc.
圖片來源=Mori Inc.
圖片來源=Mori Inc.
圖片來源=Mori Inc.

原野守弘還在Drill的時候,接到為一家日本信用卡公司EPOS CARD做廣告的案子。信用卡公司的目的是提高卡片的使用率,原野守弘放棄了傳統的廣告形式,轉而提出了設計 100 種不同卡片圖案的企劃。

「他們非常震驚,」原野守弘說,「信用卡是一個注重功能的產品,它和顧客間沒有一個心理情緒的連接,但是這也是我們的機會所在。如果我們能夠使客戶在100多種不同的設計中進行選擇,這個卡片對他來講就變成了一個特殊的物品。因為他花了時間挑選,這便在心理上建立了一種紐帶。」

這個設計將EPOS CARD使用頻率增加了1.5倍,辦理卡片的數量提高了2倍。

圖片來源=Mori Inc.

「廣告可以成為任何東西,它不僅可以宣傳你創意化的產品,也可以為你帶來創意化的產品,創意和解決問題都是要同步考慮的,」原野守弘說,「現在技術發展很快,這需要我們用新的技術改變我們做事的方式。」

從1994年到現在,原野守弘經歷了日本廣告行業在數位時代的轉變。「要創建新的東西就要創建新的過程」,這也是2011年原野守弘與伊藤直樹、清水太、中村洋基、川村真司四位日本富有國際聲譽的創意大師一起創辦PARTY的初衷。PARTY利用最新的技術,如大數據、虛擬現實、機器人技術、物聯網等,做創意廣告體驗。客戶包括Nike、Google、Sony、LV等公司。

但第二年,原野守弘便離開了PARTY,他不願意多談具體的原因,只是說,一個人做更自由一點。

原野守弘在演講中講的一個故事,也許可以回答開頭他所說的「Don’t Make Shit For Shit」到底是什麼意思。

晚上有一個男人在燈光下找東西,有一位警察過來問,「你丟了什麼東西嗎?」

「我丟了房間的鑰匙,但是找不到。」

「你確定是在這裡丟的嗎?」

「不是,在那裡丟的。因為這裡很亮,我就在這兒找。」

「我們得到客戶要求簡報的時候,不是去思考他們要我做什麼,而是去思考我應該做什麼,我需要什麼樣的故事?客戶會希望我們去做一個廣告片,但是客戶希望在比較亮的地方尋找,而不是去搜索一個對的地方。我們去搜索對的地方,這樣才可以提供新的敘事方式,來滿足他們真正的需求。」

圖片來源=Mori Inc.

Q(Qdaily):從1994年至今,你工作了20幾年,見證了日本廣告行業哪些變化?
M(原野守弘):在過去十年,日本廣告行業很兩極化,要麼往外走,要麼向內看。在設計領域,日本廣告行業是被認可的,並且獲得了很多諸如D&AD、 One Show的國際獎項。但是與此同時,在電影和印刷領域,我們的目光越來越向內移動,只關注日本市場,方式和手法偏離了國際標準。長期來看,日本市場會越來越小,所以對於年輕的創意人來說,「變得國際化」是下一個挑戰。

Q:從傳統創意人到數字化時代的創意人,你自己經歷了哪些改變?又有哪些東西沒有變?
M:現在,社交媒體上的主流是視頻。所以我的大多數項目最後的呈現形式越來越視頻化。比如說我為本田汽車公司創作的作品 — Honda. Great Journey。儘管這個項目是設計項目,但最後的成果使用了視頻/電影的形式,與一些紙質和網站媒體的形式一起呈現。這些項目需要和電視廣告不同類型的敘事方式,也就是非虛構(Non-fiction)和非言語(Non-verbal)。

Q:你是如何工作的?
M:我在做brief的時候就會想出來一個想法,然後在回去的出租車上便找好了需要的人。做創意,就像運動員一樣,要時時刻刻鍛煉,才會在比賽上發揮得很好。

Q:那你是如何鍛煉自己呢?
M:每天我都在做不同的創意項目,所以這個也算是日常訓練。除此之外,我還會去參加崁城國際創意節或者接受一些國際廣告比賽的評審邀請,這可以讓我專注在研究每年出現的好作品上。

Q:你的社交媒體上有很多旅行和美食的照片,這也是你的鍛煉方式嗎?
M:每個城市對我來說都有一些奇怪的地方,為什麼會奇怪呢?因為不同,中國有中國的方式,日本有日本的方式。這很有趣。每到一個城市,我會去思考為什麼我會覺得奇怪?這些不同從哪裡來?為什麼不同?美食的話,純粹是愛好。

Q:你有什麼想做但是沒有做的事情?
M:飯店。

Q:為什麼?
M:主要原因很簡單,我喜歡酒店。飯店是一個複雜的創意綜合體,你有很多創意可以發揮,比如說室內設計、服務設計、平面設計等等。所以作為一個創意總監,我覺得飯店是一個很值得的項目。

本文授權轉載自好奇心日報,原文請點此

相關標籤: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