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下攝影大賽獲獎照片公佈,拍出小蝦、巨鯨的迷人生態

由在線雜誌《水下攝影指南》(Underwater Photography Guide)主辦的海洋藝術水下攝影比賽(Ocean Art Underwater Photo Competition)公佈了2018年的獲獎照片。

照片按鏡頭種類及拍攝對象分出共16個類別,每個類別下評出前4到6名,以及1或2項榮譽獎。獲獎作品總數超過100張,從內容看,海洋動物佔據絕大多數。

比賽已經舉辦到第7屆,本屆比賽收到來自70個國家的數千份作品,主辦方稱這是開賽以來競爭最強的一屆,而獎品金額超8萬美元,可能達到世界同類比賽中的首位。

和其他攝影比賽一樣,技術和情感也是這個比賽的重點。在向我們介紹評委對比賽的理解時,雜誌總編輯Nirupam Nigam說,比起觀者的反應,被拍攝的主題其實不太重要。他說,對於一張鯨魚照片,比起本身就能使人印象深刻的鯨魚,比賽更希望看到令人印象深刻的行為和動作,後者能否吸引目光以及是否罕見就是評判標準。

評委之一Tony Wu表示,令人驚嘆、不尋常的主題是好照片的試金石。但反過來,大鯊魚、鯨魚、餌球等主題毫無疑問令人驚嘆,但平庸的照片依舊只是平庸的,相比之下,他甚至會選擇一張主題平庸、但令人驚嘆的照片。

視覺性、動作性和故事性確實成為了許多獲獎作品的特質,上榜的作品中也不乏小魚小蝦。與此同時,獲獎者提交的陳述中則大多強調了機遇和勤奮的重要,對動物的欣賞在篇幅上則遠大於「炫技」的部分。

本文的其餘部分,將介紹所有16個類別中獲取第一名的作品。完整名單在此
 

海洋生物行為、年度最佳:《魔鬼魚的芭蕾舞團》

©Duncan Murrell/Ocean Art

菲律賓巴拉望島本田灣,兩隻雄性日本蝠鱝正在追求一隻雌性。魔鬼魚呈菱形、扁平,兩側像鳥翅一樣伸展開來,尾鰭像鞭子。頭部前端的一對頭鰭,正是其外號「魔鬼魚」的來由。
 

廣角:《溫柔的巨人》

©François Baelen/Ocean Art

西印度洋,留尼旺島,座頭鯨在這裡繁殖和分娩。照片中的這位母親正在海下15米處休息,遠處是牠的孩子。

成年座頭鯨體重25至30噸,雄鯨平均體長13至14米,雌鯨則在14至15米。

攝影師說,「『信任』——當這個今天仍被人類追捕、體重接近30噸的動物允許我在她身後自由潛水並拍下這張照片時,這就是我想到的。」
 

微距:《鉤魷屬》

©Jeff Milisen/Ocean Art

這是一隻美國夏威夷的螢火魷。螢火魷長7、8公分,觸手上的發光器可以產生螢光,來引誘獵物,躲避天敵,或吸引異性;是一種典型的晝夜垂直洄游動物,白天它們待在大海深處,晚上它們回到海洋淺層尋找食物,已成為日本富山灣一帶的景點。

這張照片是這樣來的——「我們下降了40英尺、50英尺、60英尺——在其他地方,這些都不算深,但在晚上,海洋的中間卻會令人感到孤獨。我在70英尺深處慢吞吞地徘徊、尋覓,導遊的手電(在遠處)盯著我。在80英尺處,這只海怪的舞蹈和扭動依然使我陶醉。最後,在90英尺深的地方,終於,我這位新結交的小朋友平靜下來了。」

 

超微距:《多麼毛糙的火焰》

©Edison So/Ocean Art

菲律賓阿尼洛的一些毛毛蝦。攝影師說,因為毛毛蝦體積小,天性好動,喜歡跳來跳去,拍攝的挑戰性挺大。

 

肖像:《Chimaera》

©Claudio Zori/Ocean Art

拉丁語Chimaera,希臘神話中會噴火的怪物,後演變為異種生物部位混和之神話幻想生物,另一個意思則是銀鮫目下的一種魚。圖上的這位,是太平洋東北部的居民,通常在海平面下50到400米間、溫度不高於9攝氏度的水域生活,游泳時可以旋轉和扭曲,就像飛行一樣。

 

裸鰓類動物:《魚卵之中》

©Flavio Vailati/Ocean Art

 

裸鰓目,鰓裸露在外、色彩明豔的軟體動物;雌雄同體,異體授精,以物理(警戒色等)及化學(分泌硫酸)的機制抵禦天敵;皆為肉食性,有時甚至同類相食。照片攝於菲律賓阿尼洛。

 

冷水:《灰海豹的臉》

©Greg Lecoeur/Ocean Art

 

資料稱,灰海豹是大西洋北部和西部海岸常見的海豹之一,「看見什麼就會吃什麼」,平均食量大約是每天5公斤。一些人提出要獵殺灰海豹,稱它們減少了漁獲,但有報告指,灰海豹僅吃掉北大西洋1%的魚類,魚類減少的原因應歸咎於捕魚活動。

 

數碼單反相機 初學者:《特別邂逅》

©Alvin Cheung/Ocean Art

作為水下攝影的新人,Alvin Cheung記得前輩「背景第一!」的教導。在墨西哥索科羅島看到這隻巨型蝠鱝時,他想起這句話,於是試圖把牠引出雜亂的背景,進入一個更有趣的情境。牠照做了。

 

無反光鏡廣角鏡頭:《大西洋斑海豚》

©Eugene Kitsios/Ocean Art

「在你潛入海豚群集的水下前,你永遠不知道你們之間會怎樣互動。有時你可能會有很好的相遇方式,海豚會好奇地在你周圍游泳,或向你展示牠們嬉戲的動作。但有時牠們可能會毫無興趣地離開你。」

「與它們互動的最佳方式是讓它們決定。」「真的,你被海豚們接受的時候,是一種魔力般的體驗。」「現在,這些聰明的生物表現出許多有趣的行為,它們在我身旁嬉戲和好奇地游水。」

 

無反光鏡微距鏡頭:《三隻小海馬》

©Steven Walsh/Ocean Art

「每個春天,大肚子的海馬群大量出現在15°C的涼水中。他們緊緊抓住鬆散的海草和水面附近的雜草,藏在那裡獵食。」這名攝影師說。這些海馬只有2厘米,在波浪中,使用90mm鏡頭是一個挑戰。這張照片是潛水4小時後的成果。光線充足,使用窄光圈拍攝。

 

無反光鏡,行為:《我的孩子》

©Fabrice Dudenhofer/Ocean Art

成年的小丑魚們在魚卵四周一刻不停地游來游去,給牠們加氧。在等待半個多小時,嘗試50多次後,有了這張「表現父母如何照顧孩子」的照片。

 

緊湊型廣角:《跳舞的水母》

©Melody Chuang/Ocean Art

攝影師拍照時,其潛水夥伴(兼丈夫)突發奇想,用手電為跳舞的水母打光。為了拍出好照,二人逆流前行超過1英里(1.6 公里)。潛水結束時已是早上5:30,但他們得到了令自己滿意的作品。照片攝於台北市。

 

緊湊型微距:《多毛之蝦》

©Sejung Jang/Ocean Art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紅毛蝦。拍照並不容易,因為牠老是在跳。拍完這張照片後,我的相機根本無法正常工作。我真幸運,至少(在這之前)拍出了這個漂亮的鏡頭!!!」

 

緊湊型行為:《食用同類的蟹》

©PT Hirschfield/Ocean Art

攝影師PT Hirschfield如此描述這個令其感到痛苦的景象:「一隻貪婪而尚未脫殼的蜘蛛蟹,正猛烈地咀嚼著一隻方才脫殼的同類。牠把蟹螯深深地掘進受害者的背殼,將其按住,接著將鮮活的蟹肉絲送進自己無情的嘴裡。在啃咬之間,這隻食用同類的蟹及其倒霉的受害者盯向我的鏡頭——一個看似挑釁,但牠的進食需求卻亦有其正當性,另一個,則對生命最後的悲慘時刻表現出全然認命的態度,叫人感傷。」

據Hirschfield介紹,新殼硬化需要大約3天,在此期間牠們經常爬上高處,希望逃脫厄運。儘管如此,存活率依然很低。

 

水下藝術:《迪斯科海蛞蝓》

©Bruno Van Saen/Ocean Art

照片裡的螺旋出自Photoshop過濾器中的「漩渦效果」。海蛞蝓泛指海洋中無殼的軟體動物,照片上是公牛多彩海麒麟,俗稱紫海牛、紫海兔,體長2-4厘米。

 

奇礁勝景:《紅樹林》

©Yen-Yi Lee/Ocean Art

水面之下,紅樹林的根部生長著紅珊瑚。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好奇心日報,原文請點此

好奇心日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3
Feb / 2019

約會的設計

「約見面」是一種學問,每場費心思量的約/聚會都是一種設計。 一個人的時候得要跟自己相處得開心,兩個人的時候會希望和對方心有靈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