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沒有未來?如何定義好壞?看攝影師鄭弘敬X設計師廖小子邊拍邊談!

2018/08/14 | | 包叔平 包叔平

活在影像先行時代,設計師和攝影師怎麼看攝影?讓鄭弘敬和廖小子帶著我們開始。

此次對談,是從一本名為《台北無聊風景》的攝影集開始說起。

大家對設計師廖小子(以下簡稱「小子」)應該不陌生:李英宏的《台北直直撞》、蔡依林的《戀我癖》封面、倫敦設計雙年展「修龍」、總統府2018年官方賀年卡⋯⋯生猛有力勁道飽滿,小子的設計裡有種獨樹一格的「帥」與「敢」。也因為雙年展視覺中鏗鏘有勁的「修龍」題字,讓攝影師鄭弘敬(以下簡稱「Tei」)過目難忘,因此邀請廖小子為自己的攝影集操刀設計。

《台北無聊風景》收錄了鄭弘敬近幾年拍攝台北街景人事物的各種趣味片段,「對我而言,台北是個充滿愛嬌的城市,是個大城市卻也跟鄉下地方一樣有點可憐卻又可愛。」他曾在某個採訪中這樣表達他對台北的看法。這位台北出生、屏東長大,十年前從日本寫真藝術學校畢業歸國的三十世代自由攝影師,作品常見於各大生活風格、時尚潮流媒體,影像個性多變當中,也能窺見他獨特的觀察視角⋯⋯前情提要如上,攝影集是個引子,好奇設計師和攝影師怎麼看攝影的?就讓鄭弘敬和廖小子帶著我們開始。

一、圖像就是一種生活中必然會產生的物質。

teikoukei / © Shopping Design
廖小子 / © Shopping Design

小子: 像是memo吧;它對我來說比較功能性,好去背、細節清楚比好看重要。我攝影通常是拍素材,或拍我感興趣的街景,有陣子很瘋狂地都拍公園,有時拿來做圖做作品,也拍路上被噴漆的東西,不太是拍人。之前拍女朋友,都會被對方阻止放到網路上。我也喜歡抓人「嘴歪眼斜」的醜照,覺得抓到那瞬間是成功的,是種人的劣根性吧。

Tei: 這我從來沒想過。攝影之於我,首先,絕對不是生活,因為我也沒什麼生活。曾經想要拍出很漂亮的照片,會為了這件事去努力,也就是所謂的器材宅、攝影宅。但後來發現攝影宅這件事很好達成,所以會去想「如何不要成為攝影宅」,但照片看起來又還不錯。曾經也會去預期要拍出什麼,現在希望盡量不要,抱著一個好奇心去。從日本唸書回來的那段時間,有了「攝影像排泄物」的想法,好像硬得生出一個東西給別人,當你把你的行為刻意視作「這就是我的排泄物,給你看。」那會有點限制,拿相機拍照這個行為好像被鎖住了,所以我後來盡量不去想。比如某人去畫畫、寫字,沒人逼他做這件事。我不出攝影集也可以活啊,關於為何創作,我覺得不用定義它。

廖小子 / © Shopping Design

鄭弘敬

1983年出生,日本寫真藝術專門學校畢業。作品見於《Shopping Design》、《秋刀魚》、《小日子》等,也多次與日本雜誌《Brutus》、《GINZA》、《&premium》等合作。喜歡的攝影師是William Eggleston,看攝影集最在意的是「印刷」,2018年出版首本攝影集《台北無聊風景》。

二、攝影有好壞之分?

Tei: 我姐有兩個小孩,我覺得我爸拍他孫女的照片,比我這個舅舅拍姪女的照片好很多。假如把我爸拍孫女的照片,放到跟我們一樣的平台出攝影集,那反應會是怎樣?照片本身我覺得沒有絕對好壞,後續你用什麼樣的方式處理、發表,好像才能去看它是好或不好。

小子: 要說好壞我相信一定有。我自己很喜歡看戰地攝影,那些照片會讓人想像故事前後的狀態;同樣的,拍人不是只拍出他的長相,要拍出他的韻味,讓看的人去猜說這個人在想什麼,我覺得這可以界定是和不是攝影師的差別。

以前上創作課,老師常會出一種題目,像是「下午三點四十五分」,每個人都經歷過這個時刻。那你的三點四十五分跟別人的三點四十五分有什麼不同?假如我們只是買了同樣設備,等在同個地方,等一樣長的時間,同一隻鳥飛過的瞬間按下快門,那這種東西幹嘛叫作創作。當然懂得自由運用攝影技術和器材是一種專業,但把它反客為主就沒有意義。

teikoukei / © Shopping Design

廖小子

本名廖俊裕,平面設計師,料理愛好者,台灣第一本募資雜誌《眉角》創辦人,三餘書店和讀字書店經營者,習武人,熱衷練習書法,也擔任樂團「拍謝少年」中的吉祥物。看攝影集最在意的還是「照片」本身的故事性。

三、我們活在影像先行時代!

Tei: 大家都在玩社群軟體,某種程度好像也沒什麼新的見解,就是被牽著鼻子走。但換個角度看,「做影像」這個行為到底是什麼?你可以拍一些很爛的照片,也可能可以去成為一個什麼,就看你的說詞是什麼。

七八年前在日本唸書,發表作品時,會有些阿伯來問我些怪問題。他們會拿很專業的放大鏡去看你的照片:粒子有沒有對到焦、格子多少線。但現在回來台灣發表作品,感覺到會來跟不會來的族群非常分明。不像七八年前來看攝影的那些阿伯,他們會來看但可能看不懂。所以某種程度你說有沒有突破?反而好像更侷限了。

小子: 生活太快大家懶得去看字,文字畢竟是種抽象的東西,你去閱讀,需要消耗比較多腦容量,但圖片可以一直滑過去,看到某個人的臉就覺得他存在,這很微妙。例如唱片設計,比起抽象或是藝術手法,用大頭照是更「正常」的方式。加別人臉書的時候,第一眼也看大頭照去評斷對方的種種。再看現在很多年輕人用instagram發自拍照,他並沒有熱衷攝影,只是要告訴朋友他還活著、到過哪裡,就像臉書打卡功能,告訴大家他的存在。

我們常說網路是虛無、虛假的,但人類是會適應的,甚至轉而去利用這個環境,我在裡面看到的是用來滿足生活壓力的宣洩,或是像很多人會說「自拍」是種物化行為,但現在很多人懂得利用這個討生活,人類開始利用攝影療癒、發洩自己,但並非是一種藝術創作。

teikoukei、廖小子 / © Shopping Design

 

四、攝影的未來?

Tei: 攝影的話,沒有未來。我反而覺得幾年之後會有一個傳統勢力回來,並不是整個否定觀念或當代藝術,而是變成一個派別。我這一輩的人在做反觀念、反攝影的人蠻多的,大家覺得這件事是未來。他們是攝影師,但他們反攝影,他們想用反攝影告訴大家攝影的另一個可能性,但我想做的就是街拍。我覺得未來就是分門別類,大家做好自己的事就是未來,不用去想推翻攝影。

小子: 如果是以其他藝術史來看,我亂猜的,攝影接下來可能會開始擺脫相機,攝影的本質就是保存光影,假如不透過相機,那會是什麼?可能是其他複合式媒材,這方面的辯證會更多,這是純創作方面。紀實方面,我覺得越來越多動態影像,會取代靜態照片;個人方面,人會把攝影當作一種真正的文字,我們不會再相信「有圖有真相」,修片技術會越來越發達,看到的漸漸變成是一種訊息,而不是事實。

廖小子 / © Shopping Design
teikoukei / © Shopping Design
© Shopping Design
本文出自《Shopping Design》2018年8月號「新寫真世代」,本期還請來導演比爾賈X植物藝術家李霽,展開跨界跨次元的影像對話;專訪傳奇攝影師篠山紀信的大份量寫真魅力,以及如攝影合輯般展現6位新世代攝影師的作品。更多精彩內容請見雜誌!
相關標籤:

新寫真世代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