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從未被遺忘,只是你錯過了」!台灣設計年度人物──劉開

被隱匿的臺灣平面設計大師劉開,在變化劇烈的30年間活躍在媒體、電影海報、唱片封面、出版與廣告,他的畫面總帶有強大氣場與生活感,但對劉開而言一切都不是刻意的,將所生長的環境、所經歷的時代、所感受到的情緒,不迎合主流市場期待,如實忠誠地表達自我,自然地將創作與時代並行向前。

國際平面設計聯盟(Agi)也於今年將劉開入選會員,這位低調的臺灣設計界大前輩之作品,現在看來依舊震懾有力。《Shopping Design》2018年Best 100的「年度人物」,本次特別篇幅報導,無論你是否早已認識劉開,都該好好認識台灣設計史上這鏗鏘有力的片段。

「歷史從未被遺忘,只是你錯過了」

這句寫在雲門舞集《家族合唱》海報的文案,或許用來作為介紹今年入選AGI國際平面設計聯盟的台灣成員劉開的開場白也很適合。

幾乎沒有太多的媒體報導、台灣設計史的教科書上也缺席,可能對劉開的名字陌生,但對作品相信不會一無所知。從Pinterest上看過《文化藝術,人民.土地.文化季》洋紅色的絹印小孩貼地聽聲音、也深刻於侯孝賢導演《悲情城市》電影海報,粗獷的筆墨線條中飛揚著一張燃燒的金紙,當然喜歡獨立音樂的人肯定熟知水晶唱片出品那些前衛衝突的專輯封面。

1994年文建會 (現今改為文化部) 國家文化藝術季_《文化藝術,人民.土地.文化季》洋紅為台灣宮廟最常使用的顏色,涵蓋婚喪喜慶。這張海報像是台灣文化「轉大人」的開始,紅孩兒臉頰貼近地面,傳達由上而下,再由下而上的互動路徑。
劉開工作室
侯孝賢導演《悲情城市》電影海報
Pinterest

 

設計師黃子欽攤開過去收藏的專輯,有《悲情城市》、《戀戀風塵》、《多桑》電影原聲帶,也有剛解嚴被查禁的歌手趙一豪《把自己掏出來》等,他笑稱這不是買來蒐藏的,當時就是聽著看著長大的。在這約12×12公分的專輯視覺都出自於劉開之手,也讓黃子欽對劉開產生好奇,從視覺數位、類比的處理到庶民元素的運用,有日治的困惑也有全面西化思想的存疑,這些充滿臺灣意象的作品時至今日來看絲毫不褪色,讓黃子欽一頭栽進了台灣 50~90 年代,「想認識劉開以及他的創作,得重新回顧戒嚴前後的政經社會發展,封閉卻又急速發展的人文思考與美學素養都是劉開的養分。」

1997年雲門舞集-《家族合唱》_「逆勢」是劉開常使用的潛在力道,比如運用書法的「逆鋒」,或改變影像材料的性格。《家族合唱》中,劉開利用彩色照片的負像效果讓歷史幽靈發聲,勾起共同記憶,像是民間習俗的「觀落陰」,由設計者扮演了溝通的角色。
劉開工作室

 

走出自己的路

結識多年合作夥伴與老友,攝影師「祥哥」劉振祥說,解嚴前他們都在媒體第一線衝撞,嗅到時代的改革開放的自由氣味,可不是只在後端做些溫和的設計。轉型正義的題材在劉開的作品中唾手可見,總不免自行腦補劉開是那個時代以視覺影像為民間疾苦發聲的英雄。黃子欽說,劉開的每個作品確實都有想傳遞的訊息,但當中的蒼涼與反抗其實源於劉開闡述自身經歷與觀察,打上冠冕堂皇的旗幟反而是錯誤解讀他的創作,劉開是自由自在、不隸屬任何社團群體,走出自己的路子。

2005年雲門舞集《狂草》由劉振祥攝影、劉開設計
劉振祥
2005年NSO歌劇-《法斯塔夫》_威爾第在八十歲高齡所譜寫的最後傑作,以音樂與戲劇融合,不採用傳統歌劇創作方法,用輕鬆喜劇方式呈現寓意深遠的人生哲理。劉開與NSO國家交響樂團有多次合作的經驗,包含2003年《浮士德天譴》、2004年《發現馬勒》、《大地之歌》、2006年《費加洛的婚禮》等。
劉開工作室

 

我的養成——是那個時代,那個氛圍下。一種文化野性。
一個屬於台灣的,自己的風格視覺美學。—— 劉開 (2018)

AGI首位臺灣會員的平面設計師聶永真說,與其提及視覺設計表淺的審美面,作品的社會性與其攜帶的背景脈絡,往往反應文化樣貌在每個時間區段裡的重要佐證。當然每個時代中的每一分秒都有數以萬計的設計作品不斷地被複製產生,誰的作品注定消失或誰被看見,來自一個更高標準的文化鏈機制,以及設計師自我建立的聲望,精神面上對這一代設計師是非常重要的啟蒙。

80年代臺灣影視廣告產業起飛,字體模組化、照相打字等技術減少設計師手工完稿的麻煩,卻也帶來單一的視覺表現,懶惰的設計師會利用工具的進步照本宣科,而劉開的獨特性在此分出高下,如何駕馭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對人性的了解這是工具無法取代的。他對字型、文字排版有自己的想法,即便並不符合當時主流廣告市場的口味,劉開善用自己繪畫的長才,在毛筆、素描或水墨的線條當中帶有手工痕跡和人文感,在類比與數位的交合處掐得剛剛好,臺灣前衛攝影大師張照堂就評論劉開的作品,大器磊落、有臺灣的風景又兼具國際的認知。

1992年電影海報-《少年吔,安啦》_主圖為刺青男子,但用線條去掉人物的角色感,用壓抑的方式讓刺青更有張力。這也是劉開表現台灣黑道的一種獨特方式。
劉開工作室
暗戀桃花源(1991)
劉振祥

 

劉開曾說,60前衛攝影師張照堂突破傳統作風是他所尊重的藝術家前輩,與《劇場》雜誌黃華成之間接枝於他,可說是臺灣近代視覺的縱深面相。黃子欽解釋,劉開不是用「移植」而是「接枝」,取用將兩種不同植物結合共生,不單單是承襲共同的慨念思想,而是在前輩開創的時代再加入自我意識,創作出歷久彌新的作品。

不過聽聞這個說法的張照堂只是哈哈大笑,「劉開最好的一點就是很尊敬長輩,沒有什麼接枝,我們一起合作、一起聊很多的東西。對我而言,談傳承什麼的,只要我們做好我們的工作,後面的人看了覺得有所得,就很足夠了。」

他們眼中的劉開:

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學系(所)副教授謝大立
「其實我和劉開沒有深交,決定要請他來教書是看到作品驚為天人、非常喜歡,接地氣的東方氣質卻帶有國際化的格局,不操作表面的風格、也不走文青路線,我認為可以帶給學生設計在文化領域的涉略,便透過當時的系主任邀請他來實踐。印象中的劉開很敦厚實在而內斂,我相信老師與學生之間是互惠的雙向關係,教學過程中也能從學生身上獲得些什麼就太好了!」

平面設計師聶永真
「我非常喜歡他為侯孝賢《悲情城市》設計的海報。《悲情城市》是我人生排名中最喜歡的一部電影之一,作為以臺灣二二八白色恐怖為題材的電影,《悲》片的文本敘事脈絡是非常難處理成單一平面視覺的,劉開以像是一道道強烈控訴的乾淒墨條、燃燒飄蕩在空中金紙放在同一個畫面中,傳遞超越形式可描寫的巨大悲傷,是非常了不起的作品。」

攝影師劉振祥
「我們的合作是一種相互的反饋,有時他會重新繪製我的攝影作品,有時我則會依據他的設計拍攝,與理念相近的人合作是有節奏感並且流暢的,不需要任何多餘的溝通或是解釋。原先龐大而複雜的資料進到劉開的工作室,去蕪存菁幾乎成型,他不是只幫你做一個漂亮的視覺,而會是以整體規劃與編輯來操作運作,和劉開一起合作可以很偷懶!(笑)」

平面設計師何佳興
「我認為臺灣缺少完整脈絡與敘事的台灣史,但透過劉開的作品我們可以窺見這些臺灣土地上發生事件的脈絡,讓我們這些同樣從文化中擷取創作元素的設計師,有了可以依循的方向。」

Info──劉開
1957年生於台灣台北舊城迪化街,1975年就讀復興商工美工科,1988年成立工作室,從事視覺設計迄今。創作元素取材台灣時代記憶與本土視覺符號,帶有前衛的實驗風格與強大氣場,善用手感、媒材與留白格局創造獨具一格的設計特色。

本文摘自《Shopping Design》121期「Taiwan Design Best 100」

Dec / 2018

Design New Wave

今年的Best 100以「Design New Wave」為題要帶來更多種觀看設計的視角與方式,你可能看到驚喜、大膽、趣味、特別,而且繽紛多元,100個獨特的人事物,靈感一波又一波,看見設計力後浪來勢洶洶!
今年的Best 100以「Design New Wave」為題要帶來更多種觀看設計的視角與方式,你可能看到驚喜、大膽、趣味、特別,而且繽紛多元,100個獨特的人事物,靈感一波又一波,看見設計力後浪來勢洶洶!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4
Mar / 2019

香港散・步

速度在香港是一種默契,快慢沒有絕對只是一種相對,抓對節奏,你可以在街區散步,在遠離喧囂的緩坡小區探索,用自己的速度發現這個城市的風格和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