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創意人于逸堯】爭取誠實感受和表達的空間

若你曾關注香港流行樂壇的發展,對于逸堯這號人物應該有所耳聞,他是香港知名音樂製作公司「人山人海」的共同創辦人之一。自1995年開始創作譜曲,打造出不少膾炙人口的好歌;2007年開始醉心寫作,將其對文化與社會的觀察寄託在飲食、飯店這等大眾題材上。《Shopping Design》藉著他短期來台工作的機會,邀請他分享對於港台兩地的觀察⋯⋯

SD:讓你想要透過飲食和飯店兩個主題記錄這個時代的原因是?
于:身邊的人素來清楚我喜歡美食,最初是受到在雜誌社工作的朋友邀請,希望請我執筆有別於市面上以資訊性主導的飲食專欄。對我來說,日常的想法和觀察是很發散的,如果不變成文字其實會有一點混亂。飯店則是香港的代表文化,我們有極豐厚的旅遊業底蘊,而空間運用始終是香港最大的課題之一,許多紛爭也是因為居住正義而起。但我想透過飯店這個題材,闡述一些香港遺留下來的經典風華。

SD:你怎麼看近年來興起的「創意產業」這個說法?
于:創意產業歸根究柢還是要回到一個國家的政治、社會等因素,如果創意真的是一種產業,它應該是靈活且沒有界限的。創意是個人表達思考過程的紀錄,我覺得最大的意義在於你能不能用自己的創意去過更好的生活、用集體的創意建立一個更理想的國家。我不反對創意產業化這個說法,但我想一群有共同文化包袱的人如何凝聚共識、審慎看待他們的前途是當中最關鍵的部分。

于逸堯

SD:小眾經濟興起是世界的共同趨勢,你覺得新世代工作者要如何應對環境變化?
于:小眾經濟我們聽得太多了,它的確是相對於大眾的一種說法,但小眾是不是真的「小」,這點我有所保留。很多人由於對大環境不滿想要有所對抗,因而將自己定義為小眾,希望獲得更多的安全感,好像不分類就難以讓他人理解。我覺得資本主義下的社會容易被消費主導,為什麼我們要靠這麼多的說法去標籤自己?尋找事情的根底在哪裡,是每個工作者面對環境變化時不該改變的方法。

SD:香港年輕人有志來台創業的風氣仍方興未艾,你在當中觀察到了什麼?
于:如今走在香港街頭,我會覺得自己和這個城市脫節了,因為主要幹道上只有國際精品和珠寶化妝品兩種店。我相信這個問題絕非香港獨有,但「變化」的感受在這裡真的極度明顯。台灣會吸引香港人最大的理由無非是自由與活力,也因為過去十幾年台灣推行著先進的文化運動,我指的先進特別集中在價值觀上。但由於我們對其他國家或城市的觀察往往是透過旅行,短期滯留時人通常習慣讓目光逗留在自己想看到的東西上,香港人對台灣的憧憬,除了想像以外需要有更多的理解。

SD:在你心中,一個宜居的城市必須具備哪些要素?
于:住民對當地有愛是所有事情的前提,愛是一種情感,但表達情感卻需要勇氣,因為它可能是搖搖欲墜的。我覺得宜居必須有很多實質的考慮,比方說這個地方的機會是不是夠多?所謂的機會是指是否能夠做喜歡的事,舒服地把自己的想法放進去,不必因為擔心方向和市場潮流的落差而提心吊膽。香港和台灣面對著同樣的時代難題,只要每個人都為自己爭取誠實感受和表達的空間,事情終究會往好的方向走。

攝影=侯俊偉、場地協力=Angle Cafe

音樂人、文字工作者。主修地理學副修音樂,1999年與黃耀明、蔡德才等人共同創立「人山人海」音樂製作公司,曾經手過梁詠琪、許茹芸等諸多
歌手的歌曲監製。1997年為楊千嬅譜曲的〈再見二丁目〉正式開啟他的創作之路,文字作品散見各家香港報章雜誌專欄。

音樂人、文字工作者。主修地理學副修音樂,1999年與黃耀明、蔡德才等人共同創立「人山人海」音樂製作公司,曾經手過梁詠琪、許茹芸等諸多
歌手的歌曲監製。1997年為楊千嬅譜曲的〈再見二丁目〉正式開啟他的創作之路,文字作品散見各家香港報章雜誌專欄。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3
Dec / 2019

設計力關鍵字

今年Best100以「設計力關鍵字」為題,透過100組人事物見證這片土地與環境的改變,看見以「設計」之名探究自我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