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於平行宇宙的Los Angeles,捕捉無生命物件中的人類訊息——攝影師Sinziana Velicescu

2018/08/11 | | Stanley Stanley

她鏡頭裡的Los Angeles,有一種極端的理性和冷靜,像是抽離後透過攝影創造的另一個平行宇宙,在那裡沒有人潮,沒有塞車、噪音和空污。

「它們是被我們遺棄或者是擺放在那裡的,因為各種不同的原因。」Sinziana Velicescu是加州的攝影師和製片人,但她更像一個記錄者或偵查者。父母親都是羅馬尼亞人,在她網站上有許多她鏡頭底下的羅馬尼雅和冰島風景,都會讓你再看一次。但令人更加好奇的,是她鏡頭裡的Los Angeles。捕捉這個她成長的城市,畫面裡面美到不行的景象令人不禁疑心自己怎麼從沒留意過L.A.有這麼美的角落、景觀和天際線,畫面中的安靜美好,更令人好奇Velicescu用怎樣的眼睛和心去探索這個城市?

Sinziana Velicescu
Sinziana Velicescu

即使是一個沒生命的物件,都帶著許多關於人類的訊息。

Velicescu說自己常常在L.A.開著車到處拍照,如果你往她更早前的作品翻找,你會發現更多荒廢的街區市鎮,那些曾經有人生活痕跡但如今已經被留在過去的地方,她彷彿用非常個人的角度在書寫著社會紀實。然而即使在她攝影裡面很少有「人物」的呈現,對Velicescu來說「the subject matter」—— 不管是建築的細節,或不尋常被放置的一個看起來單調、沒有生命的物件都帶著許多訊息:所有的物件都是人類建造的,在每一個景色裡每一個物件都因為不同原因被人類遺棄或擺放在那裡,它們本身就是一個關於人類的故事。以「人類介入」(human intervention)作為創作的切入點,那就像是在做一個研究報告,就算裡面幾乎不見人影,但每一個線條、每個筆刷和顏料都留下人類思想和思考的線索。或許是比較文學的人文背景,她特別留意這些政治、社會經歷和環境變遷的痕跡。

有人說她的作品夢幻色彩繽紛,但你很難不去注意到那當中流露出來的極簡,甚至一種極端的理性和冷靜,然而在理解她的觀點後,就更理解那是抽離後透過攝影創造的另一個平行宇宙,在那裡沒有人潮,沒有塞車、噪音和空污,「我用相機創造了一個我想要住在裡面的L.A.,我把鏡頭聚焦在大家不熟悉但又彷彿見過、一個我透過冥想、沉思所看到的洛杉磯。」

Sinziana Velicescu
Sinziana Velicescu
Sinziana Velicescu

單獨、獨白般的影像,就像她隱士般的拍照生活、一個人的冒險,「如果你住在一個城市夠久,你會開始需要以另一種方式、不同的鏡頭去看它,我想這就是我創作整體來說的一個重點,同時我也覺得必須要回到同樣地方,為了可以理解這個城市更多。」許多人說一個創作者無法在他的作品中隱身,借用建築語彙,Velicescu切斷了大家所習慣的地圖脈絡,好像碎裂後重新拼圖,再透過細膩的攝影說了一個時間與人類的故事。Velicescu日前也出版了集結她過去的得獎作品《On The Periphery》並於世界各地包括義大義、法國阿爾等地許多藝廊中展出。

Sinziana Velicescu

Sinziana Velicescu

出生於加州洛杉磯的攝影師與製片人。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畢業,主修電影和比較文學,2012年開始在各攝影獎中獲獎肯定,並出版得獎作品集《On The Periphery》,作品經常受邀於歐洲義大利、法國等地藝廊聯合展出。

SD: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於景觀、城市和天際線條這麼著迷?

Vel: 我一直都無法精確說明為什麼我對於建築、線條、形狀、顏色無法言喻的興奮和喜愛,如果你把這些與一種探索學習這個城市的欲望融合成一體,那個結果就是我的攝影。常常我覺得自己像是偵探般到處觀察這個城市的建築、歷史、街頭社區,我想用我的想像力來實現另一種現實。

Sinziana Velicescu
Sinziana Velicescu

SD:你是一個相當理性的人嗎?

Vel: 我的心理狀態一直都是處於極端的務實主義中帶著衝動情感的波浪。

SD:在資訊爆炸的網路社群,你會全部吸收還是盡量不看?

Vel: 我喜歡看繪畫、插畫、平面設計以及巴哥犬。我沒有follow太多其他攝影師,但還是會在社群中盡可能的多一些互動或給些回饋,但我更喜歡去美術館和博物館。

SD:你大學唸的是比較文學,現在還會讀書嗎?

Vel: 我還是有閱讀習慣,雖然我一直希望能夠讀得更多。閱讀對於用不同觀點理解這個世界很有幫助。

SD:你最喜歡的作家是誰?

Vel: James Ellroy、Haruki Murakami、David Sedaris、Franz Kafka、Milan Kundera、以及Richard Brautigan。

Sinziana Velicescu
Sinziana Velicescu

SD:如果可以你會想要活在哪個年代?

Vel: 六〇和七〇年代的美國,那一個美國歷史上最酷的年代。

SD:對於想要成為一個好攝影師的人你會給他們什麼建議?

Vel: 有耐心、不要急著做事,先退後一步,試著把關於這個世界你想說的東西理清楚;不要期待你的前10,000張照片會有什麼實際的價值。—— 我相信Bresson說的那句話有他的道理;讀Susan Sontag以及Roland Barthes、拍影片,這些會幫你成為一個更好的攝影師。

本文出自《Shopping Design》2018年8月號「新寫真世代」,本期還請來導演比爾賈X植物藝術家李霽,展開跨界跨次元的影像對話;攝影師鄭弘敬X設計師廖小子,談攝影的過去與未來;專訪傳奇攝影師篠山紀信的大份量寫真魅力,以及如攝影合輯般展現6位新世代攝影師的作品。更多精彩內容請見雜誌!
相關標籤:

新寫真世代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