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出好設計的工作室裡都放了什麼?直擊設計品牌HMM工作室

能做出好東西的地方,應該離完美空間不遠吧?(假設我們真的需要完美)這是我們前進好設計誕生之處前的想像。設計師如何規劃工作空間,如何使用一套專屬的產出系統,讓工作有效率又兼具質量?

擅長創造方寸手掌之間的美型想像,HMM品牌設計總監小美的工作空間密度極高,兩台3D列印機隨伺在側,電腦螢幕架高在半空中,像一個現在與未來的實驗室場景。小美主要的工作是商品開發,桌上永遠都有3D列印出來的零件或是廠商送來的打樣,「不太確定設計師桌上的東西是不是都特別多,但我可以確定目前我遇過的設計師,桌上的東西很少比我多的(笑)。」

劉小美/HMM 品牌設計總監
攝影:梁大文

 

設計師的工作桌感覺都很精采,為什麼似乎設計師都特別會買?

過往在廣告公司,很多設計師同事桌上會擺玩具或是設計品,那樣確實會讓環境變成自己喜歡的樣子,也是進入某種戰鬥狀態的方法。設計師讓人感覺特別會買的東西的印象,我想也許是品味使然,數年的設計教育,很容易讓我們陷入一種對於某些獨特的商品的抵抗力呈現腦波衰弱的狀態,我們會笑說這叫價值觀偏差,基本上很難醫治,唯一的解法就是把那個東西買回家。

你會怎樣定義美好的工作空間?

美好這個字眼離我比較遙遠,大家都說不期不待沒傷害,所以對於真正的美好空間的想像趨近於零。網路上厲害的空間,不外乎是不同機能性的場域都能被分割的很好,獨處思考、群聚會議、聊天社交都能有彼此不互相干擾,最好還能提供免費食物之類,很遺憾的是要達到這樣的空間需要的成本非常高,尤其像是台北這樣寸土寸金的地方,有免費的乾淨空氣就可以偷笑了。

由於自己有點M屬性,我自己喜歡帶點壓迫式的工作環境,越不舒適執行的效率越高,所以我都站著工作,也可以維持在高專注力,然後累了才靠在無背高腳椅上休息一下。身邊的3D印表機只要一閒下來,就會感覺好像沒什麼進度,所以會一直想要聽到它們運作的聲音,督促自己要設計新品出來打樣。

攝影:梁大文

你來說一個好的工作用設計需要具備哪些條件?

針對工作用的設計,我會比較期待它是工具,而工具是手的一種延伸,我自己相信好的工具可以激發人的各種潛能,像是用到順手的筆,畫圖的時候就會忘記原本筆的存在,書寫繪圖的時候很順暢,就能把腦中想要溝通的畫面轉換到紙面上,用到順手的鍵盤,幾乎不用看鍵盤就能把腦中的論述瞬間轉換成一串文字,那種人與器物合為一體的感覺非常美好。

厲害的產品即使它沒有講太多,但在使用過程中,會感覺到「原來如此」的感動。先前很多用筆的前輩會一直提到LAMY 2000這支經典筆款,從1966年被設計出來之後就一直廣受歡迎,但直到自己真的親身使用過才能理解其中魅力,設計是比較而不是一種絕對,所以那是一種經年累月的比較之後才體會到「阿,回不去了!」的感覺,當你瞭解自己到一個程度,就會知道最適切自己的工具是什麼,人生就會慢慢長出一個屬於自己的選物形狀與輪廓。

攝影:梁大文

 

針對工作室用品的購物心得?

幾年前受到攝影師朋友的影響,都在進行斷捨離的人生課題,久了買東西這件事就會變得比較艱難,幾乎經常可以全身而退,但腦波弱時手滑的狀態還是會有,不過真正下手的現在比較多是經過時間考驗的經典款,或獨特性較高的產品,如果還能有些背景故事就更棒。

攝影:梁大文
攝影:梁大文

 

這個時代給設計師的時間太少,對你來說怎樣才算是「work好一點」?

品牌創業對我來說是很高強度,高耗能,跟同事一直在互相打氣又繼續互相傷害的工作,每天都會有很多零碎的工作需要被執行,加上每天都有很多想法迫不及待想要執行出來看看,所以不管我讀了幾次《佐藤可士和的超整理術》,辦公室桌面都是超級沒整理的狀態,如果還遇到出國參展前的產品打樣或是商品出貨期,那就是宇宙大爆炸,但就總是能記得哪個物件塞在某個角落,層層堆疊下有我們專屬的用物邏輯,外人無法理解亂也能有屬於亂的系統之如不懂魔法的麻瓜,同事們都很佩服的問我要不要寫一本「超不整理術」(笑),若真要說怎樣可以Work好一點,我想也許是每年努力降低「宇宙大爆炸」的次數,不要老是嚇到來訪的客人,是人生下個階段的目標。

HMM的工作室選物

攝影:梁大文

FIDGET CUBE舒壓骰子
在募資平台上看到的office gear,它集資的金額將近兩億台幣,6個面上各有一種以上按鈕和旋鈕等開關,在焦慮的時候可以放在手心裡一直按,會覺得有種莫名的嗨感,讓靈感源源不絕。

 

攝影:梁大文

烘豆機 Rotate Fun 1200
因為自己與同事們咖啡成癮,於是開始試著烘豆,還一時興起將辦公室常用豆送往美國Coffee Riview評分,意外拿到91分的成績,公布後收到許多訂購邀約,先前對外販售過一陣子頗受好評,但因產能跟不上販售速度,在升級更大的烘豆機前只能暫停銷售,不過客人和同事常常都可以喝到小美自烘自磨的手沖咖啡。目前小美最喜歡的一支豆子是印地安雪峰,這台烘豆機是一年前買的。

 

攝影:梁大文

HMM反正剪刀
正拿是剪刀,反握是拆箱刀,一般剪刀的7道工序,這把剪刀因為細節需求則要花上18道,例如過往刀片都是直接從輸送帶上掉落,但因這樣會造成過多刮痕,需得多個人將刀片放入油槽中浸泡排放整齊。刀體使用日本420不鏽鋼堅固耐用,在東京參展時曾經遇到花藝師在找鋒利但不會戳破圍裙的平口剪刀,也遇過德國的極簡藝廊檯面上要放一把好看剪刀的需求,於是這把可以平口站立於磁吸底座的剪刀正好可以命中紅心。

 

攝影:梁大文

電動拆信器
辦公室有許多信要開,但常常會遇到信封黏死不知道怎麼開的情況,這個在東京購買的電動拆信器,只要把信封靠近就可以沿著邊緣切開,非常平整又漂亮,主要材質還是環保耐用的玉米塑膠。

 

攝影:梁大文

台灣手工實木電風扇
來自募資平台的電扇,有個浪漫的名子叫做沐風,外觀相當簡單純樸,沒有太多功能,僅有兩段風力,再依據自己的墊高需求改裝而成,可當桌扇也能變身立扇。下方黑色的固定架是用旁邊3D印表機量身訂製的,底下三腳架則是取材自自家熱銷人氣款的杯柄廢料組合而成。

 

攝影:梁大文

復古磨豆機
Zassenhaus brilliant 531古董磨豆機,是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產物,也是 Zassenhaus 這個牌子的最高級磨豆機,近年來在德國Ebay上可以說是水漲船高的逸品,長相以貌似蘋果著稱,無論是義式expresso或手沖都能兼顧,從上面把豆子丟進去後搖動柄,把前方盒子拉出即可取出咖啡粉,重點是磨起來的手感非常舒壓,骨董錐形磨刀也讓咖啡別有一番風味。

本文摘自《Shopping Design》 122期「A-Better-Me Shopping List 新好生活選物清單」

Jan / 2019

A-Better-Me Shopping List 新好生活選物清單

一年之初的選物提案,從飲食、衣著、工作好物,最後到回歸心的原點,帶我們往更好一點的自己,慢慢前進。
一年之初的選物提案,從飲食、衣著、工作好物,最後到回歸心的原點,帶我們往更好一點的自己,慢慢前進。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0
Sep / 2019

旅行與購物

旅行中買不停蹄,也是一種認識世界的方式。本期《Shopping Design》從人、事、時、地、物等不同面向切入,帶你來一趟未曾有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