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色部工作室缺人?打造日本大阪地下鐵新logo,設計師色部義昭理想的工作夥伴特質是......

打造日本大阪地下鐵(Osaka Metro)民營化後的新logo,讓字母「O」和「M」巧妙化為一體;為草間彌生美術館設計指標系統,傳達藝術家強而有力的精神力,讓指標成為藝術迷與藝術家之間的連結;從logo、標誌設計,到海報、平面設計,日本設計師色部義昭不以強烈的設計風格吸睛,只重視如何找到最最適合的設計提案,而成果總是讓人眼睛一亮!

色部義昭的設計作品
富邦講堂
今年為大阪地下鐵設計的視覺識別系統(VI)

 
今年4月他應富邦講堂之邀來台舉辦講座,分享經手過的多個不同類型案例,Shopping Design 也在演講之前挖出空隙,與色部義昭簡短的聊了聊設計之外的工作雜談:如何跟客戶有效溝通,避免多次來回修改?如何選擇一起工作的同事,面試時會看重哪些特質?對台灣設計的印象,以及,從事設計工作以來獲得的最大樂趣及回饋是什麼?才發現原來年輕時的色部義昭想要做的其實是藝術(Fine Art)!?

話不多說,直接看O&A
 

SD:在接下每一個項目之後,如何開始著手設計?

色部義昭:簡單來說,先觀察,然後整合客戶的需求,開始進行相關的研究。

有時候客戶不見得清楚自己的需求,這時候我們會先幫對方設想一個方向,然後找出讓這個方向的設計圖像化的表達方式,協助客戶理解,甚至是如果當時正好有符合該情境的電影,我們就會帶著客戶一起去看,讓對方明白為什麼我們會做這樣的提案。

因為著手設計之前,最重要的是必須要有一個共識。

這很花時間,但共識的目的在於我們要一起達成什麼樣的目標,也許我提議的那個方向最後並未被採納,但透過這個過程,雙方一起去了解最後的終點是什麼?想要達到的目標是什麼?這樣比較不會讓設計淪為一種我喜歡或不喜歡、誰喜歡或不喜歡的評判,而是依據雙方達成的共識,如何去達成目標,以此作為決定的判斷標準。

 

SD:跟客戶之間是如何溝通的?怎麼判斷何時該堅持,或避免多次來回修改的方式?

色部義昭:客戶一定會提出調整的意見,有的時候客戶提出來的意見的確比較好,那樣的話我也會很寬心的接受調整;但有時候是客戶提出來的......你不能說他錯,但是你要去深究他為什麼會提出這樣的反饋。有時候是因為他對於雙方一起在做的這個案子沒有正確的了解,所以才會提出一個看起來像是錯誤的、希望我們修正的方向。

這時候我們會再一次跟對方釐清事情的本質,讓他理解他提出來的這個反饋可能不一定是最好的。(會先放下設計,回到前面「求得共識」的步驟,確認之後再繼續。)

當然有時候也是會不爽,轉換心情的方式是......因為自己也滿喜歡飲酒的,每天會習慣性的小酌一下,那個時刻就是轉換心情的時刻。

富邦講堂

 

SD:從事設計工作以來,獲得的最大的回饋是什麼?

色部義昭:大學的時候,我一直都很喜歡藝術(Fine Art),所以我在進行許多作品的創作時,是從藝術的角度,以想要完成一個作品的角度來進行,這是年輕的時候。

後來我發現,其實這樣的創作方式,不是很適合我。因為藝術必須要從自己的裡面一直去挖東西出來,而設計是從外在,從別人給的一個題目來做,可能這個題目是你這輩子完全不會接觸或是碰到的,例如,一個自然能源發電廠,或是有人請我設計一個垃圾分類的垃圾桶,這些是平常我根本不會去想的。但這也是設計有趣的地方,一直有新鮮感,總是會丟一些題目來給我,我想我比較適合設計工作,自己也覺得很有意思。

另外就是——這是我自己的理論——我認為設計不是一定要有強烈的風格,你可以看到我的作品完全是不同的。所謂的設計不是一個外表,或是看起來是某種風格,而是這個設計、這件事情的背後,是「我」對它的理解和我的想法,任何一個主題其實都含有大量的情報,經由我的梳理,找到了一個比較好或是比較對的方式來呈現,讓大家去明白或理解。回到一開始的提問,當我能找到那個答案的時候,對我來說就是最快樂、最有成就的時候,就是這份工作給我最大的回饋。

富邦講堂

為強調原料有機的化妝品製作包裝設計。以水彩、粉彩的感覺,彰顯出是不會對皮膚帶來負擔的化妝品。設計的重點在於:畫面上看起來顏色很多,但能形成統一的感覺。

秘訣在於,每個不相干的顏色,每一種都代表了原來的天然成分,因此用顏色來區分時,會有整體感,所有產品放在一起時還是有統一的調和感,而當放在貨架上時,因為顏色繽紛,所以可以跳出來。

色部義昭工作室

為母校東京藝術大學設計新的識別系統。接到委託時,難度非常高,因為有三個完全不同的元素:校長親自寫的漢字、半個世紀前設計出來的logo,以及色部義昭設計的英文,由於三個很難統一,所以決定不讓他們統一。

「我在意的是位置,」色部義昭提到安排時,想到了很尊敬的一位前輩 葛西薰曾說過的話,在做字型的排列時,必須要讓自己的心情化為文字,去聽聽「它」想要被放在哪裡,「所以我就把自己當成這些字,自問想要被放在哪裡。」

 

SD:如果你的工作室要徵人,面試的時候你會重視哪些能力或哪些特質?(目前色部工作室加上色部義昭共有6名成員。)

色部義昭:要很健康!(笑)

這裡指的健康不只是身體健康,而是身心都要健康,必須要有一個健康的腦袋。其實就是看他是不是一個比較正向的人,一樣的事情當被別人提出來挑戰的時候,有些人會說謝謝,然後繼續做,有些人會覺得你算老幾啊?然後就消沈了。我指的身心健康是這方面的,面對挑戰要正向。

另外還有兩點。第二點是要有勇於挑戰的精神,因為我們的案子很多都是很多元且挑戰性高的,如果願意跟我們大家一起去挑戰、嘗試新的東西和事物,會是我們比較喜歡的。

第三點,回歸到專業面。因為我們是設計事務所,還是會回歸到專業上的技能,我們對基礎的設計有一定的要求,除此之外,如果還有一些其他的專業技能,例如,現在有位員工原本是做字體設計的,或是有的員工不是設計系畢業,是念建築的......,像這樣子有一些不同領域的專業技能,也能為工作帶來更多火花,我也很喜歡跟這樣的人一起工作。

富邦講堂

講堂筆記:
標誌設計是一個隱形的導覽者。

設計時,我會想像它是一個真正的人,甚至性格,然後去思考是什麼樣的人來為我們做空間導覽呢?

這些標誌設計雖然都小小的,但是走進空間,透過帶有個性的指標系統的引導來理解環境,慢慢的感覺也會不同。

 

SD:在帶領工作室時,色部先生會很嚴厲嗎?如果員工做得不好,你會如何處理?

色部義昭:嚴不嚴厲可能要問我的員工,不過我不是那種會跟員工聊心事的。如果工作上出錯,我會跟員工說,錯的是事情,不是你。找出錯誤的地方,避免下次再犯。

 

SD:對台灣設計的印象是?是否有注意哪些設計師或作品?

色部義昭:之前有一次跟東京藝術大學合作的企劃,受邀跟台灣設計師對談,當時介紹了5組台灣設計師,實際有見到面(對談)的有聶永真、何佳興。

這幾位的作品給我的感覺都還滿有詩意的,感覺是很纖細的。我也感受到在平面設計的文化裡,台灣和日本好像有滿多相近的地方。也許是因為文字?台灣的中文(繁體字)跟日本的漢字很接近,相對中文的簡體字就很不同。也或許跟國家的風土有關,日本跟台灣都是島國,荷蘭也是,相對於中國,地大物博,做設計要更加直接才可以傳到每個地方,而在比較小的國家,回饋是很快的,因此做得就不會是很廣,而是很細。
 

IROBE DESIGN INSTITUTE, NIPPON DESIGN CENTER INC. (色部設計研究室)
http://irobe.ndc.co.jp/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18
Sep / 2018

真命咖啡店

本期《Shopping Design》請到不同領域,身處不同地域的咖啡店愛好者和我們談談咖啡店,編輯部也精選46間咖啡店,並分門別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