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駁老樓中的食物工作室「毛房moa」:以食物設計的眼光,書寫生活的頻譜

隱身台北城南舊家具街,「毛房moa」是私廚也是食物工作室。主理的 mao 用做菜來療癒自己,也體驗生活,具歷史和藝術背景的她,更透過與做菜截然不同的「食物設計」,來探索關於飲食不同的可能。

食物大概是這世界上最能產生共鳴的語言了。

我們可能從未造訪西西里,但一定知道教父最愛的甜點是Cannoli;我們可能從未到過古巴,但味蕾的記憶中總好像忘不了一份油滋滋的Cuban Sandwich。當人們在談論食物時,談的是什麼呢?場景回到熟悉的島嶼,台北城南的舊傢俱街上,一幢老宅的三樓,靜悄悄地佇立著一座以食物為本的工作室毛房。

這兒白天時是主理人moa與創作相伴的場所,某幾個燈還亮著的夜晚,則會化身小巧淡雅的私廚,端上一道道熱呼呼的北義與地中海家常料理。moa曾說做菜不僅能療癒自己,也能體驗生活,於是我們這次就要來和她聊聊,她以食物設計的眼光,望見的飲食世界⋯⋯

攝影/Yu Chun Chen

 
「我最開始做的其實是烘焙與手作料理。」曾走訪各大市集的moa,最初將做菜這回事當作一個「side-project」,笑說連品牌名稱生成的過程也很搞笑,「當初幾個朋友就在聊說既然要做生意就要有個品牌的名字,朋友們都叫我大毛,不如就叫毛房吧。」

大學唸的是歷史,畢業後從事藝術行政工作的她,深知自己一直以來想做的其實是「創作」,而做菜則是她最大的愛好之一。「從事了幾年的藝術工作,當時身心都覺得有些疲憊,於是這中間就暫停了一段時間,到咖啡店與法式餐廳的甜點部門工作,磨鍊廚藝。」

感謝那一年的「充電」,moa將自己浸淫在烹飪的世界中,一步步地描繪著創作在生命中扮演的角色。後來因緣際會下,在香色工作了一段時間,也是在那時,moa自香色主理人Zoe及認識的幾位設計師口中,聽聞「食物設計」這個概念。

攝影/Yu Chun Chen
moa的工作室中陳列著許多談飲食與食物設計的書籍。
攝影/Yu Chun Chen
攝影/Yu Chun Chen

 
由於台灣至今尚未有食物設計這門學門,一般人聽聞食物設計,多半會直覺地拋出「這是烹飪方法的一種嗎?」「食物設計是做菜?還是設計?」我們不禁問道去米蘭念書之前,知道食物設計大抵的輪廓嗎?moa則打趣地說:「我完全不知道!線上面試時面試官還特別提醒我,食物設計不是烹飪喔!你以後工作的地方也不會是廚房。那時的我也曾計劃到法國念廚藝學校,但食物設計的可能性同時深深吸引著我。」

攝影/Yu Chun Chen

 
懷著對於「食物還可以以哪種形式被呈現、被食用」,以及「它們」如何與藝術家、空間與觀者發生關係的好奇與探求,moa完成一年的食物設計課程後,又在被譽為Food Design之父的Martí Guixé工作室中實習了一段時間,並在回國後,開始接觸許多食物設計的案子。一次與STUPIN工作室合作的openstudio展覽設計中,moa實驗性地揉合創作中對於「工作區域」與「創作進行式」的概念,將南瓜等蔬菜打成泥,承裝於油漆桶中,再將派皮、芝麻磅蛋糕、麵包與雞蛋放上偌大的長桌,佈置為大型的、有點可愛又有點凌亂的工作桌面。「大家以為那也是展品的一部份,全都不敢動。有趣的是,在漸漸地有人開始移動、享用這些我準備的『食物』之後,整件作品又變得更加凌亂了,實實在在地呈現一座『工作桌』的樣貌。」

以各色食材佈置的藝術家工作桌。STUPIN.org | 藝術家 郭奕臣 |臺北國際藝術村 @毛房
圖片提供/毛房
STUPIN.org | 藝術家 郭奕臣 |臺北國際藝術村 @毛房
圖片提供/毛房
STUPIN.org | 藝術家 郭奕臣 |臺北國際藝術村 @毛房
圖片提供/毛房

 
將食物這回事當作一門學問研究的moa,談起「吃」時口氣則家常了起來,喜歡閱讀莊祖宜與葉怡蘭的她,曾被「飯後甜點是一盤芭樂」這般樸實的句子逗樂。

「小時候我們家將吃飯是為一件『正經事』。吃飯的時間孩子們一定會和爸媽一起坐在餐桌前,這時爸爸就會問今天過得如何啊等等,每餐都湯有菜有飯,看起來很澎湃。我們家過年的氣氛也是吵吵鬧鬧的,大人們在廚房裡忙進忙出,小孩子就在旁邊吃吃喝喝啃瓜子。感覺『吃』對我而言是很親切熱鬧的,更多的成分是個串接彼此情感的媒介與橋樑,這與我後來經營私廚也有很大的關聯,同時也反映在我們菜單的設計上。通常毛房私廚的菜單中會有前菜、主菜、麵包與甜點,將桌子擺得滿滿的,有種豐盛而美好的感覺。我們最喜歡客人說:『什麼?還有喔!』這時就有種莫名的成就感。」

焦香上色、清爽簡單的義式烤蔬菜。
攝影/Yu Chun Chen

 
當年在米蘭重拾學生身份,笑說自己唸的食物設計與「做菜」並沒有直接的關聯,但也因為在義大利生活的步調突然間慢下來了,這才有機會獨處,好好地面對「做菜」這件事。

相較許多鍾愛星級餐廳的同學,moa更喜歡走入市場與傳統市集,找尋有著土地氣味的食材與菜餚。義大利是一個非常注重『食材原味』的國家,moa坦言,其實平常義大利人最常在家做的是煮好一鍋義大利麵,拌上簡單又新鮮的蕃茄與橄欖油,現採幾把濃郁的羅勒葉妝點,便是一道別樣美味的常民料理。

moa的私房食譜簡單清爽,經悉心燉煮的濃香義大利肉醬,搭上彈牙的筆管麵,便是一道佳餚。Rigatoni al ragu @毛房
圖片提供/毛房

 
愛做也愛吃的她,閒暇之於也時常邀請好友來家聚餐、喝點小酒,「毛房私廚」的計畫即是從那時開始的。moa和我們提到義大利人「所見即所食」的堅持,其中簡單與美好的料理概念,在私廚的菜餚中也清晰可見,問起最常做也最愛吃的幾道家常菜,只見她不假思索地答道:牛尾湯和水煮魚!新鮮牛尾與紅蘿蔔、馬鈴薯、月桂葉及西洋芹同鍋燉煮,最後再佐上帶點豆蔻味的馬鈴薯泥,風味單純又能烘托食材的層次;以鱸魚與新鮮番茄、橄欖及白酒燉煮,便是一道輕盈又開胃的Acqua Pazza(義式水煮魚)。

Zuppa con coda di bue 燉牛尾湯 @毛房
圖片提供/毛房

 
如今的毛房於2018年年底進駐一個樣貌豐富、同樣帶點實驗性質的複合式空間,與陳設選物品牌棲仙為鄰。

毛房空間中的老木長桌老式餐椅,有著濃濃的義式情調。
攝影/Yu Chun Chen
牆上的一幅「天馬自行空」,是moa母親贈與的書法作品。
攝影/Yu Chun Chen
攝影/Yu Chun Chen
攝影/Yu Chun Chen

「幾年下來,我覺得倒是毛房牽引著我往前走,就像兩個各自生長的有機體,不斷地成就彼此。」

這座承載著思想的工作室未來會成長成何種模樣,大概只有時間知道了。

「如果一個人沒有好好的吃,他必不能周全思考、好好去愛,也不能恬然入夢。」—維吉尼亞吳爾芙

無論如何,大家今天都要好好吃飯喔!

木製老寫字檯上的「毛房」一隅。
攝影/Yu Chun Chen

 
採訪後記:
Shopping Design 二月號主題是「約會的設計」,於是我便和moa聊起彼此心中動人的約會場景:食物宜美味,酒香夠醇美,氣氛還要對⋯⋯這時moa卻冒出一句:「想想你跟自己喜歡的人,各自在口中分享著同樣的滋味,本身不就是件迷人的事嗎?」

這大概是我今年見過最動人的描述了,也只有像她這樣的哲學家才想得出來。

毛房moa食物工作室
私人廚師、顧問公司、廚房/烹飪
地址:台北市廈門街114巷2號3樓(預約制)
facebook:@moooooooooooa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6
May / 2019

一口甜點學

甜點是當代顯學,除了要好吃,也一定要好看,內外皆美、黃金比例、精緻裝盛,都是藏在甜點裡無處不在的設計……美好的甜滋味,都是從一小口開始...