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攝影師張雍】世界是一個很大的遊樂場

2016/02/07 | | 蔡佳玲

【專訪攝影師張雍】世界是一個很大的遊樂場

在世界的遊樂場裡,尋找最初的自己

帶著相機旅歐十年、出過三本攝影書,幫歌手張惠妹拍過專輯,也替國片《愛》拍攝劇照,這些年來,張雍得過的國內外攝影獎項無數。他接受過許多媒體專訪,但是在這些報章雜誌上,卻鮮少提及攝影之於張雍,在他初為人父之後,其實某部分來說已然內化成女兒之於他自己了。「每個攝影師的女兒,都一定是他最喜歡拍照的主角,嬰兒是攝影師最好的老師。」是源自一名攝影師的省悟,更是起於一名父親的刻骨銘心。除了小女孩的舉手投足總是容易以一個不留心的表情就讓人融化外,每回看到女兒面對新事物所睜起的好奇雙眼,就讓他一再提醒自己,拍照要永遠帶著像嬰兒一樣好奇的眼睛,保有最初的驚喜。

張雍攝影作品

張雍快門底下的畫面,一幅幅看上去帶點朦朧、畫面也不算過於繁複,但細細端詳,卻好似有許多話在景物中緩緩訴說。

過去在布拉格攻讀攝影的期間,他因為操作暗房作業,見識了當地人以手工沖洗照片的慎重,這讓他開始深思,拍照不是按完快門就結束,而是有一連串後續創造的過程需要耐心對待。一開始因為接觸的影像以黑白的人物攝影居多,長時間下來他便對這樣單純的色調產生了偏執,不喜歡讓過多的色彩散發雜訊。

黑白照片高反差、粗粒子的顯現手法,可以看到陽光在臉龐遺留的痕跡、身體細部原生的缺陷美等肉眼看不到的細節,注目著這些照片,心裡就像有吸收不完的養分般讓人雀躍,他感性的說:「可以看見別人看不到的美是一種福氣。」一直等到搬往女友生長的斯洛維尼亞定居,在後山看到了大片的綠色森林,才讓他重新對色彩燃起好奇,著手記錄四季的顏色變化。

一張照片綿延一段生命連結

「人物」一向是張雍最感興趣的題材,從這條主幹往下再闢旁枝,「社會邊緣人」尤其容易成為他鏡頭下的主角:「我喜歡拍出人的故事。這些人雖然被社會視為不正常,但是所謂的正常也只是我們自己的定義,他們的意見不能被忽視,社會對這群人的評價並不公平。」

後來他花了3年的時間每天往來精神病院,用快門記錄這群刻意遺忘時間、也不經意被時間遺忘的人群,沒有了社會化的偽裝,和這群精神病患相處,反而讓張雍覺得更自在:「近距離相處的時候他們看起來很正常,但是眼神就像在告訴你一些什麼。」

張雍攝影作品

面對所有各自有著豐富脈絡的生命個體,他每拍一張照片,都像在記錄著自己跟一個人的關係,一段陌生的際會,正在因為一張照片而產生連結。對準主角聚焦,按下快門,盯著觀景窗檢查照片,這一連串制式化的流程是攝影師慣以為常的例行公事,然而在他眼中,這樣的SOP卻有些不完美:「按完一張照片,我不會急著去檢查拍得好不好,而是選擇放下鏡頭看著對方,不使對方感覺被侵犯,讓他知道我在意的是他這個人、謝謝他剛剛讓我一起分享了這難忘的瞬間。我給自己的要求是每次按下快門都要是誠懇的。」

在人生的試鏡裡再遇初衷

相機就像是一張通行證,開啟了人生很多的可能性,藉由拍照,張雍去了很多原本去不了的地方、認識了一些本來未曾熟識的朋友。

就像一位「收集故事」的旅人,這段攝影的生命歷險記,有著許多收集不完的故事:「拍照不應該有著要拍出好照片的念頭,而是要出自心裡最初的好奇,想著要去認識哪邊的新朋友,抱著這樣的心態,拍照的興奮感才可以維持一輩子不會膩。」而這雙挑剔的眼睛,更總在心裡要求自己拍出的照片不能是被拿來短暫消費的消耗品,而是必須在幾十年後還是很耐看的經典作。

世界是一個很大的遊樂場,拍照得像最後一次那樣瀟灑,Nothing to lose,要如嬰兒第一次接觸事物那麼開心,感受生活上全新的驚喜。

攝影=張雍

全文請參閱《Shopping Design》56期「攝影的本事」

相關標籤:

張雍

1978生於台灣台北。輔仁大學影像傳播系畢業,2003年起旅居捷克布拉格,就讀於布拉格影視學院 (FAMU) 攝影系碩士班。2010年起以巴爾幹半島上的斯洛維尼亞(Slovenia)為創作據點,工作地點為台北及歐洲兩地。旅歐近十年,出版《蒸發》、《波西米亞六年》、《雙數/MIDVA》等攝影書,曾獲高雄市立美術館頒發「高雄獎」,及斯洛維尼亞新聞攝影獎Slovenia Press Photo2011、2012報導攝影獎首獎。攝影作品系列曾於捷克、斯洛維尼亞、斯洛伐克、法國、德國、莫斯科展出。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