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黑白年代鋪上動人色彩——專訪「臺灣古寫真上色」王子碩

2017/10/05 | | 張宜

「臺灣古寫真上色」分享早於1960年代拍攝之台灣黑白老照片,特別的是,這些黑白照片都上了色彩......

還記得在1990年代,住家的附近有田、有眷村、有老嫗。小朋友在石頭溜滑梯旁嬉鬧,媽媽推著嬰兒車,叩囉叩囉的在紅磚路上、樹蔭間、不會太炎熱的天氣裡走著。步伐隨著時間推演、加速、進化,舊房子被拆除、變成建築高樓,褐色的土壤鋪上了柏油,成為新時代的面貌:計時停車場。

時代過去的風景不再,但一張富含意義的老照片勝過千言萬語,能讓人想像過去的空間、人事物景觀,借景生情。「台灣古寫真上色」是由王子碩先生創辦的社群,分享早於1960年代拍攝之台灣黑白老照片,特別的是這些黑白照片都上了色彩。將黑白照片變成彩色有什麼含義?當歷史變成彩色,多了一分親近、柔和與新奇,好似過去仍像現實一般,活靈活現的在眼前,同樣的路、同樣的房子,有好幾代的人走過,此時的我們因為色彩而重疊,突然間,產生視覺的衝擊與感動。

王子碩先生
王子碩

王子碩先生現任台南「聚珍臺灣」總監,除了對台灣有10幾年的文史研究經驗,同時也是軟體工程師。創立台灣古寫真上色不到一年,獲得熱烈迴響,另架設網站「今昔時光機」,分享今昔對比的照片與當下時空背景的故事。

在他用心的經營過去與現在的連結背後,我們更想了解這一切付出的契機。台灣,對他來說是什麼樣子的存在呢?

為什麼會開始經營古寫真上色?

一開始是為了找回台灣過去的樣子,二戰後台灣的文化與建築文物毀損,讓台灣出現了記憶斷層,古寫真是一個嘗試,我想引起更多人來關心台灣之前的面貌。

朋友在一兩個月前傳了自動幫黑白照片上色的軟體給我,但出來的品質不夠真實。有天姑且一試,用 photoshop 替黑白照片上色,呈現出來的感覺讓我嚇了一跳,令人震驚的程度。

第一張上色的照片是明治橋,貼上臉書之後被朋友不斷的分享,之後上色的第三張是1939年佳東林麗貞小學至台北明治橋畢業旅行,照片除了彩色的明治橋,還出現了人物,引爆大家的驚奇。

明治橋(張才拍攝)-原圖
王子碩引用 意象・台灣
明治橋(張才拍攝)-上色後的樣子
王子碩
1939年佳東林麗貞小學至台北明治橋畢業旅行-原圖
王子碩
1939年佳東林麗貞小學至台北明治橋畢業旅行-上色後的樣子
王子碩

是如何決定照片的顏色呢?

台灣在二戰後彩色照片才開始普及,因此要考證顏色的難度高,文史背景也很難查到,影像中出現各式各樣的物件涉及廣泛的領域,需要與各界的專業人士討論。

如以明治橋為例,在季刊薰風的編輯提供線索下,得知日本國會議事殿堂的建材與明治橋為相同的石材,於是推測出當時明治橋可能性較高的顏色,但也不是每次都有機會能查得到,要不斷與各領域專家討論。我覺得在替老照片上色的過程能讓你了解歷史裡更深入的層次。

國會議事殿堂的材質-御影石
維基百科

是什麼樣的契機使你開始對文史產生興趣?

學生時代時,我是一般典型的乖學生,考上好學校、升學順遂,但我並不喜歡讀書,而對攝影有興趣。在讀南一中的時候,同學約我去校史室看老照片,裡面有一張是日治時期學長一字排開在林百貨前拍的照片,當時我被眼前的影象震懾住了,那時林百貨是有名的鬼屋,斷垣殘壁讓人不想要靠近,而對比眼前這張老照片,林百貨怎麼這麼漂亮?

1932年林百貨剛落成時
王子碩
1940年左右的台南林百貨
王子碩

林百貨旁的土地銀行,在老照片裡,原為1937年落成的日本勸業銀行台南支店,街道上的路燈有歐式雕花還加上絢麗的三顆燈泡,路人真美、車子真美,這真的是台南嗎?除了這張照片,還有當時學校棒球隊練球的照片、游泳池、籃球場的景象、甚至是帶學生去種田體驗農夫生活的存影......,那時台灣的教育能與讓學生與土地之間產生連結。在看見了這些老照片後,我才知道自己對於台灣過去的記憶是一片空白,也從沒想過台灣能如此令人著迷。這是我開始推廣、研究文史的開端。

而當你開始深入理解、尋找歷史的蛛絲馬跡,才會了解到台灣的文化「逐漸在消失」的事實。這讓人焦慮,捫心自問,我們能再留下什麼嗎?

在處理老照片上色的過程中,有什麼感觸?

在拼湊台灣過去原貌的時候,能從中發現歷史解讀有許多種面向,開心的、哀傷的、痛苦的、震撼的。但不論事實背後的真相為何,全觀的了解才能認識真正的台灣;才能知道我該對這個城市產生什麼樣的情感?祖先與我之間的關聯為何?

知曉土地的故事,能使人穩固,能使人意識到自身存活的意義。而能體會到自己是真正的活在這片土地上的瞬間,是非常興奮的,我也希望能讓更多人體會到這份尋找背後的感動。

古寫真上色是我找到的寶藏,雖然一張黑白照片就能闡述出很多不同的知識、觀點,但上色之後的感覺更豐富,能藉由視覺想像更多當時空間的樣子。像是菊元在戰後曾經有拍到彩色的照片,我很想知道台灣當時有沒有可能在規劃街道上,有整體的搭配?這令人非常好奇。

菊元戰後彩色照片(引用自凌宗魁)
王子碩引用凌宗魁臉書

你最喜歡哪一個時代的台灣?

其實我都滿喜歡的,當我開始了解更多,越是早期的故事越讓我看見台灣更多美麗的地方。此時我們能設想,如果台灣在戰後時期多留下一棟古建築,對後代子孫來說有多珍貴?如果文化能夠留下來,後代子孫的文化素養會有什麼不同?

了解自己對土地的連結後,雖然有不滿的地方,但這裡是台灣啊,我的記憶、我的家。

許多人都投身於台灣文化修復,但二戰後過去幾十年的文化斷根成為事實,讓台灣人普遍不知道台灣是什麼?在這樣的情況下,再輝煌、再動人的,都只是沒有意義的浮雲。

眾人對文化的認同,才是文化的價值。

你最喜歡的台灣攝影師是誰?

若純探討攝影作品的質量,我喜歡陳禮文的作品。他會用畫面會講故事,像是相片裡一對情侶站在彎曲、連綿的水溝兩側,互相牽著手,他無須任何文字的輔佐就能引發想像。

陳禮文攝影作品
王子碩引用 意象・台灣

而要了解台灣早期的樣貌,我喜歡李火增(1912-1975)。他的孫子在約莫三年前,從存留下來的遺物中找到李火增拍攝的底片。他出生於日治時期的建成町(即現天水路一帶),是商業鼎盛的繁華地區,因為家境優渥與他本身的藝術天份,使他有機會成為當時台灣總督府認證的寫真家,那時很少有人能隨時拍照記錄當時人民生活的樣貌,1937年台灣對於拍照還有限制。

李火增本人
王子碩引用 意象・台灣

李火增邊走邊拍,儘管在他的照片中存有許多不完美,但整體的畫面表現非常自然、充滿臨場感,能有置身於彼時彼刻之感觸。現存的底片中,有婚禮、祭祀遊行、路邊攤、菜市場......各種台灣日常的面貌,不同於大部份老照片的正經,李火增的影像非常珍貴,能帶給我們對於日本時代生活的不同想像。

李火增拍攝作品-台北西門町
王子碩引用 意象・台灣

訪問最後,王子碩先生說,「把臺灣找回來這一件事,我認為在許多人努力下,在這一代雖然還不會出現顯著的改變,但在未來,我覺得是可以的。」

歷史不該被抹去或遺忘,所謂民族性質、文化、文明、歷史、思想,折現的昂貴價值卻容易被忽略,或被當成「過去」而沉下檯面。

人是長在土地上的、生活在時間裡的,若了解自己存在的時間與土地,深根進腦海裡的是家真正的樣子、是對事情有更多不同的觀點與想法。

山啊、海啊、人啊,都太迷人了,你說是嗎?

台灣古真上色
https://www.facebook.com/oldtwcolor/?hc_ref=ARTZc-lz-9IY7zvKWfdugdFHjLT-lQnqUaFDxD2U8niZ4DnMnB3sZIUwQWnTawxEyzQ

聚珍臺灣
https://www.facebook.com/gjtwn/

今昔時光機
http://www.gjtaiwan.com/~Prince/ttm/?id=13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