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導演黃致凱X設計師方序中】學習運用角色、劇情和視覺精準的呈現一個好故事

舞台劇的視覺,通常給你什麼樣的印象?是眾臉滿版一目了然,還是前衛隱晦難以理解?由黃致凱領軍的故事工廠推出的年度大戲《男言之隱》,走的是都會愛情輕喜劇的路線,卻摒棄一般典型可口的呈現手法,邀請多次入圍金曲獎唱片包裝設計的方序中,跨界擔任主視覺設計。一碰頭就大聊泡妞經驗聊得不亦樂乎的兩人,激發出令所有人都驚喜不已的視覺,也讓舞台劇的畫面敘事,多了一種新的可能。

Q1:請問兩位是怎麼認識的,《男言之隱》是第一次合作嗎?

黃致凱(以下簡稱黃):《男言之隱》是故事工廠成軍後,第一次進入大舞台大劇場。有了夢田文創的奧援,我們獲得很多與過去劇場習慣不太一樣的想法,包含視覺。尤其這次我希望能找到一個對藝術、市場、時尚都有特殊品味的設計師,在夢田的協助下認識了方老師,便希望找他合作。

起先我沒把握他會不會接,因為整個視覺設計的作業時間只剩一週左右,非常非常趕,但還是硬著頭皮一聊。不聊則矣,一聊就很有火花,到後來都不是在聊戲,聊的都是我們自己的事,對愛情的一些想法。

聊著聊著,他就拿出紙筆,「致凱你繼續說,不要管我」。我就一直講,他就一直畫;等我故事講完,他草圖也畫好了。然後換他向我解釋他對這個故事的概念與想法,整場設計會議,就在聊天的過程中完成,也真的在一週內,從概念發想、溝通到執行,一氣呵成。

方序中X黃致凱

(左)方序中,究方社JOEFANGSTUDIO創意總監、Sense30視覺總監、熱血FEVER品牌負責人、平面設計師、策展人,另曾任好氏創意創意總監。2013-2015年連續三屆入圍金曲獎專輯包裝設計獎,經手唱片作品有張惠妹、孫燕姿、五月天、蕭敬騰等,曾獲2014年金點設計獎。
(右)黃致凱,臺灣大學戲劇系第一屆畢業生,為李國修嫡傳弟子之一,李國修形容其特質為「熱情」與「傻勁」。作品風格大膽創新,探究社會怪象,著重舞台畫面營造,喜將角色逼到牆角,呈現人性價值與情感。現為「故事工廠」藝術總監。編導作品有《合法犯罪》、《百合戀》、《王國密碼》、《白日夢騎士》、《3個諸葛亮》、《男言之隱》等。

方序中(以下簡稱方):那時交換了不少想法。因為我自己喜歡看電影和舞台劇,所以導演在講的時候,很多好玩的畫面便一直浮上來。同樣都是喜歡製造畫面的人,的確是會相互激發出一些共同感受。後來我直接問他:這個女主角是不是你自己的影子?

事實上我們剛坐下時,彼此都不認識,我也明白表示案子時間太趕,我不一定會接,我只想聊天。但一聊起來,我就開始在想:如果是我,同一個故事,我會希望怎樣被人家看見?現在視覺和當初聊天時畫下的都一樣,那些留白、色彩、配置的關連,都是隨著故事自然生成的。

之所以答應下來,我想關鍵是我覺得自己有某些地方和導演很像吧。我們都喜歡說故事,用一種讓人最沒有抵抗力的方式來說服他人──先把人丟到一個世界裡,一次講一點,讓他跟著你的方向走,然後愈來愈樂在其中。

Q2:這個合作經驗,與過去有什麼不同?

黃:早期自己的想法多半都是以導演為燈塔,導演必須凝聚從演員到技術人員的共識;後來我慢慢去轉換,知道怎麼從其他夥伴身上學東西,來協助我的創作聚焦。例如我原本預設某個角色是某種造型,但當服裝設計提案給我後,我會反過來思考:穿這種衣服的人,可能是什麼樣的性格、會有什麼小動作?那會微調我的故事,讓角色更精準。

這次方老師的設計就讓我聚焦在「女主角對男人的想像」,從女主角的臉上,可以讀到包含得意、好奇、天真⋯⋯而男人們背後是一團黑,耐人尋味,像是進到一個黑洞。

方:我以前做的都是電影和唱片設計,舞台劇是第一次。我自己喜歡的舞台劇視覺比較偏「文」,它不會是張牙舞爪的、架空遙遠的,而是一個就在你身邊發生的事情,所以它會比較詩意。這是我一開始的想像。

男言之隱排練照

黃:原本的視覺設計的確也不脫一般劇場的愛情喜劇類型──一張海報上直接秀出所有主要演員的臉,可想像的歡樂畫面、角色之間的糾纏關係等等。這些都很安全,讓觀眾很快知道這部戲有些什麼,絕對不會像泡麵那樣廣告與內容不符。

但這都太直接了。同樣的元素與故事,透過方老師的著手,在美學上的層次,不像一般是比較「露」的,反而是比較「藏」的。就傳遞的概念,前者是「我就怕你不知道」,後者是「我點到為止」。其實這就是選擇──選擇要露,或者要藏。

通常在和設計師溝通時是我講得多,設計師講得少。但這次我從他身上也獲得很多,這就是跨界合作才會產生的化學變化。對我來說,我在意的是我們有沒有機會一起讓故事變得完整?做這部戲不是為了成就「我」,我只是發明一個題目而已。我是編劇,編劇是全世界第一個相信這個故事的人,而我現在要讓大家一起來相信。我們一起讓這個故事變得更美,讓它發亮,讓它可以從各個角度觀看,獲得不同的感動。

Q3:用文字或用影像說一個好故事,最難的部分是什麼?

故事工廠

黃:我想這當中最難的,是既要符合大眾市場口味,又要在觀眾的預期之外。曾經有個電影界的朋友告訴我:創作者只能比觀眾聰明一點點。為什麼?當你的東西都在觀眾的意料當中,就不會有驚奇;如果超越觀眾太多,看了會吃力或看不懂。你要讓觀眾覺得他們好像可以掌握到什麼,卻又有些東西不太明白,便能引出好奇、想要去看。人都會追尋比自己再多一點點的東西。

我從《男言之隱》的主視覺裡看到的,是創作者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與觀眾之間的距離。這不只是美學素養,也是對觀眾與市場的判斷──要清楚知道自己在和誰對話,並且用對語言。一旦某人願意花三秒鐘閱讀這張主視覺,就有可能花三個小時走進劇場來看戲。如果他連三秒鐘都不願意給,就沒有後面那三小時的機會。

方:這也是我一直想要表達的事情。「設計」都是有對象的,有需求才會有設計。太遠就是藝術,藝術只有自己爽,設計要讓大家都爽。有些人的設計概念或手法很厲害,卻無法與群眾對話,那很可惜。比觀眾懂的多一點點、好玩一點點、有趣一點點,那樣的互動機會是最高的,也是最棒的。

來聽更多黃致凱導演的分享

2018/6/22 【風格經濟學院】各行各業都需要的風格故事力:掌握敘事架構、產品行銷到服務體驗的關鍵→http://bit.ly/2s70KIq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8
Jul / 2019

涼好夏日關鍵字

這個季節,讓人總想念海邊的蔚藍,貪嘴一下多吃碗冰,奢侈地大口喝清涼草茶,以及將生活物件換季。本期《Shopping Design》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