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阿拉斯加,馬賽Kyo在北緯60度的冰與雪之歌

當你見到前所未有,將體悟到人生更多的喜悅與感動。——《西藏生死書》

是廣告人、插畫家也是攝影師的馬賽Kyo,自認背離人群踏上極境之旅,是解文明病的終極良方。而我們最想問的是,當距離已不是問題,這每一趟如此遙遠的旅途中,究竟為他的人生帶來什麼樣的深刻註記?

 
「每次出國,桃園機場就像是我的垃圾桶,讓我拋開一切;而阿拉斯加則是我的謬思,我總迫不及待迎向她。」馬賽Kyo說自己走過的極境裡,阿拉斯加就讓他去了8次。這種頻繁,大概也只有發自內心的喜愛才能達成。從沒這麼接近過阿拉斯加的《Shopping Design》編輯們,好像也跟著Kyo進行了一趟深度旅行。

Аляска 原名來自愛斯基摩阿留申語系,字面上意思為「object to which the action of the sea is directed(海浪拍擊之地)」,也有「很大的陸地」之意。
馬賽Kyo

 
阿拉斯加的確會白雪皚皚、冰天凍地,但那些可遇不可求的絢爛極光、大得快罩住天際的彩虹,秋季裡豐沛色彩的山林,與類黑白山水般的冷冽極冬景致,成就獨一無二的繽紛意象。阿拉斯加有個稱號「North To The Future」,因為她如此靠近極端,一切樣貌也是那麼地近未來。這些渾然天成的光與色,讓Kyo為此著迷。去年底才又造訪過一次的他,到底如此遙遠的國度帶給他何種撼動?為何阿拉斯加會成為他創作的謬思?

問起Kyo最近這次和家人去阿拉斯加的經驗,「帶家人其實考驗很多,必須思考老人小孩對氣候適應的狀況,還有食衣住行也得顧及。像我爸比較愛碎唸,一路上體驗到了什麼都唸,吃到螃蟹有點貴、坐計程車遠一點去洗溫泉太貴,全部都可以唸,但感覺他其實滿喜歡那裡的(笑),除此之外還是覺得內心很澎湃、很興奮。」事實上Kyo的足跡踏遍世界,不喜歡人群的他很愛往人口稀疏的地方去,「太過文明的地方對我沒有吸引力,我喜歡造訪能背離人群的地域,這樣才能舒解在都市工作所累積的文明病。」因此「極境旅行」開始成為他人生裡的追尋。

阿拉斯加大彩虹
馬賽Kyo
黃昏的奇遇
馬賽Kyo

 
無論大小,人一生的確都在尋找某種生存意義,回溯到32歲以前的Kyo,殷切期盼終有一日能長居國外,直到有次報名去西班牙,在語言課堂上意識到自己的外語不太靈光之後,他決心接受事實,日後還是好好工作,找空檔當個四處漫遊的旅人就好。突尼西亞、約旦、歐洲⋯⋯他造訪過各種遙遠的境地,直到第一次踏上阿拉斯加這片土地才有深刻的感受――「一見鍾情」,他這麼說的;熟悉、親切、倍感近鄉情怯、離開時甚至依依不捨,在Kyo的感受裡,阿拉斯加是個他從沒遇過的、擁有神奇景致的世界,「覺得能在這個地方目睹極光,打從內心真的覺得非常神奇。」

但,看極光,或追求遼闊景致,其實很多地方可去,為何獨鍾阿拉斯加?如果不就「感覺那邊讓我有過曾經熟悉Déjà vu的感覺」這種感性面答案,Kyo說阿拉斯加應該是「離我們最近的極境」了。「若要追尋極光,她並不如北歐那樣遙遠,固定有班機到達,很方便。再者,我非常喜歡那裡的生活環境,她有高度自然的生態狀態,但以居住生活而言,便利度依舊足夠,達到極佳的平衡,很喜歡那樣的感覺。」因此,為了天上美妙的光、生意盎然的森林,與冷冽冷酷的雪景,短短幾年之內他就已造訪八次之多。

馬賽Kyo
馬賽Kyo
馬賽Kyo

 
他說,阿拉斯加已成為自己人生裡重要的謬思,不僅讓他見識到另一種生活方式,甚至這片冰天雪地,還帶給Kyo不少的創作靈感;像是曾為Dr. Milker拍攝過的聖誕節限量瓶的平面視覺、還有近期他和HENG STYLE恆隆行合作,創造出「零件生命之石」(將珍惜的零件,仿效琥珀封存生命的方式將其封存起來),外觀透明如冰晶,也來自在阿拉斯加漫遊的想像與啟發。為了這塊石頭,他在寒冬的阿拉斯加,一望無際的冰原雪地裡,趴在冰面上數小時,為的是想抓住冷風的速度,及冰上渾然天成的優美紋路。同行的家人都躲在屋子裡擔心地看著他,他卻嫻熟且樂在其中,「我想我可能有某一輩子是愛斯基摩人吧,寒冷我並不在意」。

馬賽Kyo

 
除了冰與雪,極光也是Kyo最喜歡拍攝的題材之一。阿拉斯加的費爾班克斯(Fairbanks)是座特殊的城,被喻為是全世界最適合邂逅極光的地方。他分享拍攝過的極光作品,別看數量多,以為能輕易拍到,「看極光很講緣分,但也可能看你是否有毅力等待下去。」他說與家人一起同行的這次,等了十多天都沒見極光現身,他試著說服家人,多請兩天假再回去,「還好這一請,總算在最後一天看到了,大家興奮不已,甚至還想要跟我再去。」他有點欣慰地對我說,大多數的機會。都是他不屈不撓,「等」來的。不過等歸等,我想He got luck,或許謬思也是眷顧他的,藉由這些美麗的意象,啟發誠心等待與守候的旅人。

馬賽Kyo
馬賽Kyo

 
聊了許多極光與冰雪,他說阿拉斯加並非永遠是冰封之境,秋天更是迷人。「其實我很推薦在秋天造訪阿拉斯加,因為在那個時刻裡,萬物的樣貌非常迷人,迷人到你不自禁想讚嘆造物主的美感」。山巒上的森林,從濃密的綠,到橙色、黃色、紅色這樣綿延著,湖水與天色相映,大自然的顏色美得極有層次。天光好的時候,空氣氛圍好似瀰漫了飽滿的金黃色。四季是如此分明,在這個氣候已無法預測的現今,是多麼珍貴的景致。「而且最讓人驚喜的是,每次造訪阿拉斯加,都會覺得她不一樣。」聽起來是一種談論真愛的心情無誤。

旅行的樂趣與美好總讓許多人著迷,但往極境走可是需要點決心才可以。這次與Kyo從阿拉斯加開始談起,還只是本篇的開端,到底身處極境,會有什麼樣的感觸?還是因為「極」,所以更加有吸引力?

馬賽Kyo

There is a pleasure in the pathless woods,
There is a rapture on the lonely shore,
There is society, where none intrudes,
By the deep sea, and music in its roar:

I love not man the less, but Nature more.

非不愛人,更愛自然。

想必Kyo喜愛的英國詩人拜倫這首〈The Childe Harold's Pilgrimage〉,已替他道盡一切。

 
本文摘自《Shopping Design》2016年第86期「極境旅行

廣告人、插畫家、攝影師、旅行作家……多元特質很難定義Kyo的類別。他的插畫、攝影與平面設計作品,為他於全球各大重量級的廣告、攝影、創意與設計獎項中獲得逾兩百多項大獎。近期著作為《拍我眼中的世界》、《我不想告訴你的地方》。

廣告人、插畫家、攝影師、旅行作家……多元特質很難定義Kyo的類別。他的插畫、攝影與平面設計作品,為他於全球各大重量級的廣告、攝影、創意與設計獎項中獲得逾兩百多項大獎。近期著作為《拍我眼中的世界》、《我不想告訴你的地方》。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7
Jun / 2019

任性大人的生活指南

人生不要太用力,獻給每個想做自己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