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銘甫╳米力】市集愛好者的交換日記

比起富麗堂皇的巨型百貨,沒有屋頂的市集活動反而更能彰顯一個城市的真實性格。《Shopping Design》請來了同樣熱愛逛市集的舊貨達人簡銘甫和插畫家米力,前者征戰無數歐洲大小跳蚤市場,後者則對日本各種職人手作市集如數家珍,關注不同領域卻有著同樣興趣的兩人,對於逛市集這件事情有著諸多的觀察與想法⋯⋯

簡銘甫(以下簡稱甫):先談談我與市集結緣的過程好了,我高中的時候就喜歡去當時的光華商場一帶消磨時間,那裡除了舊書,也有好多古董的東西,當然還有福和橋下的跳蚤市場。我好像天生就有一點老靈魂在骨子裡,每當看到舊貨,還搞不清楚它和自身有什麼情感連結的時候,就會想把它帶走了。

米力(以下簡稱米):我以前也會去光華商場和八德路一帶,還曾在那裡看過一些黨國時期的舊文件。我自己的市集啟蒙應該是來自於東京原宿東鄉神社入口處的跳蚤市場,規模不大,內容卻很豐富,而且價格很實惠。



甫:現在市集的種類太多了,不只是跳蚤市場掛帥,賣新東西的主題市集也越來越有人氣,還有專賣食物食材的、藝術創作類型的⋯⋯但我自己最愛的還是跳蚤市場。到了歐洲讀書後,每個週末去當地的跳蚤市場報到已經變成一種根深蒂固的生活習慣,市場中可分成收貨做生意的專業二手攤主,以及玩票性質出清家中舊物的業餘賣家。


簡銘甫

簡銘甫,魔椅、加工廠兩家選品店老闆,也身兼學校咖啡及找到咖啡創辦人之一。熱愛旅行與採買舊物,長期旅居台北及柏林兩地,著有《唸舊──跟著市集去流浪》。



米:起初我也很愛逛這樣的跳蚤市場,但後來慢慢發現志不在此,反倒更喜歡去找那些日本職人的手作工藝品,而集合這類作品的市集通常都不會是二手的。我有個疑問,你在跳蚤市場的採買習慣大概是什麼模式?


甫:簡單來說,開店前後完全不一樣。當老闆以前完全是自己喜歡就好、沒有任何外在壓力,有了自己的店鋪後就會有很多效益上的考量。就入手的東西來看,以前買的東西會比較藝術性一點,現在買東西就會更講究實用性,畢竟後者的市場需求還是比較大,但這也不盡然,走一趟我開的加工廠就知道,裡面還是有很多稀奇古怪純deco的物件。


米:我雖然也有自己的生活雜貨鋪,但我和先生Rick的進貨習慣是先去市集少量採買,實際和物件相處過覺得好用之後,再來和創作者討論大量進貨的合作可能。但你是二手家具店不可能這樣處理,像你這樣眼明手快的功夫實在很令人佩服,而且應該要很早起床⋯⋯


甫:以前歐洲的跳蚤市場真的是越早去好貨越多,但現在不太一樣,起碼以我如今定居的柏林而言,當地居民希望週末早晨能享有基本的清靜,因此市集大概到10點才能開賣。話說,妳最近有逛過什麼印象深刻的市集嗎?


米:在日本長野縣松本市有個「工藝的五月」長期計畫,其中的市集活動是很重要的一環,能入選市集擺攤的作品水準很高,就連工藝師三谷龍二和設計師皆川明都會共襄盛舉,你有可能就在街上和這些大師不期而遇,這個計畫也刺激了街區的蓬勃發展。其實三谷龍二在松本已經開了自己的店,但還是出來參與擺攤,我覺得這是不同的邏輯,對消費者來講也是親近大師的不同方式。


米力

米力,有著插畫家、設計總監、文字工作者等多重身分,也與先生共同經營生活雜貨鋪。鍾情有溫度的手作道具,最新著作為《生活家的器物》。



甫:妳說的這種情況在歐洲也會發生,小店主人偶爾也會客串一下市集的攤主,部分是一種走出戶外的宣傳,也可能藉此出清一些店內單價較低的商品。因為面對的人不一樣,就會有一些意料之外的樂趣,對雙方來說都是。


米:我曾去過一個丹麥市集Crafts Fair,讓我很震撼的部分是,許多職人的作品都已經是知名博物館選品店的收藏等級商品,卻還願意在同一天齊聚出來擺市集,這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也間接說明了市集的迷人之處。除了德國之外,你還對哪些國家的跳蚤市場有過觀察?


甫:其實我最早留學的國家是法國,相較德國而言,那裡的跳蚤市場開價會比較高,所以殺價的空間也比較大。我在巴黎的時候,南北各有一個小有名氣的跳蚤市場,當地人會挑觀光客比較少的那個去,因為攤主對觀光客的開價比較不會手軟,這件事說明了客層真的會影響到一個市集的定位。我還注意到一個有趣的現象,美國人和日本人比較沒有殺價的習慣,日本人是因為語言隔閡和民族性,美國人就是很天真,容易被天花亂墜的故事說服。


米:我也認同客層影響市集定位的說法。還有,一個理想市集的構成,主辦單位或是主事者絕對是關鍵角色,我自己非常害怕擠到水洩不通的市集,逛起來會很不自在,我相信只要腹地夠廣、攤位間距適當,太過擁擠的問題還是有辦法克服的。日本的很多市集會辦在地理位置不是那麼方便的地方,這時候交通動線的安排、食物攤位的比例以及洗手間的數量跟衛生若能被良好規劃管控,將會大大增加民眾對這個市集的好感度,也有助於口碑建立。


甫:因為歐洲的跳蚤市場大部分並不在很偏遠的地方,所以食物等需求可能不是首要考量。倒是主辦單位的篩選能力一定要夠強,不能讓一個市集裡出現太多同質性過高的攤位,就算有也不能太接近,專業攤主和業餘賣家的比例要恰當,可以中和一下消費者的情緒和消費能力。


米:你現在一年超過半數的時間都待在柏林,對台灣市集的發展現況有什麼想法嗎?


甫:我始終覺得台灣缺少一個真正的跳蚤市場,像西門紅樓就是一個很適合的場地,那裡週末雖然也有固定的創意市集,但都是下午才開始,其實早上的時間很適合進行舊貨買賣啊,如果我未來能空閒一點,其實有點想做這件事。對了,我們是不是應該分享一些逛市集的訣竅給大家?


米:我其實沒有什麼訣竅,就連講價我也不太好意思,基本上在日本賣新品的市集是沒有什麼殺價空間的。初期逛市集的時候受限行李大小,都是以能上機或托運的東西為購買考量,現在比較有經驗了,會把戰利品一次集貨寄回台灣,如果是在運費昂貴的國家,加買航空公司的行李件數可能會比郵寄還划算。


甫:因為我的採買量比較大,相對來說比較有殺價的空間。一般來說是這樣,你在市集下手單件物品比較難講價,但多買幾件的話價格就比較好談。坦白說,其實某些攤主還蠻喜歡這樣子的互動過程,這對他們來說還挺好玩的,可以和你多聊聊天、聽聽你的想法,但還是要先了解一下當地的民情啦。


米:逛市集真的是一件充滿樂趣的事,它給人一種「靠近」的感覺。如果我是職人,我會把攤位當成一個小展覽來布置,測試看看大家喜歡什麼東西;如果我是消費者,我可以實際和創作者面對面,他們或許尚未成熟到開店的程度,但卻充滿熱忱及心意。


甫:我覺得現今市集會那麼蓬勃是一種時代的反動,大家活在虛擬的世界太久了,所有交易只要點一下滑鼠即可完成。和妳說的一樣,市集是一個產生互動、你來我往的地方,又不同於冷冰冰的百貨專櫃,販賣的東西也沒有那麼常見。時代越進步,大家對於隨手可得的東西似乎也越來越感到懷疑。

攝影=侯俊偉、場地提供=好丘信義店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18
Sep / 2018

真命咖啡店

本期《Shopping Design》請到不同領域,身處不同地域的咖啡店愛好者和我們談談咖啡店,編輯部也精選46間咖啡店,並分門別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