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認識一個做平面設計的,他號稱是“德國最貴的一支筆”

他開拓了德國雜誌藝術總監的職位。

Willy Fleckhaus這個名字的維基百科英文版只有寥寥數語:1925年出生在德國 Velbert,德國設計師和藝術總監,以1959到1970年擔任青年雜誌TWEN的藝術總監為名,是一個多產的書籍封面設計師,1983年在家中突發心臟病去世。

沒有多少人知道Willy Fleckhaus,但最近有本新書把這個名字帶入了人們的視線中——Hartman Books出版的Fleckhaus:Design, Revolt, Rainbow。這本書是第一本國際出版的關於Willy Fleckhaus系統的傳記和作品集,Michael Koetzle和Carsten Wolff撰寫了裡面的文字部分,他們是Fleckhaus作品的長期收集者,為了了解他的生平採訪了Fleckhaus很多親人朋友同事。

Hartmann Projects
Hartmann Projects
Hartmann Projects

戰後歐洲的雜誌開始復興,TWEN是當時在青少年中具有影響力的雜誌之一,以政治和知識性內容為主,以現代性、突破常規、吸引眼球的排版設計為名。在Willy Fleckhaus擔任雜誌創意總監的時候,德國雜誌裡還沒有藝術總監這一職位,在他去世的時候,藝術總監已經處於雜誌的核心團隊位置,成為不可或缺的一個職位。Willy Fleckhaus在這個思潮中貢獻了很大的力量,是雜誌藝術總監一職的開拓者之一。

It's Nice That
twen 12, 1963, Photography: Irving Penn
It's Nice That

 
六、七十年代歐美興起反叛的青年文化,是戰後創傷期的「應激反應」,年輕人急於將自己與父輩們區分開來,一本在視覺上打破常規的出版物正是他們需要的。巨大的字體和圖像突破紙張的界限,甚至會打斷文字的流暢。

TWEN不僅僅是關於吸引眼球的設計,如Michael Koetzle和Carsten Wolff在引言中寫道,「他的價值在於啟蒙、在於人道主義、在於和平」,「Willy Fleckhaus想影響一些事情,想吸引更多的觀眾」。

Frankfurter Allgemeine Magazin 143, 1982. Illustration: Ulrike Reichwein, Text: Dieter Eckart
It's Nice That
Frankfurter Allgemeine Magazin 84, 1981
It's Nice That
It's Nice That
It's Nice That

 
從記者、編輯到轉行做設計師,Willy Fleckhaus熱衷於為封面做設計,他被稱為「德國最貴的筆(Germany’s most expensive pencil)」,因為只要經過 Willy Fleckhaus設計過封面的書,便會十分暢銷。

Willy Fleckhaus最為有名的封面設計是為蘇爾坎普出版社(Suhrkamp)設計的一系列彩虹封面,為不同的文學添加上了色彩。蘇爾坎普出版社被稱為德國的精神之光,曾幫助過猶太裔作家免受迫害,曾匯聚了赫爾曼·黑塞(Hermann Hesse)、 T.S.艾略特(T. S. Eliot)、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貝托爾特·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米歇爾·傅柯(Michel Foucault),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等作家。

Edition Suhrkamp, 1963, The first 48 titles
It's Nice That
48 titles as shown in Design, Revolt, Rainbow
Hartmann Projects
It's Nice That

這本關於Willy Fleckhaus的書可以在Hartman Project網站預訂,相應的展覽也會在德國科隆和慕尼黑舉辦。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好奇心日報,原文請點此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09
Dec / 2017

2017 TAIWAN DESIGN BEST100:改變生活的設計事

設計從來都與你不遠,只是你沒有去感受與發現! 從沙士、偶像唱片、偶像劇、檳榔袋時裝、市集、世大運影片的鼓舞、一本教科書、一種新的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