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作陶器皿,拾起生活的重量——專訪拾器工作室湯季婷

「我想要透過器皿,讓生活變得更有質感和重量。」拾器創辦人湯季婷說。

相約在浮洲火車站見,拾器的工作室位在台藝大育成中心走廊的最底處,季婷ㄧ見到我,笑笑地跟我打聲招呼,然後有點不好意思地跟我說這裡沒有冷氣,只有自然風,外頭的高溫確實讓人只想躲進冷氣房。季婷拿她做得杯子幫我倒了杯水,習慣用馬克杯的我,突然拿起陶杯,有些不適應,重量比一般杯子來得重,但在觸感和外觀上,就是一種品味。

拾器的器皿很安靜,沒有過多的裝飾,也沒有華麗的色彩,靜靜地佇立在一旁,規律的線條給人安穩的感覺,就如陶藝家季婷沉穩內斂的個性。季婷說:「畫重複性線條的時候整個人是很放鬆的,喜歡有手作感又規律的東西。」

顏色走低調路線,靜靜地。
拾器
作品多為線條設計。
拾器

 

線條創作。
拾器

 

從老秩序到拾器

湯季婷從大學便熱愛陶藝,因為唸藝術創業產業學系,接觸到了不同的媒材,但這麼多媒材中,唯獨捏陶有種不一樣的情感,漸漸改變了她生活的方式,她會開始觀察大家使用的器皿,學怎麼製作,不同的器皿留給人的印象又是什麼,在嘗試和發想新創作時,她發現生活變得比以前更加有趣和充實。

未完工的杯子。
Jasmine

早在拾器誕生前,她與朋友們創立品牌「老秩序_泥巴器具」,以及將陶藝做為就讀研究所的專業項目,奠基了她對於品牌的想像與陶藝的堅持。畢業後先於藝廊工作,經過那段時間的沉澱,她更加確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毅然決然離職,創立了拾器。

拾器創辦人湯季婷
拾器

 

每一道工序都是功夫

器皿製作過程十分講究,從練土、拉坯、修坯、素燒、上釉到釉燒,至少要花一週的時間,每一個步驟都不容馬虎,尤其是調配釉的顏色,因為不是每一種顏色都適合器皿的造型,可能調出來釉的顏色很美,但一搭在器皿上,完全又是另外一回事了,需要透過不斷地實驗跟修正,才能創作出美感與質感兼具的器皿。

不同顏色的釉配方都不一樣,需要經過好幾次的實驗,才能找到滿意的顏色。
拾器
實驗過的顏色,將它們編碼紀錄。
Jasmine

原料主要來源為台灣陶土跟日本瓷土,季婷強調,陶器製品在第一次使用時,一定要先用溫熱的開水泡半小時,因為陶土有吸水性,泡溫開水可以讓毛細孔保有水分,不容易有其他味道殘留。說到土的價格,季婷笑說:「有些好的土甚至要好幾千塊,所以很多人說窮到吃土,根本連土都吃不起。」

創作來源主要為餐桌上的器皿。
Jasmine

 

不同容器盛裝咖啡 滋味截然不同

現代人接觸到太多工業化的產物,傳統工藝逐漸沒落,陶藝也漸漸式微,多數工藝品淪為展示品,只供欣賞,失去原本的價值,季婷認為工藝的真正精髓在於「使用」,能延續傳統的技藝、工序,符合現代人的需求,才是它的價值所在。

拾器的創作不只講究美觀,更在乎使用的好壞。
拾器

現在工作室只有季婷一個人,雖然產量無法像外面工廠一下生產那麼多,但她的每一個作品精巧細緻,各個都是經由她的手量身打造,她的顧客著手咖啡就寫到,飲用黑咖啡的時候,杯子的選用其實暗藏了很多的巧思,除了美觀和方便取用以外,同一杯咖啡盛裝在不同容器中,喝起來可能是完全不同的滋味,拾器量身訂做的杯緣厚薄度和容量,讓杯子盛裝黑咖啡時可以提升咖啡的香氣和酸甜感表現。

與著手咖啡合作,其單品杯為自家的手作陶杯。
著手咖啡

外表溫柔氣質,說話偶爾帶點傻勁的季婷,關於未來發展,可不只是開一家小店,她希望能擁有一家複合式的店面,使用的餐具都是自家的,在享用美食時,也能感受到餐盤手作的溫度。

拾器

實體通路:

花蓮日日 (花蓮縣花蓮市節約街37號)

抱瓶庵 (台北市萬華區開封街2段62-5號)

山海之間 (台北市大同區迪化街一段215號)

慢慢生‧活美術 (台北市大同區昌吉街110巷13號)

小院子生活雜貨 (台中市西區民生北路26號)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9
Aug / 2019

我的夏著定番

本期《Shopping Design》在高溫不斷的長長夏季裡,陪你一起穿得更簡單、穿得更少、穿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