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金瓜石住兩晚,在觀光客離去的寂靜山城,被夜色溫柔擁抱

走在山城狹窄陡峭的小路時,心情總是特別平靜。

兩座早年被礦產眷顧的小鎮,在歷經繁華與沒落之後,現今觀光的榮景看起來更虛幻。不論視線所及是寬闊山景,還是近在眼前的陡峭石階與民居,隨處都有濃厚的歷史與生活痕跡。依山傍海的多元景致,因著珍貴礦脈而發展出的密集聚落,讓小鎮多了一層隱晦神秘的容貌。

每回用著不同方式去、懷著不同的目的去。一次甚至誤走上早期運礦的古索道,本以為會一路走到海邊,卻被困在封路的禁區裡動彈不得。

這山城是危險的,也因此有一股神秘的吸引力,令人想看看在最裡層,到底包裹著什麼樣的靈魂與故事。

於是到金瓜石住了兩晚,以居所為中心,步行、坐車探索周遭的風景。不刻意安排行程,天晴就爬山、看海,午後下起雷陣雨,就在屋裡看電影、午覺。深夜裡,窗外看去盡是無聲的稀疏燈火,感覺到一種深深的,與世無爭、好似被遺忘的寂寞。

山-走在礦脈上,通往神社之路

過夜的小屋,座落在金瓜石黃金博物館的下方,要走過一條路燈微弱的石板路,周邊只有零星住家與菜園,有些甚至看不出是否有人居住。

林亞璇

入住之前,先上黃金神社去參拜一番,通往神社的參道就在黃金博物館區內。黃金神社前身是日治時期開採金銅的日本公司,為了安定民心而建。後來開採權移轉,神社也移至現址。歷經廢除並遭破壞棄置後,現在神社僅存兩座鳥居、四對石燈籠、一對旗幟台,以及正殿的石柱。

參道上多處已雜草蔓生,石燈籠及高大的鳥居堅強鼎立著,殘石上「奉納」二字讀來依舊存在威嚴感。登上神殿,可以俯瞰一小塊的金瓜石聚落,被包攏在山海中。

林亞璇
林亞璇
林亞璇

參道往左望,對面山頭矗立著一個狀似茶壺的巨大岩塊,是金瓜石另一個特色地標「無耳茶壺山」,步道沿途可以欣賞基隆山、濱海公路、陰陽海、金瓜石聚落在高度上升中的視野變化。由於山勢較陡峭,雜草更為張狂,較少遊客會走到這裡。

林亞璇
茶壺山至高處可以看到遠處黃金神社的參道及正殿全貌
林亞璇

 

海-礦物的中繼點,風景的延伸點

近幾年來,廢煙道熱潮驅使人們探進金瓜石山,到十三層遺址、陰陽海留下照片,不自覺爬梳了古時礦產行走的痕跡。

十三層遺址,即為舊時水湳洞選煉廠遺址
林亞璇

 
關於陰陽海世間流傳一個說法,說褐黃色是以前煉製金銅引發的水污染,但實則是蘊藏了大量黃鐵礦的山脈,被地下水沖刷後注入海洋,才產生了黃藍交融的陰陽海。

正午時分沿著濱海公路走,被曝曬的體溫就要和湛藍的大海溶成一塊,岩塊上還有不少人在釣魚,海面上漁民的小船悠悠盪著。

林亞璇
林亞璇

若想要拉高視野,可以以濂洞國小做為目標,從公路邊遺落的階梯往上爬,靜靜穿梭陰陽海景第一排的聚落。洞頂路的這片民家,前身是礦場蓋給員工居住的日式宿舍,從高處俯瞰,統一黑色的屋頂十分特別。在日治時期使用的是日式黑瓦,後來為了方便修補而都改用刷柏油的油毛氈了。

雖然不少早期住民活動的場所,都已經被翻新另作他用,濂洞國小周邊仍散落著礦坑、砲台、防空洞等歷史遺跡。走在其中陡直的階梯裡,仍可以遙想早年水湳洞此處的生活風貌。

林亞璇
林亞璇

夜-山城燈火,百年依舊

天光漸暗成一片藍紫色,百家燈火霎那齊亮,港灣漁火點點亮起。隨著夜色漸深,九份老街的店家紛紛拉下鐵門打烊,以黃金博物館為中心活動的遊客也一一離去,蜿蜒陡峭的主幹道上,駛過一班班客滿的公車。人群將自這片山城脫落,而山城的美麗,卻才正要開始。

曾經也是急著返家的遊客之一,因為搭不上一班班客滿的公車,只好走公路下山到瑞芳火車站。卻在不經意回頭時,被山城遍灑的金黃給震懾了。那城壯麗卻寧靜,孤獨卻驕傲的盤踞著。

林亞璇
林亞璇

這晚從九份老街的便利商店買了糧食出來(住處附近幾乎沒有賣吃的地方),與人群反方向返家,一人回到小屋子裡,煮了泡麵,開罐啤酒,沒有第四臺只翻到悲情城市的DVD,坐在床上看著看著,開始下雨了,從細小到密集,和著蟲鳴打在屋簷上,萬籟俱寂裡,孤獨,一點一滴的生成。

林亞璇

這裡的榮景曾是日常,今日的擁擠熱鬧,看來多少有些複製及盲求的意味,極少人真正在意那些紮實的愁苦和寂寥。於是終於明白,從前走過的都是皮毛,交出時間及汗水去餵養孤獨,才能真正走進這座山城的靈魂裡。

下回上山,別急著踏遍打卡點、擠進招牌高掛第一家的土產店,探索這裡的方式是自由的,這城足夠寬容,而她的靈魂裡,會有你自己。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3
Dec / 2019

設計力關鍵字

今年Best100以「設計力關鍵字」為題,透過100組人事物見證這片土地與環境的改變,看見以「設計」之名探究自我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