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偉雄專欄】是反設計、超設計,還是「大人不在」才有好設計?世大運的設計觀察!

世大運與設計之都兩大活動,都是柯文哲市長上任時公開表示「沒興趣」的任務。2016年設計之都舉辦時,柯P的致詞空洞無物(「改變台灣從首都開始,改變台北從文化開始,透過設計讓台灣變更美麗的國家……」),和他平日每每神來一筆發言的鬼靈精怪,判若兩人。兩年前,世大運Logo設計讓他偶然瞥見,忿忿不平說出「光四張紙,設計費就要80萬」,引起媒體大肆追逐,讓參與標案的設計公司吃足苦頭。

「設計」這個語彙,人人都懂它的詞面意義,但對台灣中老世代與年輕人來說,卻各有它不同的弦外之音。表面上,大家都同意:設計,是一套為達某個特定目的所構思的計畫與行動方案,而且多多少少得與眾不同,否則就不叫設計。但對我們五、六十這一輩的台灣經濟主力世代來說,「設計」二字卻更常地被使用於描繪人際關係的爾虞我詐和利益的巧取豪奪上,我們常常說「被設計了」,意思是說被某個隱密的、心思詭譎的「計畫與行動方案」所作用了,而成了一個受害者,在此,設計者和奸巧的人同義,它不見得是一個全然負面的字眼(成人世界的社會化,不就是期勉自己多少得學會一點「設計」的技術嗎),但絕對稱不上是一場賞心悅目的人生經驗。

對年輕人來說,他們多少也懂得「被設計了」背後的小奸小技,但他們看待設計卻有著比較超越性的意涵,事與物之美侖美奐的「美的體驗」是其一,僵局受橫空出世之舉而得扭轉的「破壞式創新」為其二,自我感知從小確信邁向大領悟的「啟蒙開眼」乃其三。

本屆世大運的Logo換了三次,最終是由游明龍老師設計的綠藍桃橙四色「北」字擔綱。憑良心說,游老師的設計已是歷來台北各種北字Logo最清爽典雅的了,但我們還是得問:為何台北市的自我認同始終就得是那個「北」呢,難道台北除了自己的名字外,沒有任何深邃迷人又特殊的氣質,可據以衍伸而為設計嗎?

www.fisu.net

看看近十年來其它幾個舉辦世大運的城市:泰國曼谷、賽爾維亞貝爾格勒、中國深圳、俄羅斯喀山、韓國光州,它們都是以某個概念發想,而非一個直接了當的字型就解決了,我個人偏愛曼谷、喀山與光州的Logo,它們都非常抽象,但美學意象上都有該國在國際上可被聯想的氣韻特質。最好的Logo是能被追問的Logo,太醜的沒人要問,而太明白的則沒啥好問,當然,Logo事關代表性,茲事體大,這個設計案應該也不是游老師的事務所能決定的,而是反映市府長官心中對主流民意的想像,這也說明了「北」為何總能萬變不離其宗,是一個沒人能反對得了的答案。

www.fisu.net
www.fisu.net
www.fisu.net

有趣的是,因為柯P對世大運的不重視(後來反年改團體一鬧場,世大運變成了一樁突然擁有政治能量的事件,它也就不再是原來的世大運了),所以整個世大運活動出現了高度反差的結果:有時它非常的反設計,有時卻帶來超前感的設計。

舉例來說,大會前的全市大遊行,因為沒有編列經費,所以參與遊行的市民團體與各個宮廟陣場各自扮裝,鑼鼓喧天有之,卻毫無整體美學設計,也不見任何精神意義的闡釋,許多市民大吃一驚,紛紛說這樣的行頭無法代表台北。但另一方面,開幕前由一群年輕導演和影視工作者主導的前導推廣影片,卻以其動態的影像、挑釁的剪輯、敏銳的街頭取景,加上深入到位的對運動細節的理解,讓所有看過影片的眼球大吃一驚。依我參與世界設計之都活動的經驗,這是一場與大遊行一樣、「大人不在」才得以出現的結果,一群年輕人用非常拮据的預算,用高度內在自我酬償的成就慾,抵消了所有成本和精神的超額付出,而得以成就出讓人耳目一新的成果。

同樣具有「破壞式創新」效果的是開幕式,大家原本熟習的大人們的唱跳舞蹈傳統,被三個年輕導演具備節奏感和互文文本手法的聲光戲劇所改寫,陳金鋒球棒的向天一揮,那朵聖火飛躍過的是自2001年亞錦賽棒球迄今的青春歲月,這不是任何習於經營選舉造勢晚會的老派製作人能明白的梗。而豪華朗機工所製作的聖火台,那舞動的機具和關節,使我看見在318學運中年輕人用繁複的工筆嘲弄冬烘老頭的街頭塗鴉。

世界就是如此弔詭,一向對設計冷感、把世大運看成燙手山芋的柯P,卻是靠著年輕世代對設計的渴望和實踐,陰錯陽差,讓台北整個城市啟蒙開眼,也讓他的連任之路魔法閃耀,而我也相信,這路是走不回去的了。

閱讀更多: 詹偉雄專欄
相關閱讀:
從繁複到簡約,奧運logo美學設計的變化
拿掉宣傳口號或名字會更賣?無字商標品牌學

1961年生於台中縣豐原鎮,台大圖書館學系、台大新聞研究所畢業。曾參與博客來網路書店與《數位時代》、《Soul》、《Gigs》、《短篇小說》等多本雜誌之創辦;著有《美學的經濟》、《球手之美學》、《風格的技術》等書,目前專職於文化社會學之研究。
1961年生於台中縣豐原鎮,台大圖書館學系、台大新聞研究所畢業。曾參與博客來網路書店與《數位時代》、《Soul》、《Gigs》、《短篇小說》等多本雜誌之創辦;著有《美學的經濟》、《球手之美學》、《風格的技術》等書,目前專職於文化社會學之研究。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19
Oct / 2018

From Urban to Outdoor 不安於市的理由?

走出城市,是為了離開,也是為了探索未知。本期《Shopping Design 》「不安於市的理由?」不如說是一個城市放生計畫,獻給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