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攝影師吳毅平】拍貓是很嚴肅的一件事

2016/01/21 | | 楊偉成

【專訪攝影師吳毅平】拍貓是很嚴肅的一件事

拍貓超過十八年的攝影師吳毅平,大半輩子都在與這種奇妙難解的動物為伍,甚至遠赴葡萄牙、中南美洲等地拍攝街貓,每天仍然有新的發現,似乎永遠沒有停下來的打算⋯⋯

以拍貓聞名的攝影師吳毅平,雖然大學時沒能如願就讀傳播科系,但透過選修的新聞攝影課,奠定了他之後成為攝影記者的根基。拍出別人沒有看過的東西、或是透過相對少見的方法挑戰閱聽者的視覺,是他求學時得到的觀念。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擔任《自立早報》的攝影記者,也養了一隻貓,便開始記錄牠的生活,越拍越有興趣。

吳毅平攝影作品

對我來說,攝影理念可以是任何詞句,但不會是「真善美」。(吳毅平)

吳毅平快門底下的照片均非經過精雕細琢,不追求畫面的完美,即使那些貓咪展露出特殊姿態,也都是他經過長時間等待、大量累積而得出的結果。對他來說,拍貓的關鍵是捕捉稍縱即逝的畫面,因此一張好照片的誕生必須要有極大的分母數據,從幾百張甚至上千張中細心挑選自然是家常便飯。

「認真的創作應該是長期關注的題材,拍貓對我來說是一件嚴肅的事。」在這個攝影看似隨興、器材觸手可及的年代,吳毅平對於行為本質的思考一如以往,在他心中拍照是種刪減法。

吳毅平攝影作品

有人覺得貓無情,但無情又怎樣。(吳毅平)

好奇他的快樂和成就感從何而來?拍到不可預期的難忘瞬間當然是一種來源,而social media興起後,接收到的關注和訊息與日俱增,即使是拍貓成為顯學的現在,仍舊有許多讀者了解他的堅持並喜愛他的風格。

拍了十八年的貓,那下一步是什麼?「貓打呵欠的瞬間我拍了幾百次,但每次還是有新發現,沒有遇過的畫面實在太多了,我會一直拍下去。」從早已成為生活習慣的行為豐滿自身的創作欲望,他毋庸置疑地樂在其中。

吳毅平攝影作品

人類想盡各種方式來取悅貓,貓卻只要維持本性就能取悅人類。(吳毅平)

SD:你覺得攝影題材有高低之分嗎?
毅平:我認為並沒有。坦白說,我心中當然很佩服那些做大題目的攝影師,像是少數民族、戰地紀錄、核電污染⋯⋯這些人心中可能也覺得拍貓是件很小的事,但或許我們是用同樣的方法在做、也是花十幾年專注執行,只是對象不同罷了。

SD:你覺得拍貓最困難的地方在於?
毅平:我覺得拍貓是全然的自由,困難應該是在我自己身上,像是時間不夠、沒有預算買機票出國拍到更多的貓等等,但我並不是會被時機或地點等因素束縛太多的人,所以這些事情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困擾。但如果你有預設的結果,勢必得花上很多時間等待。

SD:你有什麼欣賞的攝影師嗎?
毅平:其實我欣賞所有不畏外界聲音、堅持用同一種風格拍照的攝影師,譬如說最具代表性的薩爾加多和森山大道。將某種執念花一輩子的時間、一百倍的力氣去貫徹,不論結果好壞,對我而言都是一件美好的事。

吳毅平攝影作品

攝影=吳毅平

全文請參閱《Shopping Design》78期「攝影的原點」

吳毅平

台北人,政大英語系畢業,現為自由攝影師,以街貓為拍攝主題長達十八年。曾任職多家平面媒體之攝影記者,著有《臺北人》、《拍貓是很嚴肅的》、《當世界只剩下貓》、《流浪基因》等書。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