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專訪人氣攝影師川島小鳥

鮮明的色彩與活潑的人物律動,是川島小鳥為人熟知的作品風格,透過他的鏡頭,台灣的日常風景也頓時變得奇幻且深具魅力。

「可以請你幫我拍張照嗎?」一個看起來很年輕的女生問著,雙手遞過來鏡頭大概有20公分長的大砲相機,遠方斜映著夕陽的沙灘上站著一個男人牽著一個怯生生的小女孩。我想著他是極具知名度的攝影師,按快門應是照次數計費的吧,正想代他出征時,他卻一邊笑著用中文說:「可以喔。」一手接過相機,轉瞬間專業地按下快門。

看著數位相機顯現出來的家庭照,年輕父母道謝完不忘稱讚:「你好會拍照喔!」便歡天喜地的走了,我暗笑路人不知道他的來頭。他笑說,這是來台灣短時間內第二次被路人要求拍照,是因為自己長得很像台灣人嗎?很顯然沒人認出他便是鼎鼎大名的日本攝影師──川島小鳥
 

川島小鳥。1980年於日本東京都出生,早稻田大學法國文學系畢業。2007年出版過攝影集《BABY BABY》,2011年出版的《未来ちゃん》(未來小妹)在世界各國發行,得到銷售破十萬冊的佳績,並獲得第42回講談社出版文化賞寫真賞。2014年與谷川俊太郎合著攝影詩集《おやすみ神たち》(晚安諸神),2015年以耗時三年在台灣拍攝的《明星》攝影集獲得第40回木村伊兵衛寫真賞。
侯俊偉

 
相機對川島小鳥來說是一種服裝上的標準配備,不是掛在脖子便是斜背在身上,是他的第二生命。「我無法想像不拍照的自己會是什麼模樣。」他認真地說著。對川島小鳥來說,雖然有慣用的相機,但攝影作品的好壞並非建立在光圈、數字或是相機型號上,而是攝影師灌注在作品當中的「spirit」。進一步請他描述那是什麼樣的感覺,他歪著頭想一下後說:「對眼前場景忽然感到心動的時候。像是覺得感動、美麗或是嚇一跳等,自然就會想拿起相機拍照。」因此他不僅只用自動模式,相機也幾乎從來不換,用一種任何人都能操作的攝影技術,捕捉只有他能表現的感覺。
 

在咖啡杯裡旋轉的青春少女,像是偷偷潛入凡間遊玩的精靈。
川島小鳥
一個布丁就一臉滿足的可愛女孩,我們似乎都忘了那份簡單的快樂?
川島小鳥

 
有別於一般日本創作者習慣以本名出道,「川島小鳥」設計了一個藝名,在一般人眼中姓氏是「川島」兩字,他卻覺得可以看成「小鳥」。他認為自己的攝影是在反映真實世界的紀實攝影中,創造出帶有一點「fantasy」氛圍的日常,不是單純記錄,而是在創作。就像《明星》攝影集明明是拍攝理應很熟悉的台灣人事物,卻讓人有種不自覺想進入此作品描繪出的理想國度看看的魔力。「進行創作時,我心中會有一個想像的世界,雖然是拍攝實際景物,但我想在貌似日常的風景裡營造出有點『非日常』的氛圍,讓觀者對作品自由想像,馳騁在我創造出來的烏托邦。」川島小鳥進一步解釋。
 

在埔里的一間小學午後,歡樂又平和的場景宛如想像中的烏托邦。
川島小鳥
川島小鳥

 
他不喜歡事先決定攝影計畫,日常的「偶然性」往往決定作品風貌。進行《明星》攝影集創作時,他只決定要在台灣拍攝,剩下的就經常跟著在地的台灣朋友隨遇而安,像是去聽台灣歌手的LIVE,或是探訪深山的偏鄉小學等,透過許多不同的眼睛看見台灣。而台灣人喜歡自拍的風潮對日本人來說雖然不可思議,他卻覺得很美好,彷彿就算缺點很多的自己仍然值得被愛一般,相對於壓抑的日本社會,他覺得在台灣能自然地「做自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他真實走過一步步的台灣土地所創作出這本充滿青春自由氣息的《明星》攝影集,每個人都是自己生活的主角,看似不同卻又有某些共通點,我想你也能從當中窺見一些與自己的連結。
 

專訪川島小鳥

侯俊偉

SD:《明星》攝影集中是否有什麼攝影上的新嘗試?
小鳥:為了探索更多攝影的本質,我希望呈現出「每個人都是主角」的樣貌,因此不特別決定攝影對象,挑戰了拍攝多人完成一個具有中心概念作品的模式。這樣練習下來,現在有一種什麼對象都能拍的自信。

SD:目前《明星》的攝影作品在日本已展覽數次,是否有日本粉絲表達觀看後的感想?
小鳥:我希望能將感受到的台灣魅力用自己的作品傳達給日本人,期待那種開心歡樂的感覺能讓他們想著:「我以後也想去台灣看看!」而現在要在台灣辦展覽,反而讓我覺得很緊張,不知道實際住在台灣的人看了之後反應如何?

SD:是否曾遇到攝影的撞牆期?
小鳥:製作《未來小妹》時,以呈現同一主角故事的拍攝模式進行,對自己來說已經是接近完美的作品,上市之後的賣座也帶來蠻大的壓力,一直在煩惱下部作品的方向。我覺得攝影是一種面對自己的修行,想不出來時會一直焦慮,但也只能一直嘗試去拍,等到作品方向有一些雛形出現後,才會詢問周遭朋友的意見。
 

「你在看我嗎?」花叢裡繃出來的少女問。
川島小鳥
川島小鳥
第一張滿意的照片:《BABY BABY》是我第一本發行的攝影集,每一張都是我的最愛。
川島小鳥

 

SD:在台灣創作最開心的事情是?
小鳥:我只學了三個月的中文,但交了很多朋友覺得很開心。自己常厚臉皮地請求台灣朋友幫忙,雖然都會先說「不好意思」,但台灣人卻經常對我說「沒問題」讓我放心。台灣對我來說是國外,但卻感覺自己能以最自然的狀態在此生活。

SD:獲得木村伊兵衛寫真賞後的想法是什麼?
小鳥:不管是《未來小妹》或《明星》,我都抱著這可能是最後一本、不要留下遺憾的心情在創作,因此會將製作當時所有想做的事情及想法通通投入,能以《明星》獲獎非常開心。
 

小情侶一起大口啃著西瓜,一看就很有台灣夏天的感覺!
川島小鳥
即將邁入另一個世界的少女三人組, 稚嫩的五官卻有著成熟的表情。
川島小鳥

 

本文出自《Shopping Design》78期「攝影的原點」

由設計浪人主持,是一個台灣與日本設計交流的平台,橫跨設計合作、專欄評論、展覽演講、品牌經紀、專利諮詢等面向,期待能創造一條通道,將在台灣與日本當地各自正在發生設計的點串連,形成台灣與日本新一代的設計浪潮。

由設計浪人主持,是一個台灣與日本設計交流的平台,橫跨設計合作、專欄評論、展覽演講、品牌經紀、專利諮詢等面向,期待能創造一條通道,將在台灣與日本當地各自正在發生設計的點串連,形成台灣與日本新一代的設計浪潮。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1
Oct / 2019

我們心中的愛歌:獻給華語音樂的情書

勢必有那麼一首歌,讓你哭,讓你笑,撩撥你內在的纖細心思。這期透過形塑華語音樂的不同專業與面向,進一步理解每首作品背後的設計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